探秘菲律宾主场:雨林环抱,孕育冠军

任雨萌10-12 17:08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10月15日,国足将赴菲律宾,迎接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新一轮挑战。为了发扬“看国足比赛,学亚洲地理”的精神,让我们把目光从上一个客场、风景如画的马尔代夫身上移开,来看一看此次国足的目的地,菲律宾西内格罗省巴科洛德市,帕纳德公园球场。球场规模不大,派头却不小——除了西侧的大看台以外,南、东、北三侧的环形看台都只有寥寥几排座位,只能容纳1.5万人,但是这座球场,竟然是建在雨林当中的。

帕纳德公园球场.jpg

巴科洛德是菲律宾内格罗斯岛的港口城市,人口约56万,是菲律宾第17大城市,以发达的旅游业闻名。虽然还没发展到高楼林立的程度,但人口和建筑也相对密集。帕纳德公园球场的选址却放着大片交通便利的空地不用,偏偏选择和六万棵桉树抢地盘,“任性”地一头扎在巴科洛德近郊的帕纳德森林公园中。桉树号称“抽水机”,树干高且直,枝叶小又密,盖在树林中心的球场成了一个“闷罐”,令人感到密不透风。

帕纳德公园的地理位置.jpg

良好的生态环境里,少不了来自大自然的访客:雨林蛙蹦跳着常来球场里串门,更别说森林中滋生的蚊蝇了,如果国足在场面上占据优势,门前无所事事的颜骏凌可能要在身边点上一盘蚊香,才能保证“全身而退”。更可怕的是,规划人员可能觉得在雨林中只盖一座球场不够过瘾,于是在球场往东100米的地方又挖了一个露天泳池。

帕纳德露天泳池.jpg

与规划师的“别出心裁”相悖,体育场的管理则显得十分漫不经心。球场的草皮坑坑洼洼,塑胶跑道已经开始掉皮,肮脏的座椅无人清洁,场边堆着不知道哪来的油桶,只要当地居民想,他们就可以从场边毫不费力地进入球场,如果运气好,没准还能看到扒着横梁做引体向上的老大爷……

帕纳德公园的标牌和树.jpg

球场门前的救护车停车处.jpg

球场边.jpg

缺乏清理的球场座椅.jpg

这种堪称“惨烈”的球场条件,也许你会觉得这只是菲律宾分配给国足热身用的训练场?很遗憾,9月叙利亚做客菲律宾的比赛,正是在这片场地进行的,那场比赛中叙利亚克服了重重困难,在先丢一球的不利情形之下最终5比2战胜菲律宾。由于地处热带,帕纳德公园球场没有选择常用的细叶草,而是用大叶草铺设草坪。大叶草草叶较厚较硬,客队球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来适应。叙利亚球员进球后跪地祈祷时,是否也发现了这片草皮与家乡的草风味有些不同呢?

菲律宾2比5叙利亚.jpg

但就是这么一座条件恶劣的球场,却孕育出了菲律宾国内的一支冠军之师。帕纳德公园球场是菲律宾俱乐部内格罗斯谷神星的主场,而内格罗斯谷神星是菲律宾足球联赛历史上唯一的冠军——没错,自2017年起菲律宾联赛结构进行了重组,菲律宾足球联赛成为国内的顶级联赛,内格罗斯谷神星在2017、2018年都拿到了冠军,而在几天之前,内格罗斯谷神星刚刚提前锁定了2019年的联赛冠军。

内格罗斯谷神星参加亚足联杯.jpg

这支绰号“公交司机”的球队由巴科洛德当地的公交公司瓦拉卡赞助,球队名字灵感来源于瓦拉卡公司运营的一条名叫“谷神星”(Ceres)的公交线路,球队的主色调也选择了公交公司的主题色黄色和代表当地大学的绿色。

瓦拉卡公交.jpg

谷神星可以称得上是国内联赛中的巨人,大比分击败联赛对手如同家常便饭,截至目前,谷神星本赛季的战绩为17胜2平,狂轰84球仅丢11球。与擅于拉拢混血归化的国家队相同,谷神星也是一支“国际大军”:国内球迷比较熟悉的德菲混血施罗克为该队效力,球队阵中也不乏“穆勒”“凯恩”“门迪”这样大牌的名字。

谷神星某场比赛的首发.jpg

凭借优秀的成绩,谷神星也成为了亚洲赛场的常客。对于天津球迷来说,内格罗斯谷神星这个名字并不陌生,2018年亚冠附加赛第二轮,凭借莫德斯特的两粒进球,天津权健淘汰了谷神星晋级亚冠正赛。附加赛实行单场淘汰制,否则权健要为一年半以后的国足“踩场”。由于菲律宾联赛的积分较低,即使雄踞国内冠军,谷神星也只能长期混迹亚洲的次级赛事亚足联杯。

天津权健2比0谷神星.jpg

菲律宾选择这么一座条件恶劣的球场当作主场,一方面当然是要依靠自身对主场环境的适应性对客队发难,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菲律宾国内对于足球发展的不重视,即使是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黎刹纪念体育场,看起来也像是一座大学体育场,只能容纳1.3万人,这座建于1934年的古老球场正因安全问题和设施问题正在翻修。无论如何,闷热的气候、落后的设施、蚊虫和大叶草,应是国足争取世界杯名额道路上志在克服的磨炼。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