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乔:点球我只射高那一次 应该招我打韩日世界杯

小中10-14 11:32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小中报道

罗伯托·巴乔很少接受采访,他是一个内向的人。不过,近日,亮相意大利特伦托体育节,他在舞台上哭了。巴乔回忆起青少年时代的伤病,说人生第一次做膝盖手术的第二天,他疼得请求他妈妈杀死他。曾以马尾发型迷倒无数球迷的他,还谈到了当年由佛罗伦萨转会尤文图斯所引起的争议,还谈到了1994年美国世界杯决赛对巴西队射失的那记点球。

mw-1280.jpg

当代足球和给年轻人的建议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习惯于踢一个网球。用它,我踢碎了那么多玻璃窗。今天的孩子们所失去的是在任何地方、甚至在街头踢球的快乐。在一名球员的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是谦逊低调。这样的话,你就不害怕失利,因为你已经知道如何在人生中重新站立起来。”

“设身处地,我总能感知球迷们的厚爱。我知道,有一天认识你的偶像,对一位球迷来说是何等重要。因此,我懂得腾出一点时间给你的粉丝有多么重要。我踢球,是想把快乐传递给其他人。”

职业生涯的开始、佛罗伦萨、转会尤文图斯和球迷的愤怒

“穿上维琴察球衣是我儿时的梦想(巴乔出生在维琴察省卡尔多尼奥镇,距离维琴察城很近,职业生涯他效力的第一球队就是维琴察。)。1985年,在一次严重的膝盖伤病之后,我到了佛罗伦萨。我两年时间没踢球,第三年,我还没完全康复。那些伤病是一个梦魇。在我第一次膝盖手术的第二天,我请求我母亲杀了我。”

“当我踢得好时,我感觉我欠着球迷的债,他们一直在等待着我。我跟佛罗伦萨球迷建立了深厚的联系,我努力留在‘紫百合’。可是,一切都为我决定好了。我只希望他们当时做得更透明些。”

“有持续三天的混乱,球迷们不接受那个情况。我感觉自己犯了罪,因为我是一切的原因,尽管我是最后一个该怪罪的人。我一直讲真话,但当时实际上发生了什么,过了20年后才披露出来。”

在布雷西亚挂靴、与教练们的争执

“在独自一个人训练3个月之后,我当时想找一个离家近的俱乐部。我在等待维琴察的电话,可是俱乐部好像没能解决分歧。一天晚上,我的电话响了,是(布雷西亚主教练)卡尔洛·马佐尼打来的,他想跟我谈谈。就那样,一个童话诞生了。他不想要混乱,他是个睿智的人。”

“人们喜爱我,当我踢不上比赛时,他们抗议,那让主教练处境艰难。(在AC米兰)我跟萨基关系非常好,之后,情况就开始变得糟糕了。”

对巴西队射失的那个点球

“我从来没有射高过点球,只有那一次。那不是最后的点球,而是最后的一击(致命的一击)。很多次,在入睡之前,那一瞬间还重新浮现在我脑海里。儿时,我梦想踢世界杯决赛,对手是意大利队和巴西队。我唯一没想象过的一件事,是我最终射失了点球。”

“为了弥补1994年世界杯,我愿意付出一切。2002年世界杯,我怀有希望,但没招我。我看上去似乎高傲,但我觉得我应该得到征召,打那届世界杯,尽管对我的身体状况存在一些怀疑。(当时巴乔已经35岁。)”

“我应该去到那里(韩日世界杯),足球欠着我那届世界杯。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远离了体育。”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小中

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