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闻】被球探打爆险入绿军 离奇命运更彰帕克传奇

董倡硕11-12 11:08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董倡硕

很多球迷都应该知道,早在正式参加选秀之前,邓肯就已经让无数球队为之痴狂。最终,战绩排名倒数第三的马刺力压灰熊和凯尔特人斩获状元签。心有不甘的奥尔巴赫更是愿意送出3号、6号选秀权以及沃克来作为筹码交易状元签,但是遭到了波波维奇的拒绝。邓肯与凯尔特人擦肩而过的故事已经耳熟能详,但是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帕克的身上。

EJIYfRTXUAABNrm.jpg

2001年NBA选秀大会,惴惴不安的帕克坐在麦迪逊花园广场的国际球员区域里,看着拥有靠前签位的球队摘下一个又一个内线和前锋,似乎没有人愿意选择身材矮小的欧洲控卫。这种因时代和篮球理念所带来的偏见并没有困扰帕克,他知道有几支球队很有可能在首轮带走自己,手握28号签的马刺自然是其中之一。

“我希望我能够最终加盟马刺,”帕克在多年之后告诉自己的父亲:“我完全不知道圣安东尼奥是个怎样的城市,我就是有一种感觉。”身旁的年轻人接连站起兴奋离开,帕克开始变得更加焦躁。在骑士队用20号签选下布兰登·海沃德之后,一位NBA工作人员走上前来告诉帕克,请做好走上主席台与大卫·斯特恩握手的准备。

“大概还有3分钟就要宣布下一轮选秀结果的时候,我还记得一位女士走过来告诉我,我就是下一位被选中的人,我记得是在19或者21顺位左右。”接近20年过后,帕克脑海中的回忆已经不是那么鲜活了。是的,拿着21号前翘首以待的,正是凯尔特人。而在夏天的试训中,帕克的表现让绿军非常满意。

73524581_2688283641237692_7954242774646128640_n.jpg

可就在帕克已经开始畅想自己身披绿衣驰骋NBA赛场的时候,那位NBA工作人员又回到了帕克的身边。“她跑过来告诉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镜头转到幕后,作为刚刚上任的篮球部运营总裁,2001年还是克里斯·华莱士首次以总指挥的身份代表绿军参加选秀大会。华莱士本来已经下定决心用21号选秀权拿下法国跑车,但是他的决定却被84岁的“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否定。这位绿军传奇曾在1950-1966年担任球队主帅并在1966-84年升任总经理,任期后,他以球队主席和董事会副总裁的身份留队。时至2001年,尽管奥尔巴赫已是耄耋之年且身居华府,但是他仍旧频繁参与到凯尔特人的战略决策中。

根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当时的奥尔巴赫对于一位来自欧洲的控球后卫充满了质疑。坚持希望绿军用手中的签位去选择来自北卡的得分后卫乔·福特。这位被红衣主教看中的后卫出生于马里兰州的德麦沙天主高中,在厄茨维尔当地的一个篮球训练营中走红,而这个训练营的牵头人正是奥尔巴赫的好友,著名教练摩根·伍顿。在无数甜言蜜语和诚心力荐下,奥尔巴赫着了魔,动了心。

Tony_Parker_was_almost_drafted_by_Boston_in_2001_but_Red_Auerbach_vetoed_selection.jpg

在奥尔巴赫的决心面前,球队总裁克里斯·华莱士的质疑与反对显得渺小且无力。

绿军的转念让马刺心生希望,在随后的几分钟时间里,整个马刺队的策略室,包括波波维、总经理助理布福德、助理教练、球探、视频协调员甚至是实习生,每个人都屏气凝神,希望能得到幸运的眷顾。那时候的马刺并不知道绿军选秀决策的幕后故事,但是却对帕克在凯尔特人的成功试训早有耳闻。2001年,当时的绿军手握10、11和21三个首轮签,在马刺看来,资源丰富的凯尔特人很有可能在并不熟悉的欧洲球员上落下赌博的筹码。

在绿军摘下福特的一个小时之后,魔术、火箭、爵士、国王、76人、灰熊,6支球队接连跳过帕克,马刺队终于放下来悬着地心,如愿摘下了王朝大业中的另一块基石。

EJHi8zqXsAMW3Ap.jpg

帕克和马刺的连理绝非一帆风顺,绿军的觊觎也并不是横亘其中的唯一困难。在梦中情人险些被华莱士截胡之前,一位名为兰斯·布兰克斯的马刺球探险些毁了球队的GDP王朝。作为球员,布兰克斯的履历平平无奇。效力NBA的三个赛季,布兰克斯总计出战142场比赛,场均贡献2分,命中率为43%。退役七年,他得到了马刺队的球探聘书。退役之后的布兰克斯一直坚持锻炼,保持了运动员级别的身材和对抗能力,他也会走上球场,和那些潜力新人们过招,这也让他的球探报告更加令人信服。

最早发现帕克这块瑰宝的,是现任球队总经理RC·布福德。2000年,帕克在明尼安那波利斯举行的Nike峰会上表现出色,面对一众来自美国的顶级青年后卫,帕克贡献20分和7次助攻。在他的带领下,国际队和拥有兰多夫、尼克·安德森、杰弗里斯以及杜洪加持的美国队打得是有来有回。观看完整场比赛的布福德,在第一时间便相中了帕克。

“布福德是第一个在巴黎找到我的NBA球队官员,”帕克在2014年回忆道:“正是那时我做出了参加选秀的决定。”

gettyimages-458008754.jpg

当然,想要进入马刺队的选秀名单,19岁的帕克必须要通过波波维奇的法眼。在马刺队的安排之下,帕克在2001年的六月中旬坐上了从巴黎飞往芝加哥的飞机。可是因为航空公司临时更换了执飞航班,帕克不得不在机场里熬过漫长的延误周期。落地芝加哥,时间紧迫的帕克也不得不直接从奥黑尔国际机场直奔马刺试训中心,无视时差与旅途的疲惫,强打精神,去参加这场左右自己命运的大考。

而当他换上球衣走上球场的时候,站在他对面的,就是刚刚结束职业生涯,从欧洲联赛中归来的34岁球探兰斯·布兰克斯。在一对一的环节中,瘦小的帕克被布兰克斯打爆了。

tony_parker_retirement_shea_getty_ringer.0.jpg

“我在飞了12个小时之后直接就去参加首次试训了,”帕克回忆道:“当时我真的很累,然后波波维奇觉得我真的不行。”

用“不行”两个字来形容波波维奇的态度,还是有些过于温和了。“我告诉他们,帕克真的太软了,我希望选中一个更健壮更坚毅的球员,”波波维奇在2013年接受《马刺的历史》作者简•哈伯德采访时说道:“他好像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站在球场上就像是在巴黎街头喝红酒吃可颂一样悠哉,胜利对他来说似乎根本不重要。”

130603231227-tony-parker-62-single-image-cut.jpg

不过,这一次的试训并没有动摇布福德选择帕克的决心,他知道,为了给帕克一个重新向波波证明自己的机会,必须要安排第二场试训。“首次试训真的很糟糕,看得出他的心态非常消极。之后我找到了他的经纪人,告诉他球队想要二次试训,并且希望帕克来选择合适的时间。”

看中帕克天赋并为其首次试训感到惋惜的不仅只有布福德,当时年仅24岁的现任雷霆总经理山姆·普莱斯蒂也是其中之一。作为球队的球探,他坚信帕克是围绕邓肯与大卫•罗兵逊建队的最好一号位拼图。“普莱斯蒂随后制作了帕克的视频集锦并递交教练组,这则视频打消了他们对帕克态度的顾虑,”布福德说道:“然后,球队也愿意给帕克第二次试训的机会。”

在顺利完成了和绿军、爵士以及国王的试训之中,帕克马不停蹄地赶往位于圣安东尼奥的圣道大学,去二次面见波波维奇。在这次试训中,帕克的对抗能力和比赛态度成为了老爷子渴望挖掘的重点。“我带了一群打手来,”波波维奇说道:“所有的试训都在内线完成,我们完全没有让他去展示进行全场比赛的能力,我就是想要看看他如何应付激烈的身体对抗,看看他的性格和品质,能够应付怎样的困难,那次试训帕克让我刮目相看。”

getty-images-940332116.jpg

试训结束之后,波波维奇召集布福德、普莱斯蒂以及助教汉克·伊根与布登霍尔泽,进行了短暂的圆桌讨论,也正是在那时,波波维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论断:至少在接下来的10年里,帕克都将成为一位合格的NBA首发控卫。

结束了球员考察工作之后,真正的困难才将将来临。在选秀大会开始之前,布福德开始寻找各种交易的可能,试图将手中的28号签向上置换,可却一一无功而返。“国王、爵士和灰熊当时都希望选中一位控卫,国王交易得到了毕比,爵士选中了劳尔·洛佩兹,而灰心则摘下了贾马尔·汀斯利。”布福德回忆道。当马刺的选择窗口到来时,球队不假思索,完成了与帕克的牵手。

rawImage.jpg

“在训练营和开始的几场比赛里,我对帕克的要求非常严苛,给了他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只要我有机会,就会让他上场去面对其他球队最好的球员,”波波维奇说道:“他展示了自己的勇气,并且不惧率队走向成功的压力和挑战。我就是把皮球交到他的手中,告诉他这是属于你的,自己去寻找走向成功的方法,而我们会一直爱你,一直鞭策你。”

一眨眼就是17年的荣辱兴衰,当马刺的9号球衣高悬在AT&T的穹顶之上,帕克的英雄史诗余韵也绝不会被雨打风吹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董倡硕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