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孙杨仲裁解析①:WADA为何要起诉孙杨?

王勤伯11-14 11:01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本文的前提和声明:

1112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发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听证会的具体时间表。听证会将于11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WADA提出,由于孙杨拒绝提交检测样本,要求其接受最少两年、最多八年禁赛期。

听证会结果不会马上公布,CAS表示无法给出具体时间,孙杨则计划在听证会结束后给出简短声明。

为避免本文被胡乱拆解和恶意解读,首先强调本文的前提。

笔者平时较多报道足球,同时,近年一直是中国国内对国际体育组织运作机理、国际体育反兴奋剂运动报道篇幅最多、解读最深入的记者。

关于莎拉波娃的“东欧神药”、俄罗斯“魔幻熊”黑客内幕、WADA前世今生等话题,在体坛加APP可以查到数十篇笔者本人撰写的报道。

关于孙杨药检风波的报道,很容易引发正反双方的激辩,容易造成无意义的情绪化,也容易导致假消息、假新闻泛滥。

早在今年1月这一风波闹开的时候,笔者就曾在微博上表示,“孙杨这件事是一个涉及游戏规则的纠纷。”时隔不久,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59页裁决书全文公开,完全证实了笔者的判断。

本文的目的,就是基于国际泳联这份裁决书,让读者在正反双方截然不同的立场里,拥有一个清晰、理性的脉络。关于孙杨事件引发的其他争议和反应,不属于本文讨论的范畴。

本系列将着重从三个角度来进行解读:

WADA为什么要起诉孙杨?

• 孙杨如何赢得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仲裁?

• 为何说孙杨在新一轮仲裁官司里赢面更大?

┈┈┈┈┈┈┈┈┈┈┈┈┈┈┈┈┈

(一)WADA为何起诉孙杨?

sun-yang-400-free-final-2019-world-championships_3.jpg

WADA是个什么机构?

首先要祝贺中国第一枚冬奥会金牌获得者杨杨(下图),她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运动员。

几天前,在波兰举行的第5届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上,杨杨当选为WADA副主席,将在202011日履新。

杨扬在当选后说:“能够提名并当选,是对我近年来在反兴奋剂领域工作的一种认可。让我非常骄傲的是,中国近年来在反兴奋剂工作上取得巨大成就,让国际社会对中国有信心,能够让中国人来参与世界反兴奋剂的领导工作。”

WADA通常被翻译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它是国际奥委会牵头成立、各国政府通过国际公约形式支持的组织。

WADA1999年成立之前,世界体育的反兴奋剂工作纯粹是各自为战,一些职业体育项目单项协会、赛事联盟更是对药物问题睁只眼闭只眼。

WADA的目的是维护奥林匹克运动的纯洁性,因此它担负的是“总协调”的角色,例如拟定禁药名单、规范药检标准和程序、统一处罚标准。

485a-iieqaps9575360.jpg

WADA为什么要起诉孙杨?

大多数的药检工作、处罚决定都是由单项体育协会、各国体育协会完成的。这些协会需要把各自的药检报告、用药豁免许可、违规处罚结果同步给WADA

在发生违规案例的时候,WADA会审阅各协会提交的报告,判断处罚是否符合统一标准。如果WADA认为有不规范 、不合理之处,就会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起上诉。

举例说,20145月孙杨在国内赛事尿检中被检验出服用曲美他嗪。同年7月,中国反兴奋剂中心(CHINADA)对孙杨处以3个月禁赛。同年12月份, WADA经详细研究后,仅仅警告了CHINADA没有按照规定及时公告处罚决定,而对孙杨本人,WADA认为3个月禁赛处罚是合理的,没有对CAS提起上诉。

当时是中国国内赛事,药检和处罚都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完成的。

这一次是国际泳联的飞行药检,所以事发后的仲裁官司,是由国际泳联的反兴奋剂委员会做出裁决。WADA是在收到59页裁决报告之后,做出了上诉CAS的决定。

这份59页文件被一些人认为是国际泳联为孙杨辩护的文件,为什么却成了WADA上诉CAS的依据?

这就是我在文首说的,了解国际体育组织的运作机理至关重要。如果不了解,只会造成误读和误解。

举例说,我对孙杨的这起风波,一直使用“药检风波”“事件”“官司”等字眼儿,从来就没有说过孙杨“暴力抗检”,在体育世界里,“暴力抗检”是对一个运动员的宣判,但没有体育司法机构对孙杨做出这样的宣判。

刚才说到WADA是反兴奋剂运动的总协调机构,这就意味着除了奥运会这样的大赛是WADA亲自出马,平时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体育赛事,他们并不总是直接插手各单项协会、各国体育协会的具体运作细节。

例如孙杨的官司,对于WADA来说,唯一有价值的文件就是这份裁决书。裁决书清晰说明风波起因、争议由来,以及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最终作出判决的法理依据。

WADA看过文件的前半部分原告被告双方的陈述,之后对法理条款的诠释与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看法不一样,认为应该是不一样的裁决结果,所以提出上诉。

640.jpeg

那么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又是怎样的机构?

国际泳联简称FINA,他们委托第三方机构对各国知名运动员进行飞行药检,这属于FINA的行政权限。

哪怕FINA是一个国际性组织,他们(包括委托第三方机构)行使行政权限的时候,同样可能和当事人产生争议。因此必须有一个独立的调查和仲裁部门做出裁决。

国际泳联拥有不止一个调查和仲裁部门。在反兴奋剂领域,这个机构就是FINA Doping Panel,新华社的翻译为“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那么我们就采纳这个名字。

担任行政工作的人可以来自方方面面,但这个委员会的仲裁官全都是体育法律专家,仲裁决定一般是由3个专家组成的仲裁团做出的。

孙杨这起风波中,原告是国际泳联,被告是孙杨。

这是很多大型国际体育组织的特有结构,其内部的纪律委员会、反兴奋剂委员会承担的是独立的“司法职能”。

国际泳联是这起官司的原告,但不能因为自己是“上司”就把意见强加给反兴奋剂委员会。相反,国际泳联必须尊重反兴奋剂委员会的独立决定。

国内有网站刊载文章,认为中国赞助商可能对孙杨获得有利裁决提供了影响,你怎么看?

我不同意任何捕风捉影的说法,如果过度关注这些偏门内容,不去关注官司本身,可能会让公众失去一个较为全面认识国际体育机构的机会。

孙杨的官司,对于WADA来说,唯一有参考意义的就是这份59页裁决书。

对于一个负责任的媒体来说,也是同理。

china_swimming_doping_sun_yang_tok802.jpg

国内有媒体认为,WADA和孙杨都输不起这场官司,是这样的吗?

我不这样认为。

从孙杨的角度说,“一审”的仲裁法官从法理角度断定,他的行为没有违反规定。“二审”要想推翻“一审”判决,本就是逆水行舟,而且就算“二审”推翻“一审”,我们暂时也无法了解能够推翻到哪个程度。这是我将在本文的第二部分较为详尽地剖析的内容。

WADA的角度说,类似针对单项协会、各国协会“一审”的上诉每年层出不穷,这种上诉的目的是为了统一处罚尺度,并不是针对打击任何个人。

如果WADA败诉,将为未来的类似案例提供了新的参照尺度,并不意味着WADA信誉将受到损失,并不意味着一个烂摊子等着杨杨副主席去收拾。

相反,考虑“一审”判决引发的巨大媒体效应、在世界体育范围内引发的反响,如果WADA不上诉,倒是可能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嫌疑。

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不是说已经让WADA名誉扫地了吗?

很可惜,是魔幻熊自己名誉扫地。他们的伎俩很快就被识破了,所以其宣传只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奏效。

2016年,魔幻熊试图用WADA数据库里盗取的运动员“治疗用药豁免”制造WADA包庇欧美运动员的印象。

但问题在于,WADA创办这个数据库,目的本身是要打击各单项协会和各国运动协会对“治疗用药豁免”的滥用,所以要求各国和WADA数据同步,及时上传到数据库。在WADA20年的发展过程中,很多环节都是通过类似的方式一步步收紧的。

魔幻熊窃取资料的时候,只有一部分单项协会和一小部分国家体育协会实现了及时上传,还有很多重要的体育国家没有实现和WADA数据库同步。

而且魔幻熊窃取走的资料远大于公布出来的,他们采取了选择性公布的办法来制造WADA包庇某些国家的印象。这种做法,只能影响到一些不懂WADA运作机理的读者,不知道WADA创办这个数据库就是为了规范各协会和各国,举例说,国际自行车协会曾是最爱发放“治疗用药豁免”的组织,但近年有了不小“改善”。

适得其反的是,魔幻熊的黑客行为方便了WADA对拖延数据同步的各国体育协会和单项体育协会果断施压,要求加快实现数据同步,之后确实做到了。

World-Anti-doping-Agency-WADA.jpg

加入一个题外话,WADA或者说世界体育反兴奋剂运动,最大的敌人是谁?

是金钱。

WADA自己是一个非盈利性的组织,每年一半的经费来自国际奥委会拨款,一半来自加入世界反兴奋剂运动的各成员国政府。总体而言,他们的年度预算相当有限,属于数千万美元级别。要在这样的经费范围内要协调庞大的全世界反禁药运动,本身就不容易。

任何一个肩负统一标准和制定规范责任的协调者,最头痛的都是财大气粗的对手,举例说,职业化程度很高的单项协会。

这些协会涉及巨大的经济利益,为了避免整体形象被打击,他们对WADA的统一标准抵制是很强大的,从检查到处罚,他们拥有自己的完整系统,尽最大可能避免WADA插手。

在过去,一个知名职业网球运动员被查出禁药阳性,国际网联可以不公开他的名字,让他以伤病、“突然想退役”等借口离开一阵,过完禁赛期才又回来。

后来,国际网联终于屈服于WADA,公开受罚者姓名,这在国际体育界是一条大新闻。

职业足球、职业美式橄榄球,这些都是WADA很难插手的禁区。

之前的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大规模禁药丑闻,以及最近导致耐克总裁辞职的美国长跑教父禁药丑闻,都说明个体作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权力和资金支持的系统性作弊。

不过,如果我们意识到WADA成立才刚刚20年,却可以欣慰地看到,WADA取得的成就已经相当了不起。除了各个单项协会在一个个投降,还有运动员生物护照系统的建立,对奥运会药检样本的保存和复查,对各国和各单项协会同步更新信息的规范化,WADA的工作是值得鼓励的。

因此我们也要在这里祝福杨杨,因为她将要肩负的是保护整个奥林匹克事业的艰巨任务。她的每份努力,都有全世界体育爱好者在身后为她加油。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