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孙杨仲裁解析③:为何说孙杨“二审”赢面更大?

王勤伯11-14 11:03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本文的前提和声明:

1112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发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听证会的具体时间表。听证会将于11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WADA提出,由于孙杨拒绝提交检测样本,要求其接受最少两年、最多八年禁赛期。

听证会结果不会马上公布,CAS表示无法给出具体时间,孙杨则计划在听证会结束后给出简短声明。

为避免本文被胡乱拆解和恶意解读,首先强调本文的前提。

笔者平时较多报道足球,同时,近年一直是中国国内对国际体育组织运作机理、国际体育反兴奋剂运动报道篇幅最多、解读最深入的记者。

关于莎拉波娃的“东欧神药”、俄罗斯“魔幻熊”黑客内幕、WADA前世今生等话题,在体坛加APP可以查到数十篇笔者本人撰写的报道。

关于孙杨药检风波的报道,很容易引发正反双方的激辩,容易造成无意义的情绪化,也容易导致假消息、假新闻泛滥。

早在今年1月这一风波闹开的时候,笔者就曾在微博上表示,“孙杨这件事是一个涉及游戏规则的纠纷。”时隔不久,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59页裁决书全文公开,完全证实了笔者的判断。

本文的目的,就是基于国际泳联这份裁决书,让读者在正反双方截然不同的立场里,拥有一个清晰、理性的脉络。关于孙杨事件引发的其他争议和反应,不属于本文讨论的范畴。

本系列将着重从三个角度来进行解读:

WADA为什么要起诉孙杨?

• 孙杨如何赢得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仲裁?

• 为何说孙杨在新一轮仲裁官司里赢面更大?

┈┈┈┈┈┈┈┈┈┈┈┈┈┈┈┈┈┈┈

(三)“二审”孙杨胜算多大?

1c3ed1cd04ee4489902bd313ced78673.png

你认为孙杨在“二审”中胜诉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认为孙杨胜诉的可能性大于败诉可能性。 

为什么你认为更大的可能是孙杨胜诉?

第一,需要了解“二审”的特点。

“二审”并不是把“一审”全部推翻,然后双方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重新来过。孙杨“一审”已经胜诉,尽管仲裁法官说是难解难分的,但怎么说也是32领先了。WADA要逆转,需要进2个球。

“二审”想推翻“一审”结论,是否有新证据不是最关键,最关键是必须推翻“一审”对法律条文的诠释。只有推翻这个诠释,才能朝孙杨违规的方面去讨论。

想想,“一审”、“二审”仲裁法官,都是法律专业人士,要让一个仲裁法官团队认定另一个仲裁法官团队的释法是错的,这个本身是逆水行舟。

第二,去年国际泳联的听证会,对于双方来说准备时间都是严重不足的。这次孙杨团队有足足一年时间去准备补充材料和证据,提供新的有利信息是完全可能的。同时,既然“一审”中被驳回了一些论点和立场,那么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去重构新的、或许更容易让法官接受的自辩论点或立场。

第三,或许是担心人身安全(例如过激粉丝的人肉搜索、网络攻击等行为),这一事件中的关键人物,IDTM的“禁药检查官员”、采样团队的领头人(一位中国女士)没有出席去年的听证会。这样的缺席对于听证会上自己所代表的一方是相当不利的。

2019-07-26T030240Z_848310558_HP1EF7Q08GG33_RTRMADP_2_SWIMMING-WORLD.jpeg

在国际体育很多争端中扮演“终审机构”角色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类似的案例中有判罚偏向吗?

孙杨的这一起官司,不好定义的地方恰恰在于“类似案例”不多见。这里面涉及到一整个团队的行为,包括运动员母亲、保安、医生、体育机构官员。至少可以说,无法找到足够多的“类似案例”,来判断CAS的整体判罚倾向。

但是从比较多见的案例中,例如运动员对自己受到的处罚的上诉,却可以看到,一方面CAS需要维护国际体育机构的权威性和世界体育运动规则的统一性,但另一方面,CAS对运动员一方有轻微的“同情”倾向。这也是合情合理的,机构是生硬的,运动员才是体育运动的主体,他们的运动生涯往往很短暂,因此在任何一种处罚面前都有其脆弱性和弱势的一面。

孙杨一方希望二审结果能够还自己一个清白,你怎么看?

我认为,孙杨一方能够期待的“二审”最好结果,就是维持“一审”的释法,这样足以被判定没有违规,也不会受到处罚,专心备战东京奥运会。

“清白”这个词,含义可宽可窄。

如果清白指的是孙杨有没有服用过禁药,那么孙杨不需要二审结果也是清白的。他刚参加过世锦赛,在国际赛事上从未有过药检阳性的记录。发生了药检风波,并不证明孙杨服药了。我在之前的评论里也明确说过,孙杨的成绩并不是靠药物换来的。

然而,如果孙杨想要证明自己的行为完完全全是正确的,如同他在世锦赛所说的“我的行为是在捍卫每一个运动员(的权益)”,那么这样的“清白”难度就很大了。

这意味着:

“二审”不仅要维持“一审”的关键释法,还需要彻底和明确地否定“一审”的警告部分涉及的内容和措辞,需要确认孙杨及其团队的行为是未来全世界所有运动员在类似情形之下都可以采取的正确行为,而不是“一审”描述的“愚蠢至极”或者明示的“下不为例”。

205526ffcd00cc32f585378acef1c90921cc4783.jpg

对于中国体育界,这起风波有哪些值得吸取的经验或教训?

大家可能注意到一个现象,凡是中国运动员遇到禁药风波,立即就会有很多自媒体把90年代中国游泳、马家军等往事拿出来罗列一遍。

作为近年对药物问题报道最多的记者,我从来没有采取过类似的做法。

很多人都忽略了一点,就是中国体育近年在反兴奋剂领域取得的成绩是很大的,而且在和WADA等国际组织的合作方面,得到的认可度相当高。

这一点我在2016年就写过,中国体育和WADA这样的世界性组织,绝对不是敌对关系,相反,双方的合作关系是良好的,1999WADA的成立,对于中国参与国际体育大家庭、规范化本国体育运动系统,其实是个机遇。这次杨杨出任WADA副主席,由一个中国人来领导全球反兴奋剂运动,也是世界性认可的高度体现,说明中国抓住了这样的机遇。

我可以肯定,杨杨担任这样重要的职务,中国体育界也会尽力配合,尤其是对WADA制定的全球反兴奋剂运动各种规则、标准、程序的尊重。如果有反对意见,也要以最合理、恰当的方式来表达。

禁药检查,属于体育领域的日常细节,不是敌我斗争。我相信杨杨绝不会乐意看到中国的顶尖运动员卷入更多类似的官司,那么,学习以最合理的方式来尊重规则、标准和程序,学习以最合理的方式表达反对意见,是中国体育界所有人的义务。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