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乌利·赫内斯其“仁”①:天才球员与一次重伤

足球隽言11-14 11:18

11月15日,67岁的乌利·赫内斯将在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年度会员大会上卸任俱乐部主席职务,随后也会辞任足球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只会保留在监事会的位置,即结束长达40年的“拜仁管家生涯”。借此机会,我们来回顾一下赫内斯其人与其“仁”。内容节选与编译自乌利·黑塞撰写的《缔造世界级豪门》一书,该书的编译连载曾刊登于《足球周刊》。

乌利·赫内斯其“仁”①:天才球员与一次重伤

故事要从1969年11月说起。与更衣室关系破裂的泽贝茨,宣布自己会在赛季结束后离开拜仁慕尼黑。于是,拜仁时任经理施万找到队中最懂球的那个人——贝肯鲍尔来商量新帅问题,而后者推荐了西德国青队主帅兼国家队助教拉特克。那个月底,贝肯鲍尔成功说服了拉特克。

追随拉特克

答应拜仁之后,拉特克就收拾行李,前往汉诺威以南的一座小城,他要在那里指挥西德U19队对丹麦的比赛。西德队第13分钟首开纪录,进球者是乌尔姆球员乌利·赫内斯。下半场,拉特克换上了一名来自弗赖拉辛的球员,名叫布赖特纳。比赛最终打成1比1。

1573699603998036779.jpg

拉特克(右)与两位爱徒——赫内斯(中)和布赖特纳。

赛后,拉特克找到赫内斯,问他是否已经跟其他俱乐部签约。拉特克知道有十数家德甲俱乐部对这位年仅17岁的中场感兴趣,但赫内斯很聪明且意志坚定,坚持要签业余合同,以确保可以参加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同时他还想上大学,修读商业管理或者英国文学,因此需要在俱乐部找一份文职工作来挣钱,直到转为职业球员为止。这样的要求令很多俱乐部望而却步。赫内斯告诉拉特克他接近于加盟斯图加特,但还没有确定。拉特克跟他说:“帮我一个忙,再等上一段时间再做决定。”赫内斯答应了。

不到3周后,施万来到赫内斯家的肉店,向这位年轻球员提供了一份条件不错但算不上优厚的合同。赫内斯后来说,他喜欢施万直截了当的行事作风,以及愿意加盟一家愿意重用年轻球员的俱乐部。当然了,施万还告诉他,拉特克将是新教练。1970年1月,赫内斯宣布将会加盟拜仁,好友布赖特纳很快也追随。同时,拜仁提前退出德甲冠军的争夺。1970年3月13日,拜仁打电话告知拉特克,他需要尽快前往慕尼黑,因为泽贝茨已经被炒了鱿鱼。

当时没有多少人会预见到拉特克、赫内斯与布赖特纳的加盟将象征拜仁迎来辉煌的10年。正相反,队中一些较有资历的球员并不喜欢两位新人,他们认为他俩是拉特克的嫡系,就连施万也处在他们的阵营。加盟拜仁不到4周后,赫内斯在对老东家乌尔姆的热身赛中以右边锋身份首发,而从不伦瑞克高价引进的国脚埃里希·马斯则坐在板凳上。

中场休息后,马斯替补登场,赫内斯改踢中场。赛后有记者问赫内斯对于位置调整有何看法,他回答道:“我踢边锋这个并不习惯的位置,是为了给马斯上一课。”这番话既批评了教练,又得罪了马斯,很多队友都觉得这位18岁的球员过火了。随后,赫内斯又得罪了贝肯鲍尔和盖德·穆勒。

1573699706868055039.jpg

1971年德国杯冠军,是赫内斯(中)职业生涯第一冠。

拉特克和施万调解了这场争端。拜仁在榜首位置进入为时7周的冬歇期,比卫冕冠军门兴格拉德巴赫多1分。但新年之后,风云突变,拜仁最终屈居门兴之后。《踢球者》杂志写道:“拜仁不应气馁,第2名很有分量。对于拉特克来说意义更大,有人指责他重用太多年轻球员,有些专家预测他会失败,但年轻球员站稳了脚跟。”

但拉特克知道,他需要一个冠军。1971年6月19日,拉特克的拜仁在德国杯决赛中与科隆激战至加时赛,年仅21岁的埃德加·施奈德第118分钟远射绝杀。终场哨响时,拉特克跳了起来,拥抱了包括赫内斯在内的每一位球员,他知道这个冠军对于拜仁和自己来说多么重要。

欧冠三连霸

1971/72赛季最后一轮,德甲迎来史上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场“决赛”。拜仁仅领先沙尔克1分,他们将在1972年6月28日这个星期三迎战对手。最终,在为了慕尼黑奥运会而修建的新主场——奥林匹克体育场,拜仁5比1大获全胜,但比赛过程并非如此一边倒。开局阶段,塞普·迈耶出击摘角球脱手,赫内斯不得不在球门线上头球救险。终场前10分钟,赫内斯打进球队当季第100球,最后贝肯鲍尔在禁区边缘打进一记优雅的任意球。拜仁成为德甲史上首支单赛季进球过百的球队。

1573699755580046555.jpg

1971/72赛季,赫内斯(后排左三)又收获了第一个德甲冠军。

在这场与沙尔克的德甲决战前,拜仁时任主席诺伊德克曾隐晦地威胁他的球员道:“只有通过欧战比赛和表演赛来赚取额外收入,我们才能维系这支球队。如果我们失去那些收入来源,我们就只能与个别明星球员分道扬镳了。”换言之:赢得联赛冠军以跻身欧冠,否则就解散。

由于缺少财大气粗的老板或投资者,诺伊德克的赚钱手段很有限。当赫内斯已经懂得通过自己的婚礼来大赚一票——以25000马克的价格将独家摄影与报道权卖给杂志,诺伊德克也只能通过类似方法来筹集转会资金。1973/74赛季,赫内斯用出色的表现帮助拜仁在欧冠一路过关斩将,包括在第二轮淘汰来自东德的德累斯顿迪纳摩,最终首次打进决赛,于1974年5月14日在布鲁塞尔对阵马德里竞技。施瓦岑贝克在加时赛结束前一刻远射扳平,将这场决赛拖到了重赛。

1573701471764065588.jpg

一直颇有商业头脑的赫内斯通过自己的婚礼大赚了一笔。

两天后的重赛完全一边倒,平均年龄偏大的马竞根本不是对手。第28分钟,布赖特纳后场送出妙传,年轻的赫内斯发挥速度优势甩开3名对手,杀入禁区之后打穿雷纳的“小门”,为拜仁首开纪录。下半场踢了10分钟,卡佩尔曼左路突破传中落到后门柱,穆勒在几乎不可能的角度将比分改写为2比0。7分钟后,穆勒再下一城,进球更加精彩,他在禁区前沿用一记搓射吊过了雷纳。终场前8分钟,赫内斯中线附近得球,然后又一次上演单骑闯关好戏,摆脱两名后卫,再过掉雷纳后打进空门,锁定4比0的胜局。

1573699894857033412.jpg

决赛重赛中梅开二度,赫内斯(后排右一)帮助拜仁在1974年首次成为欧洲冠军。

第二年,拜仁再次打进欧冠决赛,在巴黎王子公园对阵利兹联。这场决赛以“巴黎之耻”之名载入了史册,利兹球迷在赛前、赛中与赛后都制造了暴乱。开场仅仅3分15秒,弗兰克·格雷侵犯卡佩尔曼,裁判吹罚犯规。拜仁的瑞典右闸比约恩·安德松跑过去捡球,当他准备把球交给卡佩尔曼去开任意球的时候,威尔士中场特里·约拉思一脚踹中他的右腿。慢镜头显示,约拉思显然没有意识到比赛已经处于死球状态,他从裁判身后暴力侵犯安德松,将瑞典人的腿踢成了两截。受伤场面之恐怖,令学过医的卡佩尔曼都双手掩面不敢看。安德松后来休战了长达9个月,约拉思却逃脱了红牌,甚至连黄牌都没有。

最终,凭借“公牛”罗特和穆勒的进球,拜仁2比0获胜,成功卫冕。然而,胜利的喜悦蒙上了一层阴影。拜仁时任主帅德特马·克拉默赛后指出:“安德松和赫内斯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很影响我的心情。”这场决赛日后被人提及最多的瞬间出现在第39分钟:赫内斯在边线附近试图铲断约拉思,结果右腿正好被对手卡住,导致膝盖扭伤。赫内斯接受了几分钟治疗,显然他无法继续比赛了。他的膝盖永远都无法彻底痊愈,他也永远无法变回曾经的赫内斯——尽管一年之后,他随拜仁实现了欧冠三连冠的霸业。1979年春天,刚刚度过27岁生日的赫内斯就被迫找一份新工作。(未完待续)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足球隽言

黄思隽的自媒体。与您一同读懂读透德国足球的今生前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