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血护士改证词 IDTM工作人员:孙杨要求留下血样

蜗壳11-15 20:01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FINA)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听证会第二个环节,来自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的项目经理波帕(Popa)作为证人出席。波帕在孙杨接受赛外检查当晚在电话中与现场的兴奋剂检查官进行了多次交流并根据实时情况给予指示。

微信图片_20191115195535.jpg

波帕在听证会上表示,检查当晚出现在杭州的三位工作人员均是由IDTM指派的,且三人的信息都存在于机构系统之中,并且接受过相关训练。在参与孙杨的赛外检测前,负责尿检的工作人员曾经参加过其他尿检工作,“时间大约是在2018年初,也有文件证明他参加过,上面有他本人的签名。”

波帕当晚人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但是通过电话交流他得知检查工作发展到了比较艰难的地步,“我意识到孙杨和他的同伴不让检查人员带着样本离开,当他们要带走样本时,根据相关规定,我告诉在场的检查官不能留下任何检测工具。”

“兴奋剂检查官告诉我,孙杨和他的同伴建议带走血样,我难以想象像孙杨这样级别的运动员,为了保留血液,会损坏已经封存的样本,”波帕表示,“我告诉兴奋剂检查官要明确告诉孙杨,他这样的行为是违规的。根据IDTM和FINA的规定,出示一份委托书(Letter of Authority)即可,从我的角度来看,没有其他额外的文件需要出示。其他的检查都是这样操作的。”

然而孙杨的律师表示,“Letter of Authorization(授权书)同样需要被出示。如果检查人员出示了写有谁是检查官、助手、护士的授权书,那么后两位人员只需要出示身份证明即可,但在当晚的情况下,孙杨并没有看到这样一份详细的文件。孙杨只看到了其中一位工作人员的身份证和护士的初级护士资格证,无法判断这两位人员和IDTM存在联系。”

另一个分歧点在于,根据兴奋剂检查官的描述,当晚的检查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但是孙杨的律师指出,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当时在场人员都非常平静。“护士在(听证会)前一天提供了自己的证词,将原本场面混乱的说法改成了自己当时在只是跟随孙杨。”

文/蜗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