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妈妈:主检官完全扭曲事实 后悔当晚没报警

蜗壳11-15 21:4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FINA)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在听证会的第三个环节,孙杨的母亲杨明作为证人出席。

微信截图_20191115213954.png

以下为双方对话节选:

WADA律师:你在证词中表示,兴奋剂检查官(DCO)在最初是允许孙杨单独去卫生间?

杨明:是的。12点到12点10分,我把电话给了中国游泳队领队程浩,程浩和主检官沟通了将近十分钟。

(WADA律师认为杨明的大部分回答与问题无关,但杨明坚持要说出事件的完整经过,WADA律师表示因为时间有限,杨明的解释可以在被孙杨律师提问时再回答。)

WADA律师:后来主检查官是否拒绝了孙杨单独去卫生间的请求?

杨明:因为主检官提供的证词和我们的视频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要在今天这个场面,仲裁官都在的情况下说清楚。

WADA律师:是不是你报了警?

杨明:我请求仲裁庭花几分钟把这个事情说完。

WADA律师:当时主检官要带走血样?巴震不让她带走,是韩兆琦的指示吗?

杨明:是的

WADA律师:是你去找了一个工具打开的玻璃瓶?

杨明:我没有找到工具。因为主检官说要把外包装带走,血瓶分离留给我们,建议我们分离。这是未经授权、没有资质的人员抽取的血,不是一份兴奋剂检查的血。血检官当时还将样本拿出来摇一下,扭一扭,表示这个瓶子是可以拿出来的,是他们指示我这样做的。

WADA律师:孙杨在外面拿着手机当手电筒照明,以保证保安能够完打碎外包装、完好的拿出血样?

杨明:你不能用打碎,从一开始我们就是要分离。

WADA律师:因为打碎就是违规了对吧?

杨明:我不认为违规,主检官让我们要分离,而且她本身就不具有资质。她的资质是2009年6月在杭州取得的,但2009年10月份她就到了上海,所以她并不具有在杭州抽血的资格。

WADA律师:瓶子打开后,主检官要求拍照,巴震提出反对,是这样的吗?

杨明:是的。

WADA律师:你的儿子孙杨是否撕碎了兴奋剂记录单?

杨明:主检官在报告中完全歪曲事实,因为当时给孙杨的只有一张纸,没有主检官所说的讲义夹,我们的视频里完全可以证实,所以孙杨在检查完拿走是很正常的。

WADA律师:孙杨是不是撕碎了自己签过名的记录单?

杨明:那个记录单就在他的面前,他就是检查完去拿走,这个都是有视频作证的。

孙杨律师:刚才对方律师的一个问题没有被很好地回答,我来明确一下,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要报警?

杨明:我打电话的目的是想请警察来把尿检的情况记录下来,我当时只说了一遍要报警。这一年多来我都后悔,当时要是我把警察叫来了(记录下来),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各方律师均完成提问后,杨明还想进一步解释当晚的情况,但是未被允许。杨明在离开前非常遗憾地表示“都没说完就叫我走了”。

文/蜗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