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队医作证:我要求留下血样 阻止检查人员拍照

蜗壳11-15 23:2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FINA)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在听证会的第三个环节,多年担任孙杨团队队医的巴震作为证人出席,在问答过程中,巴震的证词多次出现出入。

微信图片_20191115231703.png

巴震表示自己当晚(北京时间2018年9月4日)在家里接到孙杨电话,得知兴奋剂检查过程中出现问题,“尿检官只能提供身份证,不能提供兴奋剂检查官的资格证明,不能进行采尿,叫我去处理这个事情。”

由于尿检官和血检官都不能提供相关证明,所以巴震依照浙江反兴奋剂中心主任韩照岐的指示,向在场人士表明检查不能继续完成并特别撰写了一个情况说明。

在孙杨和其母亲杨明的证词中,巴震医生拒绝了主检查官带走血样和拍摄破损玻璃瓶的要求,WADA方面的律师就这一细节进行了详尽的提问,双方对话如下:

WADA律师:你提到了韩照岐指示,他跟你说血样是不可以拿走的?

巴震:根据血样的问题,我打通了韩照岐的电话,韩照岐要求我把电话给主检查官,但是她一副不是很耐烦的样子。由于他们没有授权证明,所以他们采集的血样是不可以作为样本被带走的。

WADA律师:你再次跟主检查官强调血样不可以被带走?

巴震:对的。

WADA律师:你反复跟主检官强调血样不能带走后,后来又讨论是否能把玻璃瓶打开?

巴震:主检官直接跟我说她要把外包装带回。

WADA律师:所以顺序是你先强调不能带走,然后又表示要打开玻璃瓶?

巴震:对。然后我又强调了一次要把血样留下。

WADA律师:运动员在证词中表示是他自己随手拿了一个玻璃瓶,然后递给了保安?

巴震:是血检官把样本递给了我,然后我递给了保安。她拿出了一个瓶子看了一下,看到从下面可以打开把血样拿出来。

WADA律师:所以运动员的证词是有出入的?他当时说是自己随手拿了一个。

巴震:血检官拿了之后想要拧开,然后交给了运动员。

WADA律师:运动员在回忆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上出错了?

巴震:是在保安到达之后,我拿起了一个瓶子,想要打开。

WADA律师:在保安拿着被损毁的瓶子带回来之后,主检查官要拍照是吗,但没有被允许是吗?

巴震:我当时正在写文件,不是记得很清楚。

WADA律师:但是孙杨和他母亲都说是你不让主检官拍照,所以你不同意的这样的说法?

巴震:是我,是我拒绝拍照的。

文/蜗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