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DA律师总结:孙杨多次改证词 推迟尿检或有隐情

蜗壳11-16 04:13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FINA)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在听证会的第四个环节,WADA的律师团队总结陈述。律师团对孙杨更改证词、提出等到早上再尿检的举动表示怀疑。

屏幕快照 2019-11-16 上午4.01.28.png

在WADA指派律师理查德·杨、同时也是WADA反兴奋剂规则条例起草人之一看来,即便运动员对检查人员资质情况有异议,也应该提供样本,而他的投诉同样会被记录。“孙杨这样一味依靠其医生指示的行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在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进行的1万9千次检查中,采取的都是同样的方法,这是第一次受到了如此投诉。”

由于翻译状况不佳的原因,WADA的律师认为他们无法判断孙杨究竟是没有听明白问题,还是故意混淆答案,此次争议事件中孙杨给出的理由,都是他在按照自己的规则操作(Sun Yang playbook)。

理查德·杨随后指出,孙杨在当晚的行为已经属于干扰采样(Tempering)。“根据规则,一定要拥有极其有说服力的理由,运动员才可以干扰采样。但是说工作人员在拍照以及对授权文件和身份证明提出不同意见,并不能被视为是极具说服力的理由。当孙杨团队坚决拒绝检查人员带走血样时,他们的行为就是违反反兴奋剂条例的。

针对孙杨关于工作人员并没有告知他事情严重性的说法,理查德·杨继续说到:“如果你翻看反兴奋剂检查记录单,会看到在孙杨的签名旁边就是拒绝检查的警告,他已经签过60多次了,他知道后果是什么。对方所说的‘他不知道后果’,完全是无稽之谈。”

关于禁赛期限,理查德·杨表示,“如果是拒绝上交样本,那么期限为两年;如果是干扰采样,依照现行的规则,则是八年。而这个案件的情况就是干扰采样。

另一名律师布伦特·赖切纳则对孙杨的证词提出了质疑,“在承载血样的瓶子被砸毁后,证词中显示,兴奋剂检查官想要拍照留下证据,但是孙杨说‘你不能这么做’。然而在下一段证词中,孙杨表示‘兴奋剂检查官同意我留下血样’。”赖切纳指出,孙杨在两次听证会前给出的证词出现了改动,在本次听证会的证词中,孙杨删除了自己阻止检查官留下血样的内容。“这样证词改动的情况在他描述巴震医生的举动时也出现过(孙杨曾在第一份证词中表示自己随机拿了血样瓶子,后改口说是巴震医生拿了瓶子)。此外还有一处证词改动,孙杨在首次给出证词时表示发生上述对话时主检官在房间里,之后又说主检官不在房间里。”

最后理查德·杨表示,孙杨的另一个疑点在于,他曾向主检官说出“为什么你不等到早上(等到有资质的人员来)?这正是我所想要的。”

“他已经在没有陪同的情况下多次出入卫生间,”理查德·杨说到,“兴奋剂检查中之所以规定要在没有预先通知的情况下收集第一次的尿样,就是为了避免干扰采样的情况。想要检测出违禁药物,尤其是如果运动员使用计量不大的话,采样的时间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在服用八九个小时、到了早上之后,所提供的样本有可能就无法检测出来。”

文/蜗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