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全线溃败又到转折点 中国足球勿再失良机

马德兴11-18 09:06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中国足球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这是法新社11月15日在报道中国国家队主教练里皮辞职后使用的一个标题。不得不说,这句话很形象地描述了当下中国足球之现状。今年是中国足坛“反赌扫黑”过后的第十个年头,这十年间,中国足球数次获得发展良机,然而,中国足球却总是未能厘清思路、更正错误,反而朝着外界所期望的反方向进一步“坠落”。

11.18A4.jpg

国字号已然看不到希望

最近一周,从01国青1比4惨败韩国国青队,25年来首次无缘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再到国家队客场1比2负于叙利亚队、直接引发主教练里皮辞职,随后97国奥队又在大足四国赛首轮赛事中1比5惨败澳大利亚队,如果再加上中国国家选拔队在热身赛中1比3负于天津天海队,各级国字号队伍从上至下就是“全军覆没”。这似乎已经不是什么“看不到希望”的问题了,而是根本就让人“绝望”。

当然,在“连败”过程中,97国奥队与国家选拔队相对而言不算什么大事,毕竟前者参加的只是热身赛,而且主教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考察球员、演练新战术。而选拔队则毕竟是第一次组织集训,教练也是需要通过这样的练兵来进行检验。

真正让人心痛的是国青队无缘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及国足在40强赛中的失利。这其中,国家队的情况相对还好一些,毕竟小组赛刚刚过半,国足在40强赛第二循环比赛是“三主一客”,拿到12分、总积分达到19分,以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名之一身份晋级12强赛是可能性相当大。而在其他各个小组中,理论上,第三小组的伊朗队、第四小组的乌兹别克队、第六小组的吉尔吉斯队、第七小组的阿联酋队等队最多可以拿到18分,第五小组的阿曼队、第七小组的泰国队、第八小组的朝鲜队(或黎巴嫩队)最多可以拿到19分,换而言之,国足只要拿到19分,无需考虑净胜球的问题,铁定进入12强赛。

而01国青队无缘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意味着这批球员的成长空间将受到进一步的挤压,更让未来中国足球要承受更多的压力与打击。尤其是,老挝、柬埔寨等球队有机会参加明年的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而中国国青队却无缘征战,这恐怕已不是搞得好、搞不好的问题了,没有人相信老挝、柬埔寨的青少年足球体系建设、在青少年方面的投入资金可以与中国相比,但缘何他们能出线?

当我们的00国少队在2015年无缘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02国少队在2017年再次无缘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时,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足坛的“00后”迄今为止征战亚洲大赛已经“全军覆没”!当遭到中国足球“唾弃”的法国人特鲁西埃两个月前接受越南的01国青队时明确表示:“我希望为越南国家队培养出一批冲击2026年世界杯赛的球员!”那么,当2026年世界杯赛扩军至48队、亚洲将有8.5席时,中国国家队靠谁去冲击?别说我们有“归化”!

反赌扫黑良机未能把握

依然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记者曾用“中国足球没有最差、只有更差!”这样一句话作为文章的标题。不过,随后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赌扫黑”风波席卷中国足坛,打掉了当时国内足坛存在的“假、赌、黑”。当全国人民满心以为中国足球会因为这场“反赌扫黑”变得更好、更加阳光时,中国足球却并未乘着这股春风,一扫之前存在的弊端,反而又出现了各种各样新的问题。而这10年来,甚至连一名数得上的优秀球员、希望之星都未能产生过。

里皮指挥的中国队出战叙利亚队时,11名首发球员中,只有颜骏凌、武磊两人是“90后”、朱辰杰一人是“00后”。而对手叙利亚队中,除了9号索玛是89年出生的之外,其他全部都是“90后”!尽管国家队选拔球员从来都不以年龄作为选拔依据与标准,但是,中国队中如此多的“80后”球员,何尝不是反应出中国足球人才培养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而且,所有这些还只是局限于男足。再来看一下女足的情况。今年9月份、10月份,亚洲女足U16少年锦标赛、U19青年锦标赛先后在泰国落幕,中国U16女少队虽然获得了第三名,但却无缘明年的女足U17世少赛;中国U19女足则甚至连亚洲四强都无缘!当中国女足在今年的法国世界杯女足赛上出线、进入16强时,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未来女足的持续性发展,同样面临着与男足一样情况,未来靠谁?莫非像男足那样去“归化”?

如果说,中国足球从1992年红山口会议开始并以此为标志,从专业化体制向职业化制度迈进,以2009年“反赌扫黑”为重要时间节点,算是第一次职业化改革的话,则如今正处于二次深化改革之中。我们必须承认这些年来职业化改革所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在过去10年中,中国足球的改革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很大的偏差,有待于进一步调整。

也许,这不是现在中国足球现有管理者所造成的,可是,这何尝不是中国足球及其管理方面整体的一种“失败”?“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可以这么说,“问责”、“追责”在当下的中国足坛就很有必要,必须要有人对中国足球的现状承担责任,通过强化责任追究,约束不作为、整治乱作为,从而唤醒中国足球的责任意识、激发担当精神,这才解决当下中国足球乱象的的最强有力手段之一。

两大问题扰乱中国足球

应该说,现在的中国足球之发展遇到了几十年来最难得的良机,无论是国家与政府对足球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抑或给予足球发展的外部环境与条件,当下可以说是最好的。要想中国足球稳定持续地向前发展,必须要解决两大问题。首先就是领导层的更迭前所未有的问题。

以2009年的那场“反赌扫黑”为时间节点,我们可以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即过去10年来,中国足球的管理者的管理周期从先前的四个一个周期,变成了“两年一个周期”。反赌扫黑后,韦迪在2010年1月份空降中国足协,算是任职时间最长的,但也仅仅只是到2013年1月份。这之后,张剑空降到足协,随后蔡振华走到台前,之后变成了杜兆才,如今则是陈戌源在今年8月份正式成为了中国足球的专职主席。10年期间,先后五任领导。相比之下,王俊生从红山口会议开始到中国足协主持日常工作,直至2000年初由阎世铎接任,期间总共有8年的时间。而这之后到“反赌扫黑”,只有南勇时间最短、为一年,其他像阎世铎、谢亚龙等都有四年的时间。

一般来说,“空降”到足协的领导至少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全面了解与熟悉中国足球的现状,然后再开始准备拿出具体的举措准备施展手脚,然而,任期变短后,刚刚明白点,便马上就走人。而新领导到任后,又重新开始新的“轮回”,根本就缺少应该有的“扬弃”。

于是,新领导为在任期内快速见效,就只能是“乱作为”。所以才会出现11支国字号队伍有10个完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教练担任主教练,这也彰显出中国足球没有明确的指导思想与发展规划。于是,今年以来,在各级国字号队伍一周之内连续惨败之前,从男足国少队、到国青队、到国奥队、再到国家队,频繁更换教练。男足如此,女足亦不例外。如此混乱,指望着队伍争取好成绩,显然就是痴人梦呓。

另一方面,“反赌扫黑”后,资本开始全面重新介入中国足球,应该承认:资本的介入对推动中国足球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凡事都是利弊并存,“利益最大化”是资本固有属性。大量资本涌入中国足坛后,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球员身价的暴涨,加剧中国足坛市场的“泡沫”,一切“向钱看”,中国足球围绕着这方面的负面消息也是层出不穷,对中国足球的形象伤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正因此,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高层领导层反复多次指出并强调:不能采用靠钱来快速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可时至今日,中国足球依然还是“钱”左右一切,至于国家荣誉、国家责任,完全都抛到了脑后,以致于社会各界都在戏谑:“中国足球落后到就‘只剩钱’了!”

如今,中国足球又站到了一个全新的“十字路口”,但要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没有“灵丹妙药”,尊重足球这项运动、尊重足球这项运动的规律,或许才可能真正让中国足球回归到足球这项运动的本身上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