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伟为选强阵提前与高手过招 国奥雏形已基本成型

马德兴11-18 10:3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重庆报道

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在经历了1比5惨败澳大利亚队之后,11月17日晚在重庆大足进行的四国赛第二轮比赛中,以1比0小胜立陶宛队,多少挽回了此前大比分输球的影响。不过,对国奥队来说,不管是小胜还是大比分失利,现阶段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恐怕还是在于通过这次比赛尽快确定国奥队的基本人选,并抓紧最后时间展开磨合,为明年1月的正赛进行最后准备。

XxjpseC007283_20191117_PEPFN0A001.jpg

①输球也需胆识

在01年龄段国青队以及中国国家队相继无缘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在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中输给叙利亚队的大背景之下,国奥队在此次四国赛首轮比赛中,1比5不敌澳大利亚队,可以说很不是时候。特别是,国奥队在本场比赛中派遣了以替补为主的阵容,而对手又是颇有实力的澳大利亚队。尽管澳大利亚队此番还不是正宗的U22国奥队,而是以U19为主的国青队,队员基本就是前不久刚刚参加完U19亚青赛预选赛的那批队员。大比分输给这样一支队伍,显然令外界难以接受。再加上国青队、国家队相继输球,更让人对中国足球感到绝望。

但是,换一个角度,在国青队、国家队相继失利的情况下,立足于明年1月的奥运会预选赛,敢于继续按照既定的思路与策略,以练兵与考察球员、尝试新的技战术打法,也是需要一定勇气与胆识的。因为按照国人习惯的思维方式,在国青队与国家队相继输球的情况下,肯定会确保国奥队不输球,选派最强阵容出战,而且也没有必要选择这次四国赛中最强的对手澳大利亚队作为第一轮的对手。需要说明的是,这次四国赛本来对阵澳大利亚队的比赛是最后一轮进行,但郝伟主动提出希望放在第一场。而且,提出这个要求时,国青队已经在亚青赛预选赛小组赛中结束了赛事任务。

从球队自身角度来说,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明年1月的奥运会预选赛而展开,真正需要成绩与结果应该是在那个时候。而且,从国奥队的教练组来说,尽管先前的万州四国赛表现不错,2胜1平取得了冠军,随后的泰国之行也表现尚可,但是,所有比赛几乎全部都是按照教练组所设想的主力阵容与框架出场比赛的。此次从上海集训展开到泰国拉练结束、再到这次大足四国赛,球队先后召入35名球员,作为教练组,希望给每一个球员以表现的机会。从时间安排上来说,这次大足四国赛或许是最后的机会,因为尽管12月还有一次四国赛,但由于距离奥运会预选赛时间太近了,届时教练组不可能再安排替补球员轮番出场、接受考察。

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奥队在对阵澳大利亚队的比赛中,派遣了几乎是全替补组成的阵容出战,而且也第一次在比赛中尝试了三后卫或五后卫战法,大胆进行尝试与考察。尽管比赛输了,而且输得有些惨,但从教练组来说,基本目的却是已经达到了。通过实战,一些球员恐怕在随后就再也没有了机会,这或许将有助于球队进一步缩小范围。这其实比胜负与结果更为重要。

设想一下,以郝伟为首的教练班子从9月接手至今,才有短短2个多月的时间,与同组的韩国队、乌兹别克队相比,对手差不多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进行集训、磨合、热身,已经完成了人员考察工作。就以目前正在迪拜参加阿联酋迪拜杯八国赛的韩国队与乌兹别克队为例,这两队相比今年10月、9月集训的名单,只是有个别人员调整,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新面孔。因为对手主教练早就确定,该完成的工作先前就已经全部完成。郝伟为首的教练班子要在这两个月时间完成对手一年甚至两年该完成的工作,如果此时再不尝试新人、新战术,莫非要等到奥运会预选赛开始时才去进行这样的尝试?

所以,国奥队首仗大比分输给澳大利亚队,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与国青队、国家队参加的正式大赛不同。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由于中国足球这些年来成绩不佳,因而某些方面也出现了很不正常的情况。譬如,只要是一输球,无论青红皂白、不管是正赛还是热身赛,批评、指责与谩骂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所谓的舆论反响很大,就引起领导重视。领导一重视,就会直接过问。一过问,且不说球队本身,即便是足协方面也承受很大的压力。所以,现在的中国足球已经出现了一种不能输、输不得的怪现象。为了不输球、少输球,无论是赛事的组织者还是球队,都不敢邀请稍微有些实力的队伍,尽可能找那些赢球有把握的队伍作为热身赛对手。

于是,平时不敢与强队热身、过招,一到大赛,球队和球员都害怕输球,就像里皮在叙中之战后所说的那样,“稍微遇到像菲律宾、叙利亚这样有些实力的队伍,中国球员就变得害怕、踢不好”,这似乎已经是中国足球一种新的恶性循环了。其导致的结果或情况就是中国球员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现象与趋势。而这何尝不是大环境、大氛围所致?

②基本框架已确定

输给澳大利亚队,让外界热议不断,但在取胜立陶宛队后,各种非议少了许多。不过对国奥队本身来说,通过最近一系列的热身,其实是有助于球队选拔最终参赛球员的,甚至某种程度上,目前国奥队的大致框架或基本雏形已经确立,所需要的只是进一步筛选更优的人员进行最佳组合。

在与立陶宛队的比赛中,国奥队相比第一场对阵澳大利亚队时,就只留下了4名球员,即门将陈威、后卫汪瑞祺、防守型中场黄政宇以及攻击型中场邓宇彪,其他位置全部都进行了轮换。需要指出的是,在这场比赛之前,像张玉宁、杨立瑜以及段刘愚等都已经提前离队、返回各自俱乐部准备周末联赛。实际上,这样的安排已经透露出了一个相对较为明确的信号:即国奥队的最终人选范围正在进一步缩小。在第一场比赛中出场的许多球员,恐怕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就像执行教练郝伟在与立陶宛队的比赛之后被问及人员考察在什么时候结束时所说的那样,“基本阵容有了,接下来希望能够有更好地组合。我们希望能够有17、18个球员可以应对比赛,毕竟未来小组赛很艰苦。而这场比赛(对阵立陶宛队)中,我们在人员上进行了一些调整,这也是球队能够取胜的原因之一。”

正常情况下,一支球队如果能够选择好11名球员,再加上三四名替补球员,也就是有15人左右,基本可以应对赛事,就像现在的中超联赛中大多数球队那样。但是,国奥队教练组希望能够有17、18人水平相当的球员,当然是着眼于未来同组三个对手的硬度与强度,希望可以在排兵布阵或临场指挥时有更多的选择与调整余地。就像先前记者所分析的那样,国奥队的基本框架早就已经明确,就像张玉宁、段刘愚以及杨立瑜三人能够在此时离开,其实已经透露出了很明确的信号,即这三人无需再接受考察,而且未来肯定是球队重点依靠的核心球员之一。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恐怕更多地还是在考察更合适的替补球员,选择最有竞争力的替补球员。

这就好比像中后卫汪瑞祺在首场之后继续在本场比赛中首发,恐怕也是教练组出于考察的目的,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未来国奥队的后防中后卫组合会是杨帅或魏震,另外还有尚未到球队报到的朱辰杰。正常情况下,参加像奥运会预选赛这样的大赛,至少需要四名中后卫,在赵剑非被固定在左后卫位置的情况下,就需要物色第四名中后卫。所以,汪瑞祺才会有更多的机会。

同样,在中锋的位置上,除了张玉宁之外,本来还有单欢欢、郭田雨这样的99年龄段球员可以备选,但前者因为伤病,已经可以肯定将赶不上奥运会预选赛,而郭田雨如今则是正处于停赛期,恐怕也很难赶上奥运会预选赛。所以,在上场比赛中,国奥队尝试了杨立瑜,本场比赛中又将胡靖航安排在中锋的位置上,都是在进行各种尝试。此外,刘若钒因为伤病,才刚刚伤愈,尚未完全达到出场比赛的要求,因而不管是上场对澳大利亚队还是这场对阵立陶宛队,连替补阵容都没有进入。

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换而言之,这种四国赛属于热身赛性质,教练通过比赛来考察、选择球员是第一位,而结果、胜负是次要的。当然,能够取得胜利自然是皆大欢喜,但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适当地做出选择,也应该是被允许的。

中国足球首先需要输得起,才有可能未来的赢得起!至于未来奥运会预选赛能否出线,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