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知识】放着顶级资格不要 J联赛也有亚泰和恒丰!

基动战士皮蛋11-21 18:0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本周末,日本足球的次级联赛J2联赛就将迎来收官战。联想到中甲联赛末轮出现的诸如贵州恒丰与长春亚泰这样的升级球队集体输球的怪现象,J2联赛的升级会不会也有这种现象呢?答案是,有!

J2联赛的升级规则更改过多次,现在的规则是从2018年开始使用的。和中甲不同,J2的规则规定,联赛前两名将直接升级到J1,第3-6名进行升级附加赛,胜者将与J1的倒数第三名进行升降级决赛,胜者进入J1,负者留在J2。

截止最后一轮之前,上赛季降级到J2的柏太阳神已经以绝对优势获得第一成功直升,而76分的横滨FC(拥有三浦知良和中村俊辅)和74分的大宫松鼠将竞争第二个直升的名额,最终积分落后者,将参加惨烈的升级附加赛。目前可以争夺升级附加赛资格的球队,除了现在排在第三位的大宫外,还有山形山神、德岛漩涡、甲府风林、京都不死鸟和水户蜀葵5队。此外,65分的冈山绿雉理论上也有可能,但他们的净胜球只有3个,而其他球队至少都有15个以上,因此实际上已经退出争夺。

好了,形势就是这样。那么特殊在哪儿呢?

QQ图片20191121134210.png

联赛执照交付年审制度

随着日本足球踏入世界级强队的水准,J联赛也越发规范化、国际化。2012年,J联盟正式引入了联赛执照准入交付年审的政策机制,硬件条件不达标的球队不具备升级资格。

这一制度的诞生再次令J联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由之而影响到了升降级的一系列连锁反应。硬件条件当中包含了许多球队建设方面的内容,其中最为重要、或者说影响最大的因素,就是球场容量和不可连续3年报表赤字的政策。

J联盟规定,拥有J1执照的各支球队的主场必须要有15000个座位以上,仅这一条就可以难住J2的数支球队。而这些球队有时候还颇具战斗力,能够打出3-6名左右的排位,比如2014年不具备升级资格的北九州排名第5,2018年不具备升级资格的町田排名第4。但是,J联盟之前并未制定递补的条款,因此最终这两年只有3队参加升级附加赛,这样的规则对于排名靠后一些且具有J1资质的球队是极其不公平的,这才让J联盟修订了执照交付的增补规定:球场容量不够的球队5年内能建造出新体育场是可以升级的,如果造不出球场再降回来。

放宽到如此程度,确实有些亡羊补牢的意思,如果这一规则早点修订,恐怕2014年排名第5的北九州就不用降级了。2014年北九州打出了J2第5的好成绩,却由于体育场不达标丧失升级附加赛资格,于是2015赛季他们砸锅卖铁不顾一切地要在2年内修建完新球场。但他们太过于急躁了,纵观国际足坛,重金修建球场的俱乐部,即便是阿森纳都会变得一蹶不振,更何况北九州这种小球队。2016赛季,他们的新球场眼看就要修建完毕,但却因为俱乐部入不敷出导致大量主力出走,成绩一落千丈最终反而降级到了J3。

此外,本赛季目前排名第7位的水户蜀葵也是一支奇葩的球队。水户俱乐部地处茨城县,而大名鼎鼎的鹿岛就是茨城县的头牌球队,可想而知水户只能在夹缝中生存。水户的KS体育场可容纳的观众数不足10152人,一直都达不到15000人的准入标准,每一年都是在J2浑浑噩噩混混日子。但新政策的引入,也让他们有资格获得5年修建新球场的附带条件升级资格。

QQ图片20191121134332.png

然而,水户的财政也是J2中最差的,上赛季他们总收入只有6.21亿日元,甚至比降级的赞岐乌冬还要少,根本就不可能建造什么新球场,就连训练基地的设施也是整个J2联赛22个俱乐部中最差的,就算有钱他们其实也更该改造一下训练场。但即便这样,水户俱乐部在申报J联赛执照的材料里却走出一招妙棋——他们报了两座球场做两手准备,一个球场就是他们现在的主场KS体育场,另一个球场是茨城县立笠园体育公园。

笠园体育公园的观众容量是22000人,远超于J1准入标准的15000人,理论上水户已经达到了准入,但妙就妙在茨城县立笠园体育公园体育场的归属。这里是县立体育公园,是供茨城县普通居民使用的体育锻炼场所,归属于茨城县政府,水户俱乐部想征用绝非易事。鹿岛鹿角在J联赛创立前,以及02世界杯之前主场改建时也只是暂时征用过,但茨城县看起来并没有想让体育公园变成职业联赛的球场。连鹿岛这种大佬球队都无法搞定,又哪里轮得到水户?但是,既然水户敢上报,一旦他们成绩足够,就意味着至少他们有资格冲击J1。

以往水户成绩差的时候,可能压根儿不会有此烦恼。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与升级附加赛区仅有1分差距,到了俱乐部需要抉择的时候,而对手也绝对不可能轻视这支球队,绝对不能还将他们想象为“没有J1准入资格”的球队。但水户也具有了自己的“资本”,比如他们在倒数第二轮,在位列升级附加赛区之时,却输给了急需3分就可以基本保级的鹿儿岛!而最后一轮,他们将迎战冈山绿雉,态度又会如何?

QQ图片20191121134606.png

冲上J1就是降级的前兆?

此外,J联盟还有另一大影响深远的政策——3年赤字勒令降级的“死命令”。虽说是“死命令”,但恐怕都是对小球队而言的。像神户胜利船、横滨水手这些有着大企业后台的球队,其实每年都是亏得血淋淋的,但他们却从没有降级危险,因为他们可以靠后台企业注资的方式去完成最后季末决算,瞬间转赤字为黑字。

但诸如水户这样的小球队,哪来那么多从天而降的资金,想要躲过赤字,唯有紧缩银根,一旦赤字就需要通过众筹来募集资金,福冈黄蜂、大分三神等球队都曾通过球迷们和当地企业的援助才逃过一劫。如果连这条路都走不通,那只有通过虚报了,爱媛曾发生过通过虚报财政报表然后将此过错推到个人身上的无耻行径。

J2绝大多数球队的收益,与那些在J1长期生存的球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上文说过,水户2018年的年收入为6.21亿日元,还不如J1最高的神户96.66亿的零头多。在连续赤字要降级的规则限制下,意味着投入不能大于收益,没有神户级别的后台,J1和J2球队之间的投入只会越拉越大。

而且,J2大多数球队的知名度停留在县、市级别,也就是说他们顶多算是“县民们”的球队,何况水户怎么能和茨城县的老大鹿岛竞争?因此他们的球迷基本也就停留在了茨城县的水户市。水户市的总人口只有60多万,球迷基础摆在那里,就算他们真的去冲击J1,恐怕也要考虑“前车之鉴”——德岛漩涡。

2013赛季德岛排名J2第六,结果却在升级附加赛创造了逆袭奇迹历史首次进军J1,结果2014赛季就创下了14分的J联赛史上最低积分纪录,耻辱地回到了J2。就算是踢J1联赛的那一年,德岛的观众人数只不过平均每场8000人,和他们在J2时相差无几。踢上J1,意味着各个方面的要求就会增加,期望也会增加,但对于这些小球队来说,引进有名气的球员、增加球迷数量、振兴球市,投入越多就越有让俱乐部亏损的危险。所以德岛在升级过把瘾之后,近年来升级的欲望也不再强烈。今年虽然他们暂时还处在升级附加赛区,但倒数第三轮时,球队主场面对升级对手横滨FC竟然直接送上3分,令人不能理解。即便他们最后留在附加赛区,恐怕也未必就想要升级。

文/基动战士皮蛋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基动战士皮蛋

日本足球专家,资深日本足球撰稿人,精通日乙、日本高中足球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