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连败后赫塔换帅,克林斯曼时隔10年重掌德甲帅印

足球隽言11-27 20:1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拖延了3天之后,柏林赫塔终于决定解雇今夏才接替达尔道伊的安特·乔维奇,成为德甲本赛季第4支换帅的球队。德国首都俱乐部周三(11月27日)宣布任命刚刚加入监事会的克林斯曼为新主帅,云达不来梅前主帅努里担任助教,两人将带队到本赛季结束。

1574854933759073797.jpg

11月24日客场对奥格斯堡,成为乔维奇担任赫塔主帅的最后一战。

上周日,柏林赫塔在德甲第12轮客场0比4惨败给奥格斯堡,遭遇联赛4连败,排名下滑至第15。12轮战罢,以打进欧战为目标的赫塔仅仅拿到11分,乔维奇的执教能力显然达不到要求。兵败奥格斯堡翌日,乔维奇实际上已被判了“死刑”,但总经理、主席团和监事会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替代方案。于是在外界都知道他肯定下课的情况下,乔维奇依旧继续带队训练,情况相当尴尬。

赫塔首选的换帅方案是邀请不久前从拜仁慕尼黑下课的尼科·科瓦奇。生于柏林的科瓦奇球员时代曾先后两次效力赫塔,总计8个赛季,而且与乔维奇私交甚笃,甚至还是其儿子莫里斯的教父。但与拜仁尚未解约的科瓦奇不打算在本赛季内重新执教,在周二拒绝了邀请,于是原本也不想立即重新执教的克林斯曼最终临危受命。

1574854995705011541.jpg

克林斯曼近年多次到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观赛,对这支球队的现状还算比较了解。

赫塔体育总经理普雷茨表示:“对于我们来说,做这个决定极其困难,因为安特效力赫塔已经超过20年了。但最终,考虑到事态的发展和近期的成绩,我们都觉得需要采取行动。我们对于发展到这一步感到遗憾。我要感谢安特的贡献,我们会跟他讨论一下以另一种方式留在赫塔的可能性。”而乔维奇也认同俱乐部的决定,“正如我一直所说的那样,这家俱乐部比任何一个人都重要,我不仅热爱这份职业,更热爱这家俱乐部。”

在过去这5个月里,德国本土富商温德霍斯特以其公司Tennor的名义为柏林赫塔体育俱乐部有限股份两合公司先后两次注资,总计2.24亿欧元,收购了49.9%的股份,并自动获得了监事会里9个席位中的4个。11月8日,Tennor完成第2次注资后,55岁的克林斯曼立即以Tennor顾问的身份进入了赫塔监事会。按照温德霍斯特的想法,赫塔也应该像伦敦或马德里的俱乐部那样,成为一家真正的“大城市俱乐部”,并在中期打进欧冠,而本赛季则是这个宏图伟略的第一步。

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普雷茨选择了此前一直在赫塔梯队任教而没有德甲执教经验的乔维奇,来接替执教4个多赛季后卸任的达尔道伊,被德国媒体看作是“试验”。乔维奇的执教从一开始就遭遇巨大阻力,赫塔尽管在德甲揭幕战客场2比2逼平了卫冕冠军拜仁,但随后遭遇3连败。直到9月国际比赛周之后,赫塔才以一波3连胜触底反弹。但10月国际比赛周之后,赫塔又陷入连续不胜的低潮。从第9轮主场2比3负于霍芬海姆开始,赫塔连输4场联赛,包括在柏林德比中客场0比1不敌升班马柏林联盟,其间只在德国杯第二轮通过互射点球险胜德乙保级队德累斯顿迪纳摩。与奥格斯堡一战,赫塔攻守两端都表现得一无是处,乔维奇看上去已无力回天。

《踢球者》杂志施特芬·罗尔在评论中指出,赫塔如今找来克林斯曼救火是为了避免重蹈2009/10赛季意外降级的覆辙。从教练类型上来看,克林斯曼与乔维奇截然不同。以这位德国国家队前队长和前主帅的名气与魅力,媒体的焦点自然会落在克林斯曼身上,从而达到为球队减压的效果。此外,随着克林斯曼走马上任,赫塔的权力平衡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温德霍斯特的影响力将逐渐显现。

加入监事会之际,克林斯曼曾表示会利用自己的经验和网络去帮助赫塔,但如今他不得不亲自出马。尽管从未以球员或教练身份效力过赫塔,克林斯曼一直与德国首都俱乐部有着密切关系,因为他的父亲是赫塔铁杆,而他多年来一直都是赫塔俱乐部会员。此外,他的儿子乔纳森还曾在其牵线搭桥之下,于2017到2019年间效力于赫塔。

1574855040043061683.jpg

克林斯曼此前在德甲唯一一次执教经历是2008/09赛季执教拜仁。

自2008/09赛季执教拜仁未满一年就下课之后,克林斯曼便暂别德甲。而自2016年11月离开美国国家队的帅位之后,他一直没有重新执掌帅印,或者参与俱乐部的管理工作。决定加入赫塔监事会之前,克林斯曼一度被老东家斯图加特列作董事会主席候选人之一。但双方初步接洽后,他就以斯图加特监事会办事没有应有的迫切感为由,主动宣布退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足球隽言

黄思隽的自媒体。与您一同读懂读透德国足球的今生前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