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伯:从弗拉门戈夺冠看教练风格的演变(上)

王勤伯11-28 19:2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本想通过解放者杯决赛写一篇证明加拉多不适合担任巴萨主帅,现在索性把思路扩展开来,谈谈今天足坛优秀欧洲教练和南美教练的差异。

(1)河床成功掺水

有关巴萨未来主帅候选人的说法很多,有些纯粹是媒体搞出来吸引眼球的东西。

加拉多成为候选,不算空穴来风,因为他执教河床5年内4次闯入解放者杯半决赛、3次闯入解放者杯决赛、2次捧杯,这种节奏堪比当年安切洛蒂的AC米兰、瓜迪奥拉的巴塞罗那在欧冠的表现。

marcelo_gallardo_refuerzos_river_proximo_mercado_de_pases_crop1574863365561.jpg_554688468.jpg

然而,一个南美教练的执教风格是否就适合巴萨,或者说从南美直接来到欧洲豪门,能否就立即取得成功(波切蒂诺在欧洲登堂入室是一步一步实现的),并不是带着好奇心就可以判断的事情。

首先需要考察的是河床这支球队的成功,加拉多的成就绝不能抹杀,但河床的成功却有着不少的水分。

解放者杯是一个艰难的赛事,在2018年之前,甚至10年时间没有重复过决赛球队!河床在2015年赢得解放者杯,2016年1/8决赛就被山谷独立淘汰,还算是正常现象。

但2016年巴拉圭人多明戈斯成为南足联主席以后,河床开始受到了明显的官方照顾。多明戈斯全家都是公开的河床球迷。

PhotoGridLite_1574435976347-1170x780.jpg

最大的嫌疑就是禁药的使用。2017年6月,阿根廷媒体集体爆出,河床有至少7名球员在解放者杯小组赛期间被查出禁药阳性。

按照这个规模,河床是应该被逐出赛事甚至禁赛多年的。然而,最终的南足联官方公布的结果出来,大家只能眨眼睛了。官方结论是只有2名球员阳性并被处以禁赛,这两人里面,一个是2016年底才在一线队首秀的小孩马丁内斯-夸尔塔(现在是主力),另一个是绝对可以替换的乌拉圭中场马雅达。

河床在关键时刻可以得到照顾已经成为一种常识,例如2018年半决赛他们绝杀格雷米奥的点球,包括2019半决赛首回合对博卡的点球,也引发了争议。

2018年和博卡的争议决赛也增加了禁药嫌疑。南足联的医生去给大巴遇袭中受伤的博卡球员检查身体,为了说服博卡同意出战河床,这位医生对博卡队医做了打针的手势,“你打点那啥让他们上吧,之后没事儿的。”

(2)踢法不具说服力

加拉多的河床是一支胜利的河床,但他们的踢法并不是非常有说服力。或者说,加拉多的思路和其他南美教练没有太大的区别,赌博性很强,并不追求对比赛本身的统治,也不追求在技战术水平上绝对高过对手。

河床在决赛对弗拉门戈使用的战术,依靠的是前70分钟本方球员比对方“身体更好”。

这种“身体更好”是如何实现的,暂且不去深究,表现在赛场上,这是事实。

基本上,弗拉门戈没有可能发挥自己的技术特点,河床球员不仅可以实现全场范围的高速逼抢,而且在双方同样条件的对脚对抗中,一定是河床球员更有力、更狠。

有一些镜头让人感觉,半年前还在欧洲豪门效力的菲利佩·路易斯、拉菲尼亚这两个弗拉门戈边后卫,简直就是弱不禁风的老骨头。

Filipe_Luis_Mao_Na_Cabeca_Flamengo_Inter_Maraca_Reuters_1280.jpg

同时,河床的进攻是橄榄球运动一样的高速冲刺。一旦断球获得反击机会,横向多名球员开始向前冲刺,所有的传球都指向对方后卫之间的空当,冲刺的球员就好像自杀飞机一样,只管往前,别的不考虑。

实际这种战术并没有反复奏效。弗拉门戈在身体对抗中严重落于下风,但对河床在冲刺中的传球路线判断和拦截始终不差,即使在0比1落后的情况下全队压上,也没有让河床找到太多反击机会。

河床的进球也不完全来自这样反击冲刺战术,反倒要感谢中场球员纳乔∙费尔南德斯在禁区前机敏的前插和巧妙的倒地传中,同时弗拉门戈两个后腰球员在拦截传中球的时候配合失误,这才让中路的博雷找到起脚机会。

在欧洲足坛,也有前60-70分钟疯抢猛冲争取领先的踢法,克洛普的多特蒙德和利物浦就经常这样踢,但条件一定是最后20-30分钟懂得控制皮球,消耗对手,所以你时常可以看到,比赛最后20-30分钟,克洛普球队的对手常常是认输状态,基本就是在等待比赛早点结束了。

加拉多也进行了一些换人,最令人费解的地方就在于,被消耗掉的球队是1比0领先的河床,不是0比1落后的弗拉门戈。最后20-30分钟弗拉门戈是越踢越自信,河床越踢越不自信,就连刚刚换上场的前锋普拉托也在前场出现失误被断球,然后被弗拉门戈扳平。

image.png

如果看过加拉多的河床在之前一系列比赛中的表现,可以发现同样的问题一直都存在。去年在伯纳乌的决赛加时阶段,河床是11人打9人,但博卡也差点扳平比分。今年对博卡的半决赛次回合在糖果盒,河床一味死守,博卡同样输给了自己的运气。

今天的欧洲豪门,无论是巴萨还是皇马,不仅要力争取得荣誉,还必须争取以稳定的表现赢得认可、提升俱乐部品牌价值。赌博性的技战术思路本身是和豪门的要求不合拍的,豪门需要的是你把俱乐部签下的这帮球星磨合成一支拥有绝对统治力的球队。

(3)加拉多无法在巴萨成功

热苏斯执教弗拉门戈以前,他的前任布拉加也是一个战功显赫的教练,曾在葡萄牙执教,也曾在2006年率领巴西国际赢得解放者杯和世俱杯冠军,还提拔了帕托这样的新秀。

布拉加受到的一个批评是他坚持南美教练通用的办法,一到解放者杯比赛之前就使用完整的替补阵容。弗拉门戈管理层也借此使坏,要求布拉加不轮换,布拉加受不了管理层的干涉,自己选择辞职走人。

弗拉门戈管理层的手段是否恶劣,这是另一个话题。但热苏斯一来,就带来了欧洲足坛的一个新概念:以赛代练。

热苏斯在解放者杯之前也轮换,但轮换幅度往往是2、3人,而且下半时还不忘让被轮换的球员上去踢几十分钟,保持状态,全替补出场的情况绝对不会发生。

下载 (11).jpg

为什么弗拉门戈以赛代练却没有造成问题呢?这就是“技战术自信”带来的好处。热苏斯的球队在技战术方面高于对手,而且高出很多,很容易就控制了场面,很容易就消耗了对手,这使得对手在心理上也失去了死拼的愿望。

加拉多在轮换方面也是布拉加等南美教练的传统路数,遇到解放者杯到来,联赛就使用混编阵容,遇到重要的解放者杯场次,联赛就使用替补+小孩的阵容。他的儿子小加拉多是个水平很差的边后卫,但因为这种轮换政策,获得了不少出场机会。

大轮换当然无法保证河床的联赛成绩,这几年河床都没有参加阿甲争冠,成为一支绝对的杯赛球队。或许这种做法在某一些欧洲豪门可以被接受,但在巴塞罗那是绝对不可能被接受的。

相关阅读:王勤伯:从弗拉门戈夺冠看教练风格的演变(下)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