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伯:从弗拉门戈夺冠看教练风格的演变(下)

王勤伯11-28 19:2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上文链接:王勤伯:从弗拉门戈夺冠看教练风格的演变(上)

(4)出口球员迷失者甚众

在当今足坛,豪门球队也不可能拥有整整23个明星球员组成的阵容。因此提拔小孩、把替补用到最好也是非常考验教练本事的环节。欧洲名帅里面,很多是提拔新人的高手。现在谁还记得巴塞罗那的昆卡?但在瓜迪奥拉执教时期,巴萨的昆卡还真就个好用的昆卡。

热苏斯执教弗拉门戈期间,迅速获得机会的是16岁进攻中场雷尼耶,而且他作为替补是实实在在地为球队提供了贡献。

热苏斯的另一个重要贡献是激活球员,把现有的球员用到最好。例如上赛季还在踢西乙的西班牙中后卫马里、此前在意甲并不成功的中场热尔松,在热苏斯手下都成为了相同位置南美大陆最出色的球员之一。

Flamengo-Celebrates-Winning-the-Copa-CONMEBOL-Libertadores-2019-Around-Rio-de-Janeiro-1574720815.jpg

加拉多手下其实有很多好牌,费雷拉和阿尔瓦雷斯都是刚刚代表阿根廷参加了U20世青赛的球员,但明显他们成长速度非常慢,最终加拉多依靠的仍然是前国脚恩佐∙佩雷斯、前安德莱赫特前锋苏亚雷斯等旅欧归来的球员。

解放者杯开赛前,曾有一个恩佐∙佩雷斯去找热苏斯拥抱的镜头,当年在本菲卡,正是热苏斯把恩佐∙佩雷斯的位置从中场边路改到中路,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

另一个让加拉多尴尬的是,近年加拉多提拔的河床球员被卖去国外以后,表现都很一般,勒沃库森的阿拉里奥这种“能用”的级别,就已是最高境界,还有很多迷失者,例如克拉内维特、德里乌斯。

或许正是因为河床称霸解放者杯的水分问题,就算是去年解放者杯的英雄河床10号“El Pity”马丁内斯也没有得到欧洲球队的热捧,他加盟的是美国大联盟亚特兰大联队。而且,由于亚特兰大联队刚好有个欧洲水货教练德波尔,此人认为“El Pity”防守能力太差,不太重用他,巴甲格雷米奥一度试图在赛季进行中签下马丁内斯。

(5)弗拉门戈靠“技术”取胜

那么,热苏斯的弗拉门戈是依靠什么赢下了比赛?

技术。

这个评语并不来自我,而是意大利DAZN电视台的解说员。“技术”这个词,也是近年意大利足坛谈得很多的关键词,“技术运动领袖”是谁?或许很多人都会感到震惊——阿莱格里。

71745.jpg

阿莱格里是个聪明人,甚至可以说是绝顶聪明。他否定自己的速度总是很快。早年在AC米兰否定皮尔洛,因为阿莱格里按照旧式的欧洲足球思维,认为后腰必须是个壮汉。

但阿莱格里省悟很快,执教尤文图斯第一个赛季,他重用皮尔洛获得成功,之后抛出了欧冠“技术决定论”,他认为球员的技术能力对欧冠胜利有着关键影响,因此对尤文引援的要求,阿莱格里只有一个字:技术。

那么多的技术球员同时出场,会不会影响球队的防守?这是很多传统思维的教练会很担心的问题。但阿莱格里的态度是,你把技术好的球员交给我,我来安排。

尤文图斯最近一次打进欧冠决赛(2016-17)的阵型,场上非门将位置10人里6人是进攻能力出色的球员,刚好把意大利足球6(7)防4(3)攻的比例对调过来,阿莱格里的足球曾被意大利媒体认为是一场革命。

阿莱格里当然也不是特立独行者,毋宁说他是意大利教练里领悟能力最快的人之一。在今天欧洲顶尖教练的足球理念里,关于防守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防守更多是一种体系,是技战术纪律的布置和贯彻问题,而进攻需要技巧和才华,没有技巧和才华就无法打破别人成型的体系。

相反,以斯科拉里为代表的南美教练,仍然停留在“防守任务交给防守球员”的思路里面,这就导致他们的球队喜欢在中场囤积工兵,需要加强防守的场次,就增加工兵人数。巴西足球在最近20年成了欧洲俱乐部的中场工兵制造工厂,和90年代以来斯科拉里为代表的保守足球大行其道有着直接关系。

过去很多巴西球迷也认为,如果巴西球员拥有欧洲足球的技战术意识,那么巴西足球将是战无不胜的。

斯科拉里足球就是这样一个古怪的混合体,在中后场教条地追求欧洲式技战术,前场则交给前锋自由发挥,反正巴西前锋拥有足够的天才。实际这种足球是老式的意大利足球,或者说是80年代的特拉帕托尼足球,2002世界杯依靠3R的天才表现捧杯,已经是绝唱。

这种思路当然应该被打进历史尘埃。斯科拉里从帕尔梅拉斯下课,或许已经是他的教练生涯最后一站,他被进攻足球双重击败:在解放者杯1/4半决赛,热爱进攻足球的雷纳托执教的格雷米奥客场2比1逆转帕尔梅拉斯;在联赛中,热苏斯的弗拉门戈3比1大胜帕尔梅拉斯。

49113086983_734a206525_b.jpg

今年的解放者杯决赛中,老将迭戈替补出场为弗拉门戈1比1扳平立下大功。迭戈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引发的巨大争议是他的防守能力不够。偏偏这场比赛是他在普拉托脚下断球,然后精准输送找到了左侧的布鲁诺∙恩里克。

这里涉及的就是今天优秀的欧洲教练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他们不再是80-90年代力量足球大行其道的时代技术细腻球员的消灭者,反倒是成为了保护者。

对于技术细腻的球员,今天欧洲足球对他们的防守要求,更多是细节化的、个人化的、可执行的、得到整体协助的“防守任务”,而不是纯粹的拼身体拼体力拼意志。

像阿莱格里一样意识到了强强对抗技术为王的教练在欧洲豪门里不是少数,他们的技战术设计把帮助技术球员发挥出自己的技术优势当作一个核心要务。

gabriel-barbosa_u9m3tig2b0yh1ic6dhxp7pukn.jpg

如果大家回看解放者杯决赛最后20分钟,可以发现的是两队在技术层面的巨大差异。河床的疯跑能力已经消失了,于是巴西人的技术优势变得格外明显,埃韦顿∙里贝罗、布鲁诺∙恩里克带球过人成功率极高。弗拉门戈的逆转也不能过分归结于运气,因为之前他们就错过了2、3次不错的机会。

这也是为什么河床在对方扳成1比1以后自信遭到巨大的打击,身体优势突然没了,而对手的技术优势太明显不过,原本牢固的中后卫皮诺拉突然变成纸糊的一样,长传过来,加比球直接就摆脱了。

实际1比1的局面下,河床在球场上的人员配置比弗拉门戈更好,他们的前中后人员结构基本平衡。而弗拉门戈当时已经只剩迭戈一个中场!热苏斯赶紧又换上皮里斯∙莫塔,正是担心河床还有反扑能力,但这个担心被证明是多余了。

(6)热苏斯震动巴西足坛

热苏斯在巴西足坛的成功,对于巴西足球震动非常大。可能这次震动带来的后果,是巴西人自己也无法想象的。

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朝积极的方向去看。

热苏斯的弗拉门戈其踢出了巴西人想要的足球——巴西人的技术在比赛中占据了上风,而且具备统治力和决定性。弗拉门戈有出色的战术纪律,但战术纪律的目的是帮助球员运用好技巧与才华。

Arao_Gabigol_Arrascaeta_Rene_Flamengo_Taca_Libertadores_Reuters_1280.jpg

这种“国民理想足球”在斯科拉里时代以来,已经越来越像是泡影,除了格雷米奥主帅雷纳托这样的另类,已经很少有巴西教练愿意去相信这是可能实现的。在巴西足球历史上,从来就不乏怀疑技术足球的“实用主义者”。

同时,在巴西足坛有一定认可度的“革新者”,像现任圣保罗主教练迪尼斯,也没有取得过真正意义的成就,因此尽管有球迷甚至球员捧他,但不具备说服力。

巴西媒体上关于热苏斯和弗拉门戈的讨论非常多。比较统一的结论是,虽然这种足球是巴西人理想的足球,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欧洲足球,因为它的节奏是欧洲的,站位和移动方式是欧洲的,对细节的关注或者说解决方案也是来自欧洲的。

过去20多年的巴西教练,很多人都会托关系跑去欧洲学习,但这种观摩1周的学习期往往非常皮毛,学习的效果往往只是用新概念来加固他们内心的陈旧内容。雷纳托曾经笑话过,“在巴西,懂球的人在沙滩上踢球,不懂球的去欧洲进修。”

现在热苏斯是把完整的、优秀的欧洲足球理念呈现到了巴西人面前。这种冲击可能和1957-1958年匈牙利人古特曼执教圣保罗产生的效果一致。

当时古特曼带来各种训练方法和技战术设计让巴西足坛大开眼界,在圣保罗得到观摩机会的菲奥拉立即把这些经验带去了巴西国家队,1958年首夺世界杯的那支巴西队。

古特曼也是帮助葡萄牙足球实现腾飞的人物,正是他带领本菲卡结束了皇马对欧冠的统治。

实际这就是足球,没有什么绝对的原生性,巴西人的足球是英国传来的,历史上他们和葡萄牙人、意大利人、荷兰人一样,都是匈牙利人的门生……

本是同根生,该学习,就应该谦虚点。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