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洋流】假鞋“缉毒犬”如何撑起十亿美元大产业?

董倡硕12-08 18:0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董倡硕

迈克·科蒂拉是个名副其实的sneakerhead(鞋头),他曾在2012年一次性买到了100双自己的珍贵藏品,用入账的5000美元给自己的妻子购买了一枚璀璨的订婚戒指。如今,45岁的科蒂拉已经成为了某家银行的副主席,手中拥有超过200双的球鞋收藏。“如果我把那些球鞋放到今年来卖,我真的可以多赚很多钱。”科蒂拉所言不假。

近年来,不只是国内,全球球鞋二级市场的价格迎来飞跃式的增长,而包括StockX、GOAT、Grailed、Nice和毒这样的球鞋服装转卖平台,成为了行业背后的推手。看着面前这样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场,谁都想进来奉上一杯羹。如此一来,低成本高收入的造假产品便层出不穷。鉴别流通产品真假,保障平台诚信,也就成为了这些转卖平台立足的基础,而供职的检验员就是这道关键工序的灵魂。

20191114_130457-1024x768.jpg

以骑士老板吉尔伯特参与创建的StockX为例,卖家们会将自己希望出手的产品以预期的价格上传平台,买家们则会选择自己心仪的球鞋下单。交易完成之后,卖家便会将手中的球鞋寄出到StockX的检测鉴别中心,通过检测之后,再转寄给买家,StockX会从中收取一定的费用作为酬劳,包括3%的总价抽成以及8%左右的交易手续费。

以在2016年上线的StockX的为例,这家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六个检测机构,分别位于底特律、新泽西、亚利桑那、亚特兰大、伦敦和荷兰。“为了鉴别货品的真假,我们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与人力,保证寄到买家手中的都是绝对的正品和新品。” StockX首席执行官克雷格·舒瓦茨说道。那么,StockX的检验机构和流程又是怎样的呢?

authentication.jpg

进入StockX位于底特律的鉴别总部,你会看见一个接近2000平方米的仓库,其中堆满了各式各样等待检验的鞋盒。这些鞋盒会根据品牌的不同,分发到各位检验员手中。这些检验员每人都拥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站立工位,工位上摆着一台电脑和其他需要用到的工具。一旦球鞋通过检验,便会被送到仓库的另一端,打上掉包扣并重新包装,寄送给买家。

根据StockX的说法,这些检验员每天都要细心检查成百上千双球鞋的真伪,正是他们的工作保障了StockX一年超过10亿美元的巨额收入。在底特律的检测机构里,每天都有大约20名检测员待岗工作。全球范围内,共有超过100位鉴定师为StockX提供球鞋鉴定服务,占据总员工数的十分之一。在成为注册鉴定师之前,他们每个人都要接受90天的岗位培训,而想要成为一位资深的鉴定师,则需要长达2年的工作经验。与医院纪录不同的病例、法院纪录不同的案例一样,这些鉴定师也会将不同的造假工艺与手法一一纪录成册,丰富案例,以辅助自己做出更好的判断。

636664682429480012-stockX-070318-kpm-154.jpg

31岁的卡梅隆·兰波蒂已经在StockX工作两年,如今已经成为了资深鉴定师负责质量监控工作。根据他的估计,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已经检测了超过二十万双球鞋。在采访时,兰波蒂展示了一双正品Jordan 1 Retro High Off-White Chicago和假货之间的不同,并讲解了一位鉴定师的鉴定流程。

“有些鉴定师能从鞋盒上就一眼看出真假,”兰波蒂说道。从鞋盒的颜色、Logo细节到产品数据表上字母的间隔和商标贴纸的编号,鉴定师们需要仔细观察很多细节。鞋盒过关之后,鉴定师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球鞋防尘纸材质以及图案的印刷。最后,他们还需要仔细观察球鞋的材质、中底的走线以及球鞋的鞋标,来做出最后的判断。

“包括鞋盒、防尘纸、胶水甚至球鞋和鞋盒的味道,”兰波蒂说道:“我们基本上要基于一双球鞋30到40处的细节,来判定真假。”

1510597025518-sniff.jpeg

众所周知,由于大部分的球鞋都是在中国制造,很多企业都拥有不同球鞋的制造方法和模具,所以这里也成为了假鞋制造的重灾区。根据相关行业从业者透露,有时候同一型号的真假鞋款,甚至都是在同一个车间产出的。

为了保证整个鉴定过程严丝合缝,StockX会给每一双球鞋生成一个特定的二维码,从交易到鉴别到收获,追踪每一个产品的交易流程,以避免不法之徒对球鞋上的StockX专属掉包扣或者贴纸进行造假。

鉴定过程中,鉴定师往往需要标记出三处可疑细节,才能将一双球鞋列为潜在造假产品。他们会先拍照将其记录在案,随后送到质量管控中心进行深度检测。由于无法判断卖家是否对送检鞋款的真伪知情,StockX会在第一次发现造假产品后警告卖家,在第二次发现后才会做出响应的处罚。

SadelleMoore-StockX-authenticatingshoes-04_i.jpg

另外,假鞋出现的数量根据时间节点也有所不同。例如在Travis Scott的反钩AJ1刚刚上市的时候,StockX的鉴别站会收到大量的假货,而在平时,有时候一天都很难发现一双问题鞋款。与此同时,在遇“Nike Mag回到未来”这种价值超过2万美元的天价球鞋时,StockX都会邀请多位资历更深的高级鉴别师进行多次鉴定。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经过StockX的鉴定之后,有99.9%的交易都顺利进行。得益于在假货甄别方面的努力,送检鞋款的报假率已经从前几年的15%下降到了2%。和GOAT等转卖平台一样,得益于出色的鉴别团队进行支撑,StockX在今年早期获得了多达1亿1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公司总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而GOAT则得到了2亿美元的“风投充值”。

B3-CL860_COPYOF_574V_20181126121305.jpg

不可否认,只要人们还要穿鞋,造假产业就将一直存在。有些人希望用低廉的价格购买仿造品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更多地人则渴望用符合其真实价值的价格,购买到自己心仪的正品球鞋。或许这些球鞋转卖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对球鞋价格虚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他们所提供的球鞋鉴定服务,已经成为了这个市场里的刚需。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董倡硕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