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当上球队主席!卡塞利家族的“大器早成”

任雨萌12-08 20:08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24岁,对于许多中国球员来说,是一个头疼的年龄:不再享受U23政策保护的他们,前路开始变得迷茫。而在亚欧大陆另一端的伊比利亚半岛,12月2日,西乙B布尔戈斯俱乐部正在为一名23岁364天的阿根廷小伙子举杯,庆祝他的年少有成。佛朗哥·卡塞利不是俱乐部的球员,也不是教练,他刚刚顶替了赫苏斯·马丁内斯,从球队CEO晋升为球队主席。

1575806440396015350.jpg

刚满24岁的佛朗哥·卡塞利

这项任命打破了西班牙足球的历史纪录,佛朗哥·卡塞利成为西班牙足球史上最年轻的俱乐部主席。放眼整个欧洲,五大联赛最年轻主席张康阳在2018年10月出任国际米兰主席时,也仅有26岁。前巴恩斯利和尼斯主席戈蒂耶·加奈,在30岁时入主巴恩斯利,也已是一位比较著名的青年主席。比张康阳小4岁的佛朗哥·卡塞利走马上任,再一次刷新了人们对“少东家”的认知。

1575806447146063633.jpg

佛朗哥·卡塞利

佛朗哥·卡塞利在股东大会上感谢了股东们给予他的信任,并向股东和媒体介绍了孕育中的俱乐部体育城项目,这座占地12万平方米的设施将建在布尔戈斯市的科尔特斯区,并以球队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华尼托”命名。佛朗哥的弟弟布鲁诺·卡塞利也成功成为布尔戈斯董事会的一员。

没错,皇马“华尼托精神”中的华尼托,正是布尔戈斯的名宿。1973年,19岁的华尼托遭遇了一次重大伤病,被马竞租借到了当时身处西乙的布尔戈斯。在布尔戈斯,华尼托逐渐找回了状态,他被布尔戈斯买断并为其效力了三年,后来转会皇马写下另一段故事。除了华尼托之外,前山东鲁能外援、阿根廷中场皮斯库里奇目前也正为布尔戈斯效力。

1575806464312091026.jpg

效力布尔戈斯时期的华尼托

卡塞利兄弟的年少有为震惊足坛,但如果你想从他们身上听到什么白手起家的鸡汤故事的话,那你可能要失望了。佛朗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卡塞利家族今夏花费了约280万欧元,掌握了布尔戈斯87.57%的股权。卡塞利家族是阿根廷的著名家族,其影响涉及政治、宗教、商业等领域,如果非要找到佛朗哥成功的原因,也很简单:老一辈权力和金钱早就帮他铺平了道路。

1575806545597043225.jpg

安东尼奥·卡塞利入主布尔戈斯

佛朗哥·卡塞利的父亲名叫安东尼奥·卡塞利。有趣的是,安东尼奥同样是年少成名的典范。2001年,年仅32岁的安东尼奥就出任了阿根廷驻马耳他骑士团(没有实际领土、仅有两栋拥有治外法权建筑的微型国家)大使,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大使。在安东尼奥的游说之下,马耳他骑士团多次向阿根廷提供捐款和援助,2006年圣诞节,马耳他骑士团向阿根廷各地的医院捐赠了180万美元的常用药品。

1575806577581009726.jpg

安东尼奥的河床生涯

2005年,安东尼奥涉水足球,成为河床队会员名单中的一员。2006年,安东尼奥与时任河床主席何塞·玛利亚·阿吉拉尔发生激烈争执,愤而辞职,因为安东尼奥坚决反对球队要贱卖伊瓜因、卡里佐等16名年轻球员的转会操作。伊瓜因们登陆欧陆后的表现似乎证实了安东尼奥才是做出正确选择的人,阿吉拉尔也灰头土脸地离开球队,给河床留下了1.9亿比索的债务,并在2018年精神病发作入院。此后安东尼奥曾三次(2009、2013、2017)参选河床主席,但都没有当选。今夏安东尼奥投资西乙B布尔戈斯俱乐部,成为最近数月的球队最大股东。虽然才51岁,正是政商领域的黄金年龄,但在足球圈子里已翻江倒海14年,将这支名不见经传的小球会交给儿子练级,又赚足了“西班牙足球最年轻主席”的噱头,安东尼奥何乐不为?

如果你觉得,安东尼奥少年闯江湖的故事足够荡气回肠,那你又要失望了,年轻的安东尼奥同样并非通过自己的双手创立基业,是的,佛朗哥·卡塞利其实是“富三代”——安东尼奥的父亲,佛朗哥的祖父,埃斯特万·卡塞利,更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富不过三代”这句谚语,放在卡塞利家族身上显然不适用。

1575806707380018345.jpg

埃斯特万·卡塞利

埃斯特万的父亲是否阔绰已不得而知,但埃斯特万的头脑在他青年时代就展露锋芒。1974年,32岁的埃斯特万已经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总裁,在这一时期他就已开始向政界渗透,与时任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长维克托里奥·卡拉布罗有所往来。1989年,埃斯特万已爬到阿根廷国家钢铁公司“SOMISA”董事的位置。

1575806616356089520.jpg

阿根廷国家钢铁公司“SOMISA”

如果佛朗哥和安东尼奥的成功秘诀是精明而果断的投资,那么埃斯特万则是富贵险中求,他游走于黑白两道之间,从中疯狂地谋求利益。1990年,钢铁公司被改造为私有制后,埃斯特万正式涉足政界,1995年他成为了阿根廷梅内姆总统府的副部长。1997年,阿根廷政治周刊《Noticias》摄影师何塞·路易斯·卡贝扎斯因为调查拍摄阿根廷黑商阿尔弗雷多·亚伯兰被谋杀,而亚伯兰被认为与埃斯特万和梅内姆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埃斯特万也曾被指控在阿根廷、克罗地亚和厄瓜多尔之间进行非法黄金、武器贸易。

1575806646624007441.jpg

卡贝扎斯(右)与他拍到的亚伯兰照片

埃斯特万的外号是“Cacho·卡塞利”,“Cacho”意为“传统主义者”,他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合法化,还参与保护了反犹太人犯罪者网络,这一网络在1994年攻击了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以色列-阿根廷互助协会,造成18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1997年,埃斯特万被任命为阿根廷驻梵蒂冈大使,他借此职务巩固了自己与红衣主教的关系,在天主教界握有大权。他让罗马天主教教宗约翰·保罗二世授予他“教皇侍从”称号,全世界的非天主教徒中只有80人能够获此称誉。没错,虽然能在宗教领域呼风唤雨,但埃斯特万却不是一名天主教徒,在阿根廷宗教等级中甚至排不上号,不过阿根廷希望寻求梵蒂冈教会方面的支持时,照样会请求埃斯特万帮忙打点关系。人们在暗地里称他是“上帝的亲信”,即使上帝不能帮他打理好一切,教皇也会。坐拥如此权力,让自己的儿子去做宗教国家的大使,对埃斯特万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2008年埃斯特万当选意大利南美选区的参议员,在任期间他对时任意大利总理给予了很多支持,和其构建了良好的关系。而这名意大利总理,正是被人称作“危险人物”的AC米兰主席贝卢斯科尼。

1575806770254058571.jpg

埃斯特万·卡塞利和贝卢斯科尼

讽刺的是,2018年埃斯特万接受了被害摄影师卡贝扎斯所属媒体《Noticias》的采访。谈及为政府效力时,他说:“教会有7000座教堂,每座教堂一天做3次弥撒,这相当于一天有21000次集会。而政府似乎对教会的力量不以为然——他们应该小心,因为教会可能会左右您的选举,也可能让您丢掉饭碗。”这句话可以说是埃斯特万整个政治生涯的总结。

1575806801816083562.jpg

埃斯特万·卡塞利

从老埃斯特万,到安东尼奥,再到小佛朗哥,24岁当选球队主席的事迹反而显得有点“一代不如一代”。但有着家族的支持,风华正茂的佛朗哥·卡塞利能带着这支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走到多远,布尔戈斯的未来值得人们去关注。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