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文摘】莫斯科的药性傲慢

王勤伯12-11 10:43 体坛+原创

译者按:

在昨天撰写长文详细解析俄罗斯禁赛事件以后,我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同样的数据造假事件发生在10年前,俄罗斯会不会受到禁赛4年的严惩?

我的判断是不会。

因为10年以前,WADA只有10岁,甚至连全球同步数据库都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当时的世界体育,可谓大网还在天上,“行踪信息申报”系统的建立遭到了不同方面的阻力。

最近的5年,则是各自制度越来越完善、大网在身上越收越紧的阶段。

可以看到,世界范围内动辄就有人被处以4年停赛(昨天的文章里,我曾觉得女排前国手杨方旭被量刑过重,纯粹个人观点,并无批评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意思),也是近年WADA加大统一全球打击力度以后的新尺度。

事实上,无论靠赛事挣钱的职业运动员、自己养活自己的业余运动员还是吃体制饭的专业运动员,都能够体会到近年世界体育大家庭的改变。一个知名网球运动员一年被检查20次以上,是家常便饭。

image.jpg

由于规则的统一化,还有人才跨国流动的频繁,世界体育越来越像一个命运共同体,统一尺度和规范突然拥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

越是统一尺度和规范,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决定涉及法理范畴,破坏规则、谁破坏规则、如何处罚,越发变成照章办事的行为。越是体育人才辈出的体育强国,就面临越多的检查,没有人可以拿本国国情做挡箭牌。越配合,就越安宁。

俄罗斯体育有其不幸,俄罗斯运动员的遭遇也不可能不引发同情。然而,他们的不幸来源,恰恰是体育决策者没有意识到世界体育的改变,在这个已经改变的世界里,拒绝参与共同行动、破坏共同体利益的单个组织行为只能换来被排斥在外。

莫斯科实验室拥有足足3年时间来做到北京、东京、汉城、多哈、新德里、悉尼、华沙、安卡拉、罗马、巴黎、奥斯陆、斯德哥尔摩、伦敦、赫尔辛基、根特、科隆、布加勒斯特、雅典、哈瓦那、洛杉矶、里约热内卢、布隆方丹等全世界很多地方做到的标准。以俄罗斯的财力和人力,真的不难。是意愿阻止了他们去按照世界其他地方一样的标准去做。

今天读到《共和报》这位荣誉满身的老记者文章,其中一些观点我觉得有一定价值。她明确指出,俄罗斯不是世界之恶,但俄罗斯有关方面必须认识到游戏规则,意识到体育世界的改变。


莫斯科的药性傲慢

/埃马努埃拉·奥迪西奥  

(意大利著名体育记者,1953年出生于罗马,现供职《共和报》,采访过多届奥运会、世界杯、田径世锦赛。因其出色的报道赢得过“布雷拉奖”等多项荣誉。)

noticia-1550273951-emanuela-audisio.jpg

这不是政变,而是合乎逻辑的结果:如果您作弊,且不反悔,并且带着比以前更多的傲慢和大胆一意孤行,您只能看到自己被驱逐。

俄罗斯有21天的上诉时间,但没有人相信它将得到不一样的判决。

禁赛的背景是什么?俄罗斯人不想承认世界已经改变,体育需要信誉,格外需要清洁。否则,体育将在娱乐市场失去自己的位置。

拒绝俄罗斯不是伪善的西方。他们不是普京的死敌——即使丑闻的深喉(罗申科夫,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前首席官员)在美国获得了政治庇护——WADA执委们全票通过的决定。

现年42岁的执委会副主席琳达·赫勒兰德是一位保守派的挪威政客,她抱怨说:“我们不得不发出更强烈的信号,我担心取消资格是不够的,我原本期待的是无法被淡化的制裁”。

这位女士写了一本书《清洁的运动,肮脏的赛事》,她说在她自己的国家被涉及俄罗斯利益的公司监视。 “去年六月,挪威特勤局特工向我透露了这一消息。”

75e69df5-8af6-4497-a223-666305bb5d0c-AFP_AFP_1MX1TG.jpeg

俄罗斯在体育领域的竞争力一直强大:自1994年冬季奥运会以来,它一直位居前5名(2010年温哥华除外,它排名第11位),从1996年至今的每届夏季奥运会,它每届至少赢得了19金牌(2000年最高纪录32枚)。

国际奥委会一直非常谨慎小心,不会因为怀疑和流言蜚语而排斥任何人,它需要证据。巴赫主席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前夕阅读了加拿大律师麦克拉伦的报告(初稿),该报告记录了俄罗斯的罪恶和违规行为,巴赫选择了温和的路线,将决定权交给单项体育协会。

然而,几个月后,根据更多的材料(即《麦克拉伦报告》完整版),国际奥委会设立了两个委员会:其中一个由瑞士联邦前总统施密德主持,负责调查俄罗斯门。 

2017125日,施密德交付了报告,巴赫必须承认确实是系统性的作弊:俄罗斯的体育官员和协会参与其中。禁药作弊是“国家行为”,但俄罗斯最高领导人普京“与此事无关”。

1576031873649003126.jpeg

WADA主席克雷格·雷迪

国际奥委会暂停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资格,允许自证清白的运动员以“俄罗斯奥林匹克运动员”的身份参加平昌2018年奥运会。

奥运会结束后三天,国际奥委会取消了资格暂停。

2018年下半年)WADA还恢复了莫斯科的反兴奋剂实验室资格,敦促其遵守法规。

这是宽恕,伸出一只手:请好好表现,避免再次犯错。

一切都没用。

现在,WADA让所有人摆脱尴尬,直接斩首俄罗斯体育。受影响最大的运动员,他们需要为获得参赛资格自证清白。

可惜的是,普京不明白把体育视作展示国家力量的外交手段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特别是如果体育本身受到了污染。

俄罗斯不是世界之恶,禁药也拥有其他国籍,但如果你不改变体系,只会高喊阴谋,手中又是假牌,你当然是输了。最好换别的项目玩去。

1575984398_239094_noticia_normal.jpg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