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RUSADA,千万别和CHINADA捆绑在一起

王勤伯12-21 11:0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决定对俄罗斯体育禁赛4年,近日,俄罗斯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

有很多中国读者不明白WADA为什么对俄罗斯那么愤怒,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他们并不知道WADA过去3年一直在帮助俄罗斯,因为只有俄罗斯拥有和其他国家一样的反兴奋剂自查机制,才能够被接纳回世界体育大家庭。

过去3年内世界体育帮助俄罗斯体育的方式多种多样,体现在单项体育协会层面,主要的办法是单独为俄罗斯运动员提供药检。

例如世界赛艇联合会主席、法国人罗兰说,该协会帮助俄罗斯运动员参赛的方法很简单:俄罗斯赛艇协会掏钱负责药检和旅行费用,世界赛艇联合会请专家去给俄罗斯运动员进行赛外药检,达到和其他国家参赛运动员一样的频率和质量,这样俄罗斯运动员就可以取得参赛资格。

但这种方式的问题在于:始终需要俄罗斯人掏钱承担跨国药检的较多费用。

118207-untitled-design-9.jpg

WADA则致力于帮助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RUSADA进行重建,在过去4年中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无奈付诸东流。

以下是其中一些可以说明问题的内容:

2016年开始,WADA指定英国反兴奋剂中心UKAD援助RUSADA

UKAD2016年展开工作时,发现庞大的俄罗斯经过培训合格的药检官(DCO)只有不到30人。UKAD展开培训后发现语言沟通又成问题,再申请援助,最后从芬兰反兴奋剂机构请到一名会俄语的DCO帮助培训。

这样,2017年俄罗斯新增了26位药检官(DCO),也就是说1年内就让该国DCO数量增长了一倍,稍微能更好地覆盖该国庞大的领土。

(想想,经过培训的药检官只有这个数量,俄罗斯运动员有可能要求他们带去的DCA(药检助手)、BCA(血检助手)达到较高资质标准吗?)

TUE(治疗用药豁免)问题上,RUSADA相关人员同样缺乏专业性,尤其是对申请程序环节的了解,需要得到UKAD的辅导。TUE的申请,运动员自己了解程序也格外重要,这方面RUSADA的工作严重缺乏。

很多中国人误以为TUE是由WADA主动发放的护身符,却不了解TUE是运动员生病以后自己去找本国反兴奋剂中心或者国际单项体育协会申请的。

merlin_134295239_5b853365-93aa-4dee-9abe-1151ce6ec722-articleLarge.jpg

俄罗斯运动员为什么较少找本国RUSADA申请TUE,需要问问RUSADA自己。在UKAD来援助辅导以后,俄罗斯运动员找RUSADA递交申请TUE的数量,从2016年的18个激增到2017年的40个。

仅仅从药检官的数量问题就可以看到,RUSADA本身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WADA的援助是为了让RUSADA达到和其他主要体育国家的反兴奋剂中心一样的水平,WADA在意的是俄罗斯是否拥有的自查能力。很可惜,2018年的数据造假事件说明了RUSADA仍然不务正业。

近期有运动员发帖展示了中国反兴奋剂中心CHINADA人员的专业性,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自己的反兴奋剂工作得到了较高的国际认可。CHINADA是按照WADA各种规定的最高标准来要求自己的,CHINADA的水平比RUSADA不知道高到那里去。把中俄在这个问题上捆绑一处,本身是对CHINADA工作的不尊重。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