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爱平:徐根宝都曾成为全民公敌 国足还敢用土帅?

葛爱平12-23 14:43

体坛周报评论员葛爱平述评

我清楚地记得参加的最后一届东亚四强赛,那是在2005年,韩国大邱。

中国队在3场比赛中,2比2平日本,1比1平韩国,1比0胜朝鲜,以1胜2平的不败战绩,夺得东亚四强赛冠军。

这两个平局可不一般。对日本队是先进2球,后被扳平;对韩国队也是先进的球。

20171124122445_f9d37d77c41a7552f6dde7ff75dfe33b_3.jpeg

那时的日韩队,虽然没有倾巢出动参加世界杯的全部主力,但也绝不是二线队伍。组队才几个月的中国队,出战前只是在香河基地训练了一个多月,便在比赛中打出了不一般的水平,对日韩队能先进球,对朝鲜队虽然1球小胜,但是却全场牢牢控制住局面。

韩国队排名垫底,只有守门员获单项奖,名将李云在上台领奖后孤独离场的身影,至今仍然留在我的印像中。

那一届中国队的主教练是朱广沪。他在2004年刚率领被投资方严重拖欠工资的深圳队夺得联赛冠军,并且以联赛中对洋帅执教的对手几乎全胜的成绩,获得媒体赠予“朱克洋”的雅号。

那时的朱广沪,以土帅身份从联赛冠军打到东亚四强赛冠军,真的是风光无限,众望所归,放眼四下,几乎找不到能与其匹敌者,人们打心眼里认为,他就是国足当之无愧的主教练。

再往前15年,中国队的主教练是徐根宝,他是足协在昆明举行的由众多教练民主投票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当选的,还第一次身兼国家队和国奥队的“双首长”。徐根宝在担任国奥队和国二队主教练时,打出抢逼围,就像一阵狂飙,吹动了当时千篇一律的站着踢球的方式,同样风光无限,众望所归。

由此再往前推3年,徐根宝的前任高丰文。他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让中国队凭着自己的实力打进奥运会决赛圈,深受球迷爱戴。那个时候,对于高丰文担任国家队主教练一职,没有人提出异意。高丰文同样风光无限,众望所归。

但是,无论是朱广沪、徐根宝还是高丰文,最后都成了被声讨的“全民公敌”。朱广沪的中国队在亚洲杯决赛小组赛上首次没能出线,当即便被拿下,只是未想到的是亚洲杯小组不出线,之后竟成中国队的常态;

徐根宝虽然横下一条心,最后仍然没能打进奥运会决赛圈,但离奥运会决赛圈,只差最后一步。输球后,为躲避骚扰,徐根宝把自己藏在上海锦江饭店达数周,他的双首长,甚至包括民选的主教练一职,也被不打招呼地剥夺。只是没想到的是,之后的中国国奥队除北京奥运会借东道主之利“偶”进外,再也没有进入过奥运会决赛圈;

高丰文的国足打进世界杯决赛圈的努力,好歹也是输在最后的3分钟,差一点登上飞往意大利世界杯的飞机。令人难堪的是,之后几十年,除米卢外,高丰文距世界杯,还是国足的所有继任者可望而不可及的最近距离!但3分钟的失败,令高丰文成为当时口诛笔伐的对象。

中国足球的历史,不仅是一次次攀登跌落的历史,也是一个个有志者从众望所归,到全民公敌的历史。

目前的中国足球队又面临世界杯小组赛的重要时刻,当然还是指打进亚洲区12强,里皮受不了煎熬,放弃了挣大钱的机会,甩手离去。据说中国足协已经定下了本土教练上任的原则,并有二李一王3位人选,二李是李霄鹏,李铁,一王是王宝山。

足协心宜此三人,自然是因为他们在联赛中有不错的表现,可以上任国家队主帅之位。

对此三人能力水平够不够这个位置我不作深究,只想问一下,比较之前的三位前辈,他们在外战和内战的能力、成绩和声望如何?

不得不承认,二李一王距离他们的前辈还有相当长的距离,足协仓促让他们其中之一领衔,带队面对比过去更大等级差的比赛,有过沙盘推演吗?有多少成算?足协管理者作出这一决断,是有详细探究之经过,还是广泛征求意见之结果?

历史不仅是一面镜子,也是一个定式,因为已经为后来者给出了过程和答案,只要将数据填进去进行演算,或者直接套用,就可以得出大致差不多的结论。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有些历史是不能重演的。就像一个人,跌过一跤吃了亏,就得聪明一点,离这里远一点,或者想出一个可以不跌跤的办法。反复在同一个地方,以同一个方式跌跤,那就不仅仅是忘性大的问题了。

中国队打进12强已经是只剩一条细细的钢丝路,稍有不慎便跌入深渊。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是,不要说打进世界杯,只要打入12强,也可让中国足球喘一口气,再经历一阵关注和兴盛。在这重要的关口,任何决策更应当慎之再慎,绝不可当儿戏。

能不能进12强不知道,至少要让人们留住希望吧。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