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操队2020先争满额参赛 东奥能否触底反弹?

宫珂01-02 17:31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宫珂

四年前的里约奥运会惨淡收官,奥运前哨战斯图加特赛世锦赛再遇零金尴尬,中国体操队在迈入新年时的压力恐怕只多不少。进入2020年,中国体操队最重要的任务仍是在东京奥运会尽量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但在此之前,队伍还需在上半年拿满奥运入场券并整合出一支具有稳定争金点的“4+2”阵容。

5d9e0209f3e8cce95723a237.jpg

与往届奥运会参赛名额由奥运年前一届世锦赛成绩“一锤定音”所不同的是,东京奥运会前,各国仍需在世界杯分站赛甚至各大洲洲际锦标赛上为奥运名额战至最后一刻。对于中国体操队来说,也不例外。中国体操队虽然早在2018年就轻松拿到了男女两项团体资格,但还需争取男女各2两个单项选手参赛资格。

在2019年四站单项世界杯过后,刘洋和范忆琳分别在男子吊环和女子高低杠单项积分榜上名列前茅,共计拿到三站冠军的刘洋还拿到了满额积分,范忆琳也和队友吕嘉琦组成了高低杠“双保险”。虽然刘洋的身后仍有里约奥运冠军佩特鲁尼亚斯这样的劲敌,高低杠也需谨防俄罗斯名将斯皮里多诺娃的后程发力,但刘洋和范忆琳依旧掌握着进军东京的主动权,前提是他们仍需在二月底到三月的墨尔本、巴库和多哈三站单项世界杯中尽量“刷”出高质量成套与高得分。

5d9fd3f8f3e8fd62ebf6c6ec.jpg

由单项世界杯决出的奥运资格渐有眉目,但决定着“+2”另一席位的全能世界杯之争才刚刚打响。根据规则,在三月到四月密尔沃基、斯图加特、伯明翰和东京四站全能世界杯积分前三的国家可各自再获得一个单项选手奥运名额。如果中国体操队未能在全能世界杯系列赛拿到这一名额,仍在亚锦赛全能决赛中有最后一次机会。但为了给东京奥运留下充足的备战时间,以往惯于在全能世界杯锻炼小队员的中国体操队或许也将提前派出主力阵容力争奥运入场券。此外,对女队来说,2020年恰逢欧钰珊、管辰晨、韦筱圆等潜力新星转入成年组的年份,世界杯赛场也有望成为这些小花们东京奥运前的“测试赛”,并决定着她们能否“空降”东京。

东京奥运会竞技体操比赛则将于7月24日至8月4日进行。有了斯图加特世锦赛男队资格赛“翻车”的前车之鉴,中国队更需在资格赛时就需全力以赴。毕竟在D分、E分的评分赛制以及各单项竞争日趋多极化的形势下,夺金“种子选手”资格赛的稍有闪失都有可能无缘决赛。

以本周期世锦赛战绩为参考,中国男队在团体和全能两项仍会和俄罗斯持续缠斗,单项上则拥有双杠和吊环两个夺金点。冬训期间正在提升难度的肖若腾将在全能比赛中再次叫板达拉洛扬和纳戈尔内,吸取世锦赛教训的邹敬园则将瞄准双杠这一金。极有可能再次派出青年军的中国女队则需要力争重返团体赛领奖台,个人全能、高低杠和平衡木三项则有望成为夺牌点。不过,在拜尔斯不断提升难度的前提下,女队小花若想像过去多届大赛一样抢得一枚平衡木金牌几乎成为可遇而不可求之事,而高低杠项目上也有比利时名将德瓦尔这座难以逾越的大山。对于中国女队来说,比起争金,东京奥运首要任务还是比出应有水准,稳定发挥之下,无论是奖牌还是金牌的到来才是水到渠成。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宫珂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