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中国足球2020第一锅和武球王发来的鸡血贺卡

杨帆01-06 10:3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杨帆述评

一年365天,梅球王每一天都是梅球王。不过,在北京时间2020年1月5日,来自中国的武球王可以说不是梅球王,胜似梅球王。

timg.jpg

1月9日,中国国奥将在泰国开启U23亚洲杯的艰苦征程,武球王在合适的时间向国奥的后辈们发出了一张不是鸡血胜似鸡血的新年贺卡:每一个人的潜力可以有无穷大。不管生活有多么艰难,重要的是不自我设限,内心永远燃烧着对足球的火焰。始终保有向上的愿望,即使是巴萨也可能挡不住你。

发生在巴萨身上的二年级进球,对武球王个人和全村足球意义重大。攻击性、成长的愿景和对胜利的渴望和偏执,本是一个人血液里的东西,跟实力强弱无关,跟比赛结果无关。广州富力新帅范布隆克霍斯特一上任就说,我想要赢下每一场球,但他可不会说隔壁的恒大实力很强,跟他们踢0比1也是不错的结果。

范帅是带着火焰来的,而武球王到西甲是去取火种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干得相当不错。武球王还有一句话讲得很漂亮,“中国球员踢西乙不丢人,即使西班牙人降级也绝不离队。”他是真的去取火种的人。

timg (1).jpg

1992年,国家队历史上第一位外籍主教练施拉普纳开启了中方教练和外教的一场特殊的“比赛”。本质上,这是一场“自我抑制”和反抑制的文化冲突 。我们有几千年自我功能抑制的历史,大概从秦始皇修长城那会就开始了。长城、海禁封闭了中国人探索外部世界的视野,《四书五经》构筑了另一个无形的长城,抑制了探索潜意识等内在世界的视野、男性被科举考试圈养起来。唐太宗直言,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彀就是陷阱、圈套的意思,女性的缠足是用另一个圈套来实现生理心理功能的抑制,清朝的文字狱、留发不留头等都是。心灵世界被封闭在狭窄的意识里面之后,跟外界的信息和能量的交换被限制在很小的一个水平。

而过往28年的中国足球,土帅洋帅的循环更替就是历史记忆在球场上的重播。作为自我防御机制的一种,自我功能的抑制是适应外在治乱交替环境的应激反应。这种应激令人获得了某种利益或某些好处,比如保全了DNA的复制,但付出的代价是逐步适应为拒绝成长的巨婴——就是里皮讲的:害怕、没有斗志、欲望、胆量,不能把训练的东西踢出来、没有责任感和集体荣誉感……还记得施拉普纳的豹子精神不?为什么不是兔子、猴子或其他精神?28年前的施拉普纳跟里皮的说法有何区别?

职业体育界有一个“二年级墙“定理,对武球王如此,对在中国工作的外教也是如此。

一年级之所以好,是因为人对新环境的应激反应导致了超水平发挥,平常的极限是100%,但在一年级也许高过100%,这种超水平的“嗨”提高了对改革所带来的痛苦和不适的耐受,好比一个战士杀红了眼感觉不到腹部中弹后肠子流出来的痛苦。从信息和能量的流动性来看,新教练、新球员、新理念由外而内的进入,客观上使得球队的能量体流动起来从而变得更有活力。这一点,中外教练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外教的额外优势在于他们不会像中方教练那样跟随自我抑制的本能需求,外教会煽乎攻击性的火焰,尽量伸展球队的原始能量。

timg (2).jpg

这一点异质文化带来的额外优势,反映在中外教练的带队成绩上。从1992年起,不算米卢历史性打进世界杯,只说亚洲杯这项亚洲大赛,施拉普纳第3、米卢第4、阿里汉亚军、佩兰8强、里皮8强。中方教练只有戚务生一人带队进入8强,但4场球1胜3负,唯一一场胜利是小组赛3比0战胜叙利亚。1996年亚洲杯,那时打叙利亚还跟玩儿似的。

但既然是超常发挥,就不可能持续。随着时间的推移,水平会回落至正常的100%以下。而技战术改革所带来的冲突和痛苦与日俱增,战士感觉到了肠子流出来的痛楚,受不了,倒下了。我们经常听到球员和中方教练讲这样一句话,外教的理念和要求好是好,是代表了先进的足球思想和潮流,但我们的能力和素质达不到那个水平……

从信息和能量的角度,外教不可能改变传统上的封闭空间,以及内在原始能量的自我抑制。跟系统之外的能量和信息的交换远远不够,信息熵增不可避免,能量泡趋向于萎缩,最后就是大治到大乱,其实,大治不是真的大治。之后,就是中方教练接锅,再甩锅给外教,如此循环28年。

u=2303256218,1118420239&fm=11&gp=0.jpg

不管怎样,1月9日的U23亚锦赛又要开锅了。2020年第一锅,要求不高,锅里有对足球的火焰就行,像武球王那样。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杨帆

临时工足球俱乐部 主教练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