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武器在手 战斗的民族新一年无惧兴奋剂风波

郭宣01-08 17:05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郭宣

2020年的新年,对于普通俄罗斯的民众而言,与以前的新年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对俄罗斯实施了全方位的制裁——在军事上退出中导条约逼欧洲站队一起反对莫斯科、在经济上对莫斯科实施封锁、在体育上也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作出了禁赛莫斯科四年的决议,甚至美军无人机还在新年期间斩首了莫斯科亲密盟友——德黑兰——的一位高级将领,但是,苏联时代留下来的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仍然让每位俄罗斯民众仍然保持了大国民众的尊严:无论对手的进攻或压制手段多么疯狂,他们仍可以在双头鹰国徽的卫护下,平静地面对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因为,他们不仅拥有联合国安理会上的一票否决权,更拥有毁灭对手甚至是整个地球的能力。
于是,在冰天雪地的新年期间,战斗民族的民众们酒照样喝,歌照样唱,而俄罗斯的女运动员们则是该跳冰舞的跳冰舞,男运动员们则是该打冰球的打冰球。

360截图20200108164556646.png

1月4日,在捷克举行的世界青年冰球锦标赛半决赛中,俄罗斯队5:4战胜了瑞典队。赛后,瑞典队球员对俄罗斯队前锋亚历山大·哈瓦诺夫在比赛中的一些行为表示了极大的不满:为俄罗斯队进球之后,哈瓦诺夫不仅以胜利者的姿态从瑞典队的替补席前滑过,而且,这个过程之中,其还亲吻了自己球衣上的俄罗斯国徽!
“奏俄罗斯国歌时,加拿大人没有摘下头盔让俄罗斯人很不高兴。那么,从我们的替补席前滑过并示威性地亲吻国徽,就正常了?!”瑞典球员埃里克森在赛后接受《瑞典晚报》采访时不满地指出, “这是冰球,确实兴奋。但这毕竟是一种不礼貌!”
其实,哈实诺夫的这个行动,应当不是故意针对的瑞典人。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要禁赛俄罗斯人四年的大背景下,其更像是对俄罗斯兴奋剂风波鼓动者的嘲笑:战斗的民族向来是一个外部压力越大,其反弹力就越大的民族。所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越是要让俄罗斯的国家标志从国际赛场上消失,俄罗斯运动员的爱国热情反而更加高涨,以至于在世界性赛场上,俄罗斯的国旗、国徽、国歌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战斗民族运动员们张扬自我时狂热追捧的对象。
当然,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看,俄罗斯队球员亲吻国徽的行动并没有什么错,他错是错在不该在亲吻国徽时从瑞典替补席前滑过!就像是足球赛进球之后,进球者都是到自己的球迷区前庆祝,如果跑到对手球迷区前庆祝,相信迎接他的肯定是漫天飞舞的饮料瓶!

360截图20200108164922023.png

现在,东京奥运会上俄罗斯运动员将以中立球员身份出现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所以,战斗民族运动员们对俄罗斯国家标志的热情,应当仍会持续高涨:有过平昌冬奥会上的先例,俄罗斯上下绝对不会在意夏季奥运会上也出现一支中立的俄罗斯队,他们会将之视为一种需要克服的挑战——而不是一种耻辱——去应对。所以,现在,值得好奇的则是:即使是以中立身份参赛,在东京奥运会上,发散性思维的俄罗斯运动员们,也肯定会想出一个标志性的东西来张扬战斗民族的个性! 也许,那是一只战斗民族的吉祥物熊,也许那是一只俄罗斯国徽上的鹰,甚至也许那就是斯大林的一幅画像!当然,现在真没有必要费心去猜测,因为,只要东京出现中立的战斗民族运动员,那将注定发生。
可以说,在俄罗斯强大的战略核力量面前,西方列强所有的制裁和压制,都成为了挑战俄罗斯人底线的上眼药水式小游戏:拥有救世情结、勇于为了拯救世界而牺牲自己的俄罗斯人,只会把其当成刺激自己努力前行的动力!于是, 其对手在玩这种小游戏之际,也就更多了些自娱自乐、欺骗本国民众的成份。结果,就连美国媒体上,新年假期间都有了一个传说:当白宫工作人员挂掉普京总统电话后,会引来特朗普的怒喝——“那是一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毁灭美国的人!”其实,稍微熟悉国际政治的人都明白:且不说俄美元首之间有没有紧急情况下避免误判的直达“热线”,就算没有,俄美两国首脑之间的每一个电话,事先也会由双方重量级人物提前约定!白宫又有哪位工作人员,会挂掉一个提前约定好的总统电话?

korea5_700.jpg

当然,面对西方列强发起的任何小游戏,手握“王炸”——能够彻底消灭包括自己在内所有游戏者的俄罗斯人,在对手的小游戏并未触动其核心利益——甚至还有助于其民族向心力凝聚的情况下,并不会拒绝先按照对方的游戏规则玩下去:西方列强经济上的制裁,已经让新一代的俄罗斯人开始认真工作,俄罗斯的制造业已出现了恢复的生机;体育方面的禁赛,在让俄罗斯民众爱国意识普遍高涨之际,也让克里姆林宫将有限的体育资金,反而更多地投入了普通民众更喜欢的基础性体育设施的建设!毕竟,对竞技体育成绩更热衷的是官僚,而不是大多数的民众!四年看一次国家队在世界杯上爽或被爽一回重要,还是下班之后可以在门前的足球场上踢会球儿重要,这样简单的道理,再疯狂的球迷也是拎得清的!
所以,俄罗斯奥委会和俄罗斯体育部,已经使出了“拖”字决来应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攻击: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冗长的程序走完之后,再把官司打到欧洲委员会好了,反正俄罗斯人在那里至少是有发言权的,而且,俄罗斯人也提前为此做了准备——其在那里的代表并没有公开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着干呢;而且,欧洲委员会如果又打输了,那就把皮球踢给国际奥委会!反正,东道国日本是希望俄罗斯参赛的,而且,国际奥委会下属的数个单项体育联合会的领导及主要赞助者,也是俄罗斯人!国际奥委会再公正无私,那也不能和奥运东道主和钱过不去吧!所以,能拖就拖,拖到东京奥运会开始再说,大不了像里约奥运会一样,俄罗斯田径运动员被全体禁赛,或是像平昌冬奥会一样,俄罗斯运动员用中立身份参赛!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俄罗斯还能再失去什么?

inx960x640 (1).jpg

不过,尽管俄罗斯已做好最坏的打算,但里约奥运会和平昌奥运会曾有过的处罚,当然还是最好不要发生。所以,莫斯科在以拖为主的同时,也并不反对战斗民族的运动员们——尤其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的田径运动员,以个人的形式,在世界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1月7日,俄罗斯4位著名的田径运动员——女子跳高世界冠军拉西茨克涅、男子110米栏名将舒本科夫、女子撑杆跳新女皇西德罗娃、男子链球名将利特维诺夫——在国际社交媒体上,建立了一个名为“俄罗斯田径协会运动员委员会”的主页,并宣布:“尊敬的俄罗斯田径运动员们,俄罗斯田协运动员委员会建立此主页,目的就在于和你们保持直接的联系。你们可以将自己所有的疑问、建议以及所遇到的问题 ,发到这里。我们将对之做出反应并在我们委员会的能力范围之内给予解决。此处,还将公布本委员会为改变俄罗斯田径外部环境所采取的每个步骤!”

显然,俄罗斯奥委会对于俄罗斯田径队参加东京奥运会已经不报什么希望,那就让拉西茨克涅等名将折腾吧,万一能以中立身份参赛,多一个总比没有强吧?!

inx960x640.jpg

然而,奥运会都曾因政治的最高形式——战争——而中断,体育在政治面前的无力,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所以,在俄美因中东炮火连天问题持续角力的大背景下,拉西茨克涅等人的声音,较之苏莱曼尼将军遇刺所引起的国际性热议,实在是显得太过于微弱了。
但是,该做的事情还要去做,毕竟,拉西茨克涅的愤怒,虽不能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做出任何改变,但却可以激发俄罗斯普通民众更多的爱国热情。
俄罗斯人参加东京奥运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俄罗斯民众拥有更多的爱国热情?!还不是为了释放年轻人们的民族自豪感?
现在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拖到六月份才去做?
要知道,俄罗斯人的性格可是  “ВСЕ И СРАЗУ(立即和全部)!明知道对手会给“初一”,俄罗斯人肯定会提前给对手“十五”!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郭宣

体坛加俄罗斯体育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