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森:马德里两强明牌难解难分 皇马胜在准备充分

李森01-13 07:5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李森

在超级杯决赛中,皇马和马竞都没亮出奇兵。齐达内袭用了4天前对巴伦西亚时采用的5中场,西蒙尼也保留了几乎对巴萨时的原班人马,只是以归队的希门尼斯代替了萨维奇。于是在双方都打明牌的情况下,如何在比赛过程中寻找对方的弱点,如何在比赛中变换节奏,则完全仰仗于球员的灵活应变了。

QQ浏览器截图20200113075420.jpg

齐达内使用5中场的优点,在对巴伦西亚的半决赛中已经展现地淋漓尽致,不需要在这里重复。而要说到弱点,那就是在进攻时缺乏深度和边路的打击。在齐达内所使用的5名中场球员中,没有一位是带有边锋属性的球员,这在通过马竞4中场的时候往往会在中路付出大的代价。但决赛中的皇马需要有绝对的控制,又必须在对方的某一处边路撕开缺口,齐达内决定以现有球员配置改变场上战术,那就是把体能良好又能攻善守的巴尔韦德安排在右边路。简单地说,开局前8分钟内,巴尔韦德就已经完成了4次右路突破后的传中,不难看出齐达内要以边路辅助正面战场的用心良苦。

然而马竞不是巴伦西亚,尤其他们对于皇马的了解以及防守的稳固,在西甲本身就属于一流。更重要的是,西蒙尼对决赛明确的规定了无球状态时所应采取的措施:只有当球在皇马半场运行时,才会要求手下的球员发动紧逼,而一旦皇马突破紧逼线之后,就采取全线的快速收缩。以禁区附近的两道防线来破坏皇马边路的传中球,只允许皇马的中场球员在外围进行远射。毕竟以希门内斯和费利佩的强硬,约维奇单一人在禁区内很难占到便宜。

132.jpg

强调中场球员的远射,曾是齐达内在缺少锋将时的补救办法之一。但是当卡塞米罗和莫德里奇的远射均被奥布拉克守住,都说明只依靠中场球员很难威胁到马竞的球门。在上半场结束时,皇马控球高达69%,射正为3次(马竞为0),但却没有攻破对方大门。在这种情况下,齐达内就只能采取第二个步骤,那就是要增加更多的直传球,放弃中场球员过多所导致的“拖泥带水”。

皇马下半场改变打法,很快就获得了明显的效果。第47分钟时约维奇半场发动反击,虽然在马竞三名防守的夹击下只制造出一次角球,但却也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位有速度和体能的前锋。紧接着他在50分钟时曾晃过两名防守后完成一次高质量的射门,只可惜球擦着门柱偏出界外。而约维奇在53分钟时的一次射门被挡,更是暴露了五中场战术的一个缺陷,那就是反击中由于其他同伴跟不上他的速度,从而使约维奇的三次单兵作战虎头蛇尾,而且也无法利用射门被挡后的二点球,来发动二次进攻。

通常在决赛60分钟时仍保持0比0的时候,教练员的换人会越加谨慎。因为一旦因后防的某个失误而造成失球的话,很可能就没有了“上诉”的时间。但为了让约维奇在禁区内不再孤单,齐达内还是在60分钟时用罗德里戈换下了伊斯科。正由于此时的约维奇不再是单中锋,而可以自由的跑动,这才有了66分钟皇马的一次绝杀机会。那就是约维奇的右路传中之后,巴尔韦德曾直接面对奥布拉克,但却因他的头球碰在自己的膝盖上而偏出了球门。

3.jpeg

可以把皇马90分钟内的破门乏术归功于马竞在防守上的造诣,也可以为本泽马、阿扎尔和贝尔的同时缺席有所遗憾。毕竟,本泽马射门的精确度,要比其他人的成功率要高得多。同样,如果有正牌的边锋,也会比巴尔韦德形式单一的传中要有威胁的多。马竞依靠他们的顽强把决赛拖进了延时赛季因为这有利于他们“后发制人”。而随着齐达内用维尼修斯换下克罗斯,变阵为433的皇马已不能像之前那样完全掌控比赛了。马竞的反击和比托洛的上场,也给皇马的后防制造出一些困难。在第115分钟,为破坏莫拉特反击后的一次单刀球,巴尔韦德因背后踢人吃到红牌被驱后,一心想在运动战中解决对手的皇马,不得不接受以点球大战决定胜负的事实。

最终,皇马的点球四罚四中,马竞两度罚失,皇马依靠点球大战最终赢得了本年度的超级杯。库尔图瓦在赛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皇马对点球大战是否有所准备?当考虑到马竞是一个强硬的对手时,我们自然会多做几手准备。我能够扑掉托马斯·帕蒂强有力的射门,是因为事先就有所研究。”

Superocoppa-Spagna-2020-Real-Madrid-1024x683.jpg

马竞的“难缠”,以及皇马近期在防御上的改进和前锋线上的“结构不完整”,超级杯出现0比0的局面是可以理解。但皇马的准备更充足,心态更稳定,最终依然成就了齐达内带队后“9次进入决赛9次捧走奖杯”的一个传奇。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李森

体坛传媒驻西班牙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