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一把仲永之剑的炼成 谁让国奥只会耍勇斗狠

王晓瑞01-13 16:3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泰国宋卡报道

据说国奥队出局当夜,有球员在休息室里流了泪。虽然从抽签一开始,外界就不看好这支队伍的出线前景,甚至不少队员也自知三个小组赛对手实力很强。可真正走到球场上,在一片赤诚目光的注视之下,国奥上下还是渴望创造惊喜,一如第一场小组赛对阵韩国的前89分钟。结果梦想未曾等到1月15日血战波斯铁骑之时,便已经提前幻灭。

5e1b242bc7c62ceefb59afe9.jpg

2012的锐气荡然无存

赛后,很多人拿这批队员两届大赛迄今5场0球说事,也有很多声音感慨,“从2016年亚青赛到2020年奥预赛,都是提前一轮出局,国奥队过去4年究竟做了什么?”实际上,如果追溯到它的前身,1997年龄段中国国字号的正式成军,是要从2015年1月李明挂帅开始计算。而在更早之前,这批队员之中的很多人(张玉宁、胡靖航、杨立瑜和陈威等),还曾经跳级到1996年龄段国少队,并且只差一步闯入到2012年亚少赛8强。

那届亚少赛中国队名义上是以1996年龄段参赛,但队中23名球员共有16人属于97/98国奥适龄段,能够在队中胜任主力的1996年龄段球员,也仅有李海龙、李晓明、汪晋贤和张修维等屈指可数那么几位。按说从96国少到97国青直至97国奥,辅以朱辰杰、刘若钒、周俊辰等99/00年龄段精英跳级,这支国奥队应该可以在亚洲层面有所竞争力。而且在8年前的U16亚少赛,96国少就曾1比1战平乌兹别克斯坦,那一场比赛14名出场球员之中,有8人属于97年龄段以后出生的球员;为球队打入唯一一粒进球的胡靖航,也是目前国奥阵中的绝对主力。而在当时已经小有意气风发的张玉宁,更是独中两元成为队内金靴。

然而我们遗憾地发现,从2015年1月1997年龄段国字号正式竖旗以来,这支球队的成长就是愈发坎坷,甚至一上来曾经创造10场国际赛不胜的尴尬。直到2015年10月亚预赛三连胜出线,才算缓解信任危机。事实上从2015年到2020年,这支球队的真正蜜月期,也就只有不到6个月时间,即从2015年9月青岛四国赛到2016年2月欧洲拉练,随后便是一路大踏步走跌,外加期间乱局不断,一到正式洲际大赛便是失去进球的能力。

不得不说,过去几年这支国奥队经历太多的“磨难”洗礼,比如4年更换4位教练,又如“留德踢联赛”、“我要上奥运”等突发奇想之作,甚至等到奥运会预选赛开打前4个月,又要经历一次全面洗牌。然而,在历经数年并不科学的培养和建设之后,这批国奥球员的技术特点,正在连同他们的锐气一起得到消磨。2020年1月,当他们站在球场上死磕韩国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际,你会发现,只剩下耍勇斗狠式的血性和拼劲。

5e173f17f3e8fd62ec0fdf26.jpg

消失的杀手困于出线足球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张玉宁,这位8年前在亚少赛连破叙利亚和印度的追风少年,如今转变为另一种类型前锋。尽管在这些年,张玉宁的个人球技确有很大进步,但伴随而来的,还有接连不断的伤病。在此次备战当中,从肩膀老伤到脚踝受伤,直至对阵韩国的右脚第五跖骨骨裂,他最终是以一种无奈的心情告别国奥。有人说,张玉宁之于国奥确实非常管用,但也有人感慨,连续4次大赛都有伤病陪伴,他的内心是否也开始学会屈从现实?

杨立瑜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起初国青时代,这名队员拥有不错的进球能力,门前嗅觉极佳,2015年熊猫杯还包办了球队的全部进球。但不知从何时起,他越来越远离禁区,直至现在成为一名只会埋头传中的边路球员。在12日同乌兹别克的比赛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旦对手身体素质更加凶悍,对抗节奏更为激烈,杨立瑜便只能疲于奔命、猛冲猛打,却无法形成对于球门的直接威胁。张玉宁不在,他孤单地充当全队箭头,可既没有张氏超强的做球能力,刚出道时的杀手嗅觉,也已经伴随时间的流逝而荡然无存。

巧合的是4年前巴林亚青赛,杨立瑜就是在张玉宁缺阵之际,扛起球队第一箭头的重任,可4年过后,还是杨立瑜领军冲锋,国奥队无法破门的尴尬依然得到延续。

实际上,这种技术特点的消失,同国奥队的建设乃至整个中国足坛对于这批球员的培养,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上到国字号下到地方队,个体服务于整体屡见不鲜,因为强调整体同时淡化个人,是在青少年赛事之中,最有希望取得佳绩的一条捷径。所谓祸端的根本,还是出线足球,还是一切成绩至上的思维。

这支国青队成立初期,其实也是这样做的。例如,早期在国内青少年赛事威风八面的三大中锋——张玉宁、杨立瑜和林良铭,因为球队整体战术的需要,杨、林二人不得不从2015年开始改踢边路,某种程度来讲,这种变换位置的做法,既是对于球员个性特点的抹杀,也影响到他们今后的发展前途。之后杨立瑜留洋葡萄牙贡多马尔,就曾经陷入大半年进球荒,初到泰达和恒大也背负不少骂声,进个球比登天还难。而林良铭如今在欧洲的攻击感觉,也远不如之前在广东青年队进球如麻。还有防守型后腰姚道刚,因为服务于整体阵容某一环节的巨大短板,而改踢并不熟悉的左后卫多年;久而久之,个人优势在缩小而劣势逐渐被放大。

5e173f20c7c6dba79a00ffcd.jpg

毁了个性,只剩平庸

2017年全运会期间,这批1997-1998年龄段球员的锋线顽疾,已经愈发明显且不可收拾。比如决赛上海对阵浙江,张玉宁、陈彬彬和雷文杰等国奥球员都在场上,可最终鏖战120分钟0比0颗粒无收,两队只是凭借点球决战最终分出胜负。而相比99/00年龄段周俊辰(5球)、郭田雨(4球)在射手榜上的激烈比拼,97/98全运会金靴归属,反倒是由黄紫昌、严鼎皓和阮君三人并列,进球数3个,也没有绝对的说服力。

由此可见,国奥队连续两届大赛迄今0球锋无力,绝非偶然现象而是一种必然。其实,如果能够充分发挥个别球员的特点,这支球队完全可以拥有更强的战斗力,也不会如此被动挨打。比如黄紫昌的落选最为可惜,实际上,他不仅在2017年并列全运会金靴,2015年还以6球摘取青运会射手王。可问题在于,今天的中国足球,似乎更以整体驾临于个体之上,以强调满场疯跑、全场高压、耍勇斗狠的精神主义为荣。个体必须100%服务整体,而不是教练根据球员特点,最大化组合最强一批好手。于是,我们看到在国奥队乃至其他国字号,很多球员必须改变自身的踢球习惯,而去适应某个位置的要求,结果就是一出又一出舍本逐末的悲剧。

而事实上,究竟是牺牲个性服务于整体?还是有什么材料该做什么菜?在足球世界里,这番争论似乎从未停止。然而,如果一支球队没有鲜明的个人技术特点作为基础,再好的整体战术,恐怕都只能疲于招架而难有还手之力。不得不承认的是,从2015年开始,这批国奥球员就是在反复经受历练,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从中逐渐褪色,直至沦为“平庸的一代”。

出局夜,一位前任教练组成员无奈地感慨,“2015年10月在淮安,当这批球员在亚预赛横扫朝鲜,以三战全胜进军亚青赛之际,他们是何等的风光!”可走过这5年,当球队建设愈发背离足球发展的规律,当人才培养持续南辕北辙而不悔改,一把把仲永之剑便是层出不穷。

国奥队即将“死”去,所谓“四大神锋”的光环也就彻底消失,或许在中国足坛,它本就没有存在的可能。

那么等到下届国奥队或者下下届,类似的悲剧能否保证不再发生?或者说什么时候,中国足球可以真正“内行”起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晓瑞

《体坛周报》国内足球记者,常年报道各级男足国字号。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