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女性处境是个永恒的哲学问题

王勤伯01-14 09:46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伯辣图是一个拥有世界影响力的哲学家,尽管他对世界人民从来信心不足。

伯辣图认为,哲学的诞生和存在意义,恰恰在于世界人民时常让人类感到深刻失望甚至受伤。

最近伯辣图一直在关注伊朗的消息。作为古希腊人,伯辣图不可能不关注波斯那边的新闻。但既然对世界人民缺乏好感,伯辣图更关注的当然是伊朗女性的处境。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时候,奇米娅·阿利扎德仍然是一个18岁的女孩,她在跆拳道比赛中赢得了一枚铜牌,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赢得过奥运奖牌的伊朗女性。

然而,在东京奥运会到来前,22岁的奇米娅选择了逃离。在离开伊朗到达欧洲以后,奇米娅通过自己的Instagram账户(拥有40万粉丝)发表了一段声明,表示自己已经逃离伊朗。

奇米娅把自己描述为伊朗受到压迫的数百万女性中的一员,“这次的决定难度甚至超过奥运夺金,我会永远是伊朗的女儿。”

然而,她无法在忍受伊朗的大男子主义,无法再忍受对妇女的各种人身限制。

“他们想让我去哪里就让我去,想让我穿什么我就得穿什么,他们命令我说一句话,我就得重复一遍。”

哲学家伯辣图无意更加深入分析这条新闻。如果奇米娅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自由决定自己的行踪、穿着和言论,那么她起码比同胞萨哈尔更幸运。

伊朗女性在去年终于被允许进入球场看球,但这个决定是伊朗妹子萨哈尔用生命换来的。她因为女扮男装混进球场看球被捕,在重重压力之下选择自焚,最终不治而死。这条消息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国际足联也对伊朗施加压力,最终伊朗女性历史性地走进了球场。

伯辣图认为,女性处境是个深刻的哲学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男权社会和文明到底构造出了怎样的现实。一些人倾向于用历史、传统等角度去解释女性处境问题,似乎历史和传统都是中性的,如果有问题,男女双方都有责任。这是混淆概念,因为人类文明的第一步,或者说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男女在社会关系中的位置和角色。

为了庆祝哲学家伯辣图向读者解释清楚了这个重要问题,今天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特意请来了哥伦比亚模特玛利亚娜。

伯辣图说,亲爱的玛利亚娜,世界上最性感的首都,当属波哥大。

今天是“伯辣图”第598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5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image.png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加微信“LPF199510”进哲学讨论群,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