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奥3年享尽政策却一地鸡毛 下一步留洋能是解药?

高雯01-16 15:47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从2017年2月,97国奥正式组建,到奥运会预选赛早早出局,这三年时间里中国足协想尽各种办法为冲击东京奥运会创造条件,但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足协主席陈戌源再次做出指示,要全力送球员留洋锻炼,但仓促、盲目的留洋也未必是中国足球的速效救心丸。

XxjpseC007412_20200112_PEPFN0A001.jpg

2016年年底的亚青赛结束之后,国青队正式解散,但次年2月足协就以这支球队为基础,正式组建国奥,这支球队的使命就是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从建队时间如此之早,也可以看出足协对国奥寄予厚望,同时足协也在各种政策方面都为国奥倾斜。

2017年5月,足协在济南进行了U20精英训练营,这也是国奥选拔队的雏形,中国足坛名宿孙继海亲自负责选拔球员和训练。同年10月,为了解决国奥缺少比赛经验积累的问题,足协花大价钱将球队送往德国参加西南地区联赛。然而在11月只踢了一场比赛后,就因为场外因素被迫中断了国奥的德国之行。

此后,国奥选拔队在北京、昆明进行了长期集训,足协还推出了“我要上奥运”选拔模式。而为了防止有任何可能的人才落选,足协这次的大规模海选比赛面向全民开放,除了中超、中甲俱乐部必须参加外,中乙俱乐部、会员协会、足校、高校、业余青训俱乐部的适龄球员均可报名。最初,足协表态将以获胜球队为基础组建新国奥,但在山东鲁能和北京人和闯入总决赛后,足协却突然改变规则,临时邀请上港参加,这极大的打击了参赛球队的热情。

2018年,国奥参加了长沙四国邀请赛、土伦杯,由于土伦杯战绩不佳,孙继海下课,这让国奥在竖旗一年半后不得不重组。同年9月,足协邀请希丁克执教,此前沈祥福还临时带队参加曲靖四国赛。希丁克上任后带来了助理教练、守门员教练、体能教练和技术分析师等庞大的团队,国奥阵容和技战术打法也发生了比较大幅度的变动。希丁克随后带领国奥前往家乡荷兰搞起了封闭集训,11月参加了万州四国赛并获得亚军。

然而2019年的土伦杯又成为了希丁克的滑铁卢,国奥完败越南成为了荷兰名帅下课的直接导火索,而希丁克此前由于长期在荷兰度假,很少现场考察球员等问题,和足协已经矛盾不断。在奥运会预选赛还有三个月时间里,足协另起炉灶启用土帅郝伟,但他最终却收获了奥预赛小组赛的三连败。

在这三年时间里,足协在使用土帅还是洋帅问题上一直没有坚定的想法,球队备战计划也各种调整,甚至还在联赛中强行规定有些拔苗助长的U23球员使用政策,但在想尽办法之后还是一地鸡毛收场。现在,足协主席陈戌源又提出了留洋论:“我们应该坚持把球员尽可能多地送到国外,就算到了欧洲二级联赛,只要有比赛打,总归是好的。我们不能只靠一个武磊。”

陈戌源的想法显然是好的,但在如今的中国足球,这样的丰满理想却难以在骨干的现实面前进行实践。目前在西乙踢球的高雷雷一针见血的指出:“显然陈主席不太了解行情!咱们的能力顶多就是西丙的水平(四级联赛)!”

这就是目前中国球员的真实水平,即使这批人在中超转会市场上身价动辄几千万,年薪也有上千万,但这里面有太大的水分。就算是中国本土球员中最拔尖的武磊,如今在西甲积分榜垫底的西班牙人也只是常规轮换球员,其他还不如武磊的球员也就最多踢踢西丙了,二级联赛都没有这批人的位置。

即使是中国有巨大的市场体量,欧洲俱乐部对此垂涎三尺,但让他们主动花钱买角球出边线,停球十米远这样的足球基本功都不过关的中国球员,显然也不太可能。就算是在中国赞助商和足协的共同努力下,将这些球员推向欧洲,恐怕等来的也至少饮水机管理员的角色。沙特足协其实已经进行过这样的实践,结果是一败涂地。一国足球水平的进步从来没有捷径可走,中国足协高层必须要沉下心来,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做出切实和长远的规划。

文/高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