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延边北国解散内幕 延边就此退出职业足球版图

古乐奇01-20 17:17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古乐奇报道

延边职业足球终究是没有熬过这个冬天。2019年2月25日,中甲延边富德宣布破产解散,2020年1月20日,中乙延边北国也传出了解散的消息。据队内球员透露,20日上午,球队内部召开了简短的会议,会上正式宣布解散,球员被告知可以自寻下家。时隔不到一年,延边两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相继解散,至此延边足球彻底退出了中国职业足球版图。

ybbg.jpg

中乙延边北国足球俱乐部成立于2016年12月12日,存活了仅三年零一个月,当时俱乐部的投资人金学健就是延边人,成立之初他踌躇满志要投身到家乡足球事业,而且球队在2017中冠赛季幸运地冲上了中乙,2018赛季中乙赛场上,延边北国勉强保级,但球队在成本运作上并不算可怜,老板金学健也还算出手阔绰,他还以球员身份参加了中乙联赛,成为了中国职业足球赛场上的热门谈资。

不过就在延边北国开始征战2019中乙赛季时,坊间就传出了老板金学健失联的消息,2019年4月25日,延边足协正式宣布托管延边北国,此后金学健再未露面。进入足协托管时代后,延边北国也是想有一番作为的,足协协调延边海兰江足球小镇投资延边北国,球队也整体搬迁到了海兰江足球小镇,日常训练和住宿都在这里,此后球队也大胆进行了本土化改造,从教练组到球员八成以上是延边人,球队也在2019赛季以北区第九的成绩顺利保级。

但是自从进入了足协托管后,资金链断裂的延边北国就被爆欠薪,延边海兰江足球小镇虽然有部分投入,但碍于自身资金实力以及要组队参加中冠联赛,海兰江足球小镇后续投入很快就停止了,联赛后半段北国球员因为欠薪曾一度罢训,最终延边足协紧急拆借100万暂时解决了问题,保证了球队继续完成整个赛季。不过,据队内人士透露,目前球队依然存在大幅度欠薪,部分工作人员自去年6月至今更是一分钱工资都没收到过。而在延边足协托管后,延边北国俱乐部的整体管理也出现了问题,一边是延边足协延边州体育局、一边是海兰江足球小镇,一边是原北国足球俱乐部遗留下来的管理层,球队上下陷入了多头管理的混乱状态。

进入冬训备战,延边北国一直未按惯例前往南方训练,球队要解散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1月17日是中国足协要求上交工资确认表的最后期限,延边北国几乎没人愿意在表格上签字,因为他们还没有拿到拖欠的薪水,最终只能无奈宣布解散。据参加今日上午会议的队员透露,北国的队员基本都参加了上午在海兰江足球小镇训练基地召开的会议,会议是由延边北国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金永春组织的,领队李光浩和金青的教练组也都出现在会场,会议只开了大约10分钟,延边足协托管之前的延边北国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金永春(原实际投资人金学健的亲属)宣布俱乐部无力经营,球队从即日起解散。不过,关于拖欠的工资等问题,球员在这个会议上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宣布北国解散的会上,延边州体育局、延边足协、延边海兰江足球小镇这三方均无人露面,很多从各种渠道获得消息的延边球迷还在揣测延边北国解散的消息是否属实,大家互相打听着“这算不算官宣啊?”

连续两年,两家延边职业足球俱乐部走向死亡,延边州体育局以及延边足协作为延边足球的决策层一定非常头疼。延边足球作为中国职业足球版图中最有特色的一部分,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决策层的决策、管理能力也遭到了广大延边球迷的质疑,部分球迷还在朋友圈发泄着不满。据悉,2019年下半年,曾有一家企业有意接手延边北国,每年投资至少保障一千万对俱乐部进行新的股份制改造,企业与延边州体育局多次接触谈判,不过最终未能成行,双方终止合作的原因是延边无法满足投资人的政策需求,当然也有消息称是延边方面认为自己不是最大的控股方,无法掌握北国俱乐部的未来话语权,担心重蹈当年延边富德的覆辙。

延边北国的解散和延边富德的解散并不相同,因为延边富德是股份制企业,要走破产清算程序,而延边北国只是在延边足协托管下的俱乐部。据悉,延边足协当时托管延边北国时提出的期限是三个月,如果消息属实,接下来北国教练和球员的拖欠工资将困难重重。据知情人透露,已经有延边北国的员工向中国足协递交了投诉材料,希望中国足协受理并介入帮助他们索要拖欠的薪水。

延边北国没了,延边只剩下了一个去年才组队参加中冠的延边海兰江队,这支准职业序列的球队在上赛季中段几名主力转会延边北国之后成绩一落千丈,只排名中冠第14位,不过今年多家中乙俱乐部面临解散的窘境,不排除海兰江队能幸运递补进入中乙的可能,然而延边球迷目前也不再奢望明年能看到有延边足球参加的职业联赛了,“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管理,延边足球真的太难了!”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