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反正嘛,我什么错没有

王勤伯01-30 15:09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伯辣图是一位拥有世界影响力的哲学家,所以他的哲学专栏时常被误读。但被误读并不是问题,至少伯辣图不害怕被误读,在哲学家看来,世界面临的更大危险来自于那些因为对方不接受自己的正读就恼羞成怒的人。

在信息和技术无比发达的时代,为什么哲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从来无法成正比地增加?这一点哲学和诗歌的命运是一样的,进入工业时代以来,音乐、绘画等古老艺术都曾搭上过工业生产的快车,甚至形成相关的产业,但哲学和诗歌永远与工业、科技发展无法评选,他们永远处于一个偏僻乃至偏执的角落。

工业社会是诗歌的敌人,也是哲学的敌人。工业社会和围绕工业社会梦形成的国家,其隐藏的目的是让社会成员成为工人和产品一样可以置换的同质单位。工业社会对待差异的包容性甚至远不如某一些类型的古代社会,而诗人和哲学家偏偏就是最无法接受个体同质化的人物。

诗歌和哲学都关注人类的知觉问题(Wahrnehmung)。诗歌提供最为个人化的知觉,提供这种个人化的知觉构成的世界与时空。哲学则关注知觉产生的过程。

一个人说一句话,一千个听者可能产生一千种不同的知觉,哪怕是相同的判断,彼此之间也可能存在细微的差异。这是自然现象,就像没有两个人的脸是完全相同的。然而,工业社会的梦想,是希望一种言论对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听众造成完全相同的知觉。小到一个商业广告,大到一个权势者的发言。工业社会的同质化目标并不是控制言论,而是控制受众的知觉。这是为什么哲学家注定被工业社会边缘化,因为哲学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个体失去独立认知世界的可能。

如果受众的知觉和发言者期待的效果截然不同,或者相差甚远,工业社会将怎么办?其实并不难办,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以通过长期灌输的办法,举例说,伯辣图从未用海飞丝洗发水消除过头皮屑,仅仅用其稳固过头皮屑,但因为从小被各种明星代言海飞丝洗脑,人到中年仍然对这种洗发水抱有潜在的心理期待。

或者,工业社会会通过各种手段强制性地要求对方接受,或者宣布不接受者为非法。别的不多说,仅仅看看推特上大小统领的说话方式即可明白:一旦受众提出不同的理解,立即会被宣判为敌对势力、别有用心。

2020年代的第一个月就要走到尽头,相信很多人是对21世纪的预期突然发生了改变,“人工智能”“5G”“基因工程”等词汇陪伴的人类自信膨胀却只是加深了人和现实世界的距离,从一种消费迈向另一种消费,从一种消费者变成另一种消费者,从一种被动知觉者成为另一种被动知觉者,突然醒来,才明白自然所代表的巨大现实,不仅人左右不了,而且人的破坏和恣意妄为会加速灾难的来临。

对于近期比较受关注的一件事情,很显然,当事方的回应是无法令人满意的,反正嘛,就算发生了如此巨大的灾难,我们就是没错,我们半点错没有。反正嘛,他们8个有错,起码是有一点点错,起码他们不是完美的,所以我们半点歉意没有。一位身份经过验证的主要转发人士,直接跳出来指责批评者无事生非,她想表达的是:问题出在批评者对此事的知觉。

站在世界边缘的哲学家,到底能说什么呢?时至今日,或许说什么都没有用。

哲学家伯辣图还是要回到女人的美这个永恒的话题。这是伯辣图永远要对哲学群众谈论的话题,女人的美是一个多么伟大的话题,也是一个多么恒久的话题,一个女人的美,可以在千万个人的心理产生千万种投影,产生千万种知觉,而且受众永远拥有清晰的意识,知道自己的审美知觉和他人一定存在差异。

为了重复上期对2月14日的期待,今天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特意请来了泰国妹子瓦萨娜。

伯辣图说,亲爱的瓦萨娜,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是一句多么伟大的哲学句子。

今天是“伯辣图”第612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6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image.png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加微信“LPF199510”进哲学讨论群,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勤伯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