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会史话系列(24):经纪人这行怎么来的?

林良锋01-30 15:3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林良锋

经纪人这行,100多年前就有了。

职业化之后,有人发现捣腾球员转会来钱,于是干起了掮客的买卖。1891年,有位名叫坎贝尔的利物浦人,在体育报纸《竞技新闻》上登了则广告:“各位(俱乐部)秘书(那时还没有主教练),是时候辞旧迎新,除朽换血了。找我联系新人,既便宜又安全。”那个年头别说没有青训,球探这个行当都不存在。有位名叫布年的门将,退役后做经纪人,为西汉姆找球员。这倒霉蛋错过和目标接头,找人李代桃僵,不料找的这个人向足总揭发布年,害得他被禁足两年。

微信图片_20200130081536.png

坎贝尔登广告揽生意一个多世纪后,经纪人还是小角色。多年来,国际足联禁止他们挂牌经营。至1994年博斯曼裁决前夕,国际足联才正式承认经纪人的合法地位。经纪人不显山露水,有两大原因:第一得有庞大的市场。从转会制度实行之日,到东欧解体,博斯曼裁决解除球员流动的桎梏,半个多世纪里,很多国家限制甚至禁止国际转会。第二,得懂业务,会外语。国内好办,国外就难多了。

自上世纪三十年代起,意、西、法等国地就有人撮合买卖双方。战后,市场对高水平人才的需求日益高涨,进入60年代,意甲俱乐部连破纪录网罗顶级球员,没经纪人从中斡旋,怎么成事?意大利人佩罗纳切活跃在英意两地,先后促成威尔士人查尔斯加盟尤文图斯,英格兰前锋格里夫斯转会米兰,苏格兰射手丹尼斯劳去都灵。佩罗纳切就是当时的门德斯。基冈1977年转会汉堡时,经纪人搞了个“颜值合约”,是肖像权的雏形。基冈并不颜值爆表,但这份合约换来大把代言。

成为一名经纪人,不拘一格,条条大路通罗马。万变不离其宗,你必须打进球员的生活圈子。早期的经纪人多出身媒体,他们更容易接触球员,聆听其喜怒哀乐。据英国体育媒体的行尊,格伦威尔老先生回忆,他经常一边等球员洗澡,一边笔录完成专访。扎哈维就是这么转行的。他将以色列国脚科恩带到利物浦,拿了第一笔佣金。拉伊奥拉则是在他爹的饭馆里当跑堂起步,门德斯入行前干过唱片骑士,租录像带,开酒吧和夜总会。他的第一笔买卖,主角是今天狼队的主教练努诺,他俩是在酒吧认识的。

1553451231_608854_1553451541_noticia_normal.jpg

拉伊奥拉成功,不仅是他天性聪明,还有帮助父亲打理餐厅锻炼出来的生意头脑和沟通技巧。他的第一桶金不是来自转手球员,而是转卖一家麦当劳餐厅。拉伊奥拉具备充当掮客的先决条件:懂球,会多门语言(意、荷、英)和厚脸皮。他给荷兰第一经纪人延森当翻译,但拒绝了杨森聘他当助手的邀请。他曾是一家荷兰俱乐部的学徒,在福贾结识捷克人泽曼,两人促膝长谈,探讨业务,为他了解教练,为他们寻找球员打开了大门。同样因懂外语入行的,西班牙人明格拉,就不那么为人所知了。

明格拉是巴萨铁杆,在大学里读法律时,接到俱乐部打来电话,为新来的英籍主教练白金汉当翻译。明格拉的英语还行,但多是法律方面的术语,他迎难而上,和白金汉一拍即合,后又辅佐米歇尔斯,吸取了宝贵的专业知识。他和穆里尼奥在巴萨的轨迹几无二致,却选择了经纪人这一行。明格拉不仅将马拉多纳带到了巴萨,还让巴萨下决心签下了梅西。罗马里奥去诺坎普,也有明格拉的一份功劳。

现在的经纪人,已经不像几十年前那样,只为转会忙碌,只从转会费和薪水分一杯羹。他们还要筹划球员的场外运营,肖像权分销,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一方面,博斯曼裁决为经纪人打开了巨大的人才市场,另一方面,他们在照顾球员的方方面面越来越专业。大俱乐部买人,卖家是谁已经不重要,球员的经纪人是谁才是关键。经纪人不让动,球员不会走;经纪人认为该走,球员不情愿也得拔营。超级转会必由超级经纪人运作。世界纪录从博斯曼裁决前的300亿里拉(伦蒂尼,约合2400万美元),跳到维耶里转会大国际时的900亿,博斯曼、经纪人和付费版权,缺一不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林良锋

体坛周报英超主笔,国际足球评论员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