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微调亚冠场次强于延期 如今已非当初可比

马德兴02-02 21:3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发展对中国体育特别是中国足球的影响正在逐步而全面地显现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目前在澳大利亚准备征战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的中国女足依然处于被隔离状态,而原本准备这个月中旬亚冠联赛小组赛客场比赛的两支上海的中超球会因为澳大利亚政府针对疫情所发布的禁令而不得不取消原定的行程。而且,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没有人可以确切地预知未来还将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当然,相比而言,中国足球如何应对?显然更为关键。

yg.jpg

亚冠关注程度超过女足

按照赛程,今年亚冠联赛小组赛东亚大区的比赛将于2月11日才会全面展开。尽管相比中国女足征战东京奥运会预选赛,亚冠的重要性要稍微弱一些,但其关注度却远超女足。迄今为止,中国女足依然还在澳洲处于被隔离状态,日常正常的训练都无法展开,而隔离结束后第二天便不得不出场参赛,在出场正式比赛之前,甚至无法进行有球活动。好在中国足协与亚足联、澳大利亚足协一直保持密切联系,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澳大利亚足协在这次事务的处理上表现得还算不错,甚至还再次调整了中国女足的赛程。

本来,中国女足在5日结束隔离之后,6日就要参加第一场对阵泰国队的小组赛,但如今比赛延期到了7日展开第一场比赛,这样,中国女足从布里斯班转战悉尼进入赛区之后,至少还有一天的时间展开调整。而第二轮比赛则安排在2月10日进行,休整一天之后,在2月12日再与东道主澳大利亚女足交锋。

如今中超球队因故不得不取消赴澳行程,更是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甚至亚足联都同意将在2月4日专门开会研究今年亚冠联赛赛程问题。而这与先前世卫组织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无关系,尽管世卫组织强调不建议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并再次高度肯定中方的防控举措,但这之后,部分国家和地区相继采取入境管制措施,以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澳大利亚从2月1日起禁止所有从中国大陆出发的人员入境(澳洲国籍、澳洲PR以及上述人群家属除外),直接让上海两支中超球队不得不取消这样的行程。

本来,征战亚冠的两支上海球队申花和上港分别于2月11日和12日客场挑战珀斯光荣队和悉尼FC队。两支上海球队显然也考虑到了先前中国女足隔离的情况,都留出了充足的时间计划提前赴澳洲备战,甚至把可能隔离的情况也已经考虑进去了。但澳洲入境新规定的出台,让中超球会的计划全面受阻。

亚冠延期或令赛事大乱

澳大利亚足协在2月2日透露,两支上海球队赴澳大利亚参加亚冠小组赛首轮比赛恐怕不太可能按原计划进行。当然,这里所说的“原计划”恐怕更多地是指在澳国本土进行。也正因为此,亚足联将在4日召开紧急会议,由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的相关秘书长参加,以协商此次疫情对整个亚洲足坛诸多赛事所产生的冲击与影响。

历史上,亚洲足坛曾因为疫情出现过赛事延期的情况。在2003年的“非典”冲击下,像2004年雅典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当年的亚冠联赛等全部都出现过延期的情况。如今,这次疫情不只是影响到中国一个国家,亚洲其他不少国家和地区也出现了相同病例。因而,“延期”似乎再一次成为了首选。但实际上,现实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于10多年前。

首先,2003年爆发“非典”时,亚洲足坛的赛事体系尚不像现在这样完善,如今亚足联的管理能力与管理水平也远超10多年前。就以亚冠联赛为例,亚冠联赛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赛之后才正式开始创办的,当时实施的还是跨年度赛制,与现在的全年赛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所以,当时大连实德队闯入亚冠联赛四强之后,第一回合客场比赛在2003年的4月份进行,而第二回合主场比赛一直延期到8月底才进行,中间相隔了4个月。至2003年11月份,才最终产生了冠军。事实上,也恰恰是因为那一年的“非典”,亚足联将原本跨年度进行的亚冠联赛顺势改为了“全年制”,也就是从2004年2月份开始展开第二届赛事,至同年11月份结束。这个全年赛制一直沿用至今。

由于如今的亚冠联赛与一年一度的世俱杯赛接轨,亚足联在去年年底已经做出决定:今年亚冠联赛的冠军将代表亚洲参加12月在多哈进行的2020年世俱杯赛;同时,冠亚军以及第三名附加赛胜者将代表亚洲参加2021年扩军之后的首届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赛。在这种情况下,今年亚冠联赛恐怕就很难像2003年那次非典冲击下的亚冠那样,直接延期4个月之后再展开。

这种“一环套一环”的赛事如今在亚足联的运营下已经相当成熟。这也是为什么亚足联要根据国际足联拟定的“国际足球比赛周”基础上推出亚足联比赛日的原因。就像当初“非典时期”亚足联尚未安排国家队的比赛统一在国际足联的国家队比赛周进行,如今,不管是世界杯预选赛抑或还是亚洲杯预选赛,全部都统一安排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周进行。除了亚冠联赛之外,像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的日程、12强赛的赛程也已经明确。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今年还有东京奥运会,尽管跟中国男足关系不大,但亚冠联赛的延期,直接将影响到日本队、韩国队、沙特队以及澳大利亚队等这些参赛队。而澳大利亚国家队还将应邀参加6月12日至7月12日展开的美洲杯赛。

因而,亚冠联赛如果真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延期展开”,则意味着整个亚足联的赛事将全部“乱套”。所以,亚冠联赛整体延期展开,恐怕并不是首选,而且亚足联恐怕也不会选择这个方案。

微调个别场次或许更佳

实际上,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中超四强征战今年的亚冠联赛,面对客观形势,微调个别场次要远强于亚冠联赛整体延期。无论是从维系整个亚洲足坛乃至亚足联的威信,抑或是从中国足球自身的实际情况来看,延期都不是最佳选择。

受到疫情的冲击与影响,中国足坛今年上半年的赛事安排被全面推迟之后,何时能够展开尚是一个未知数。当然,我们相信在党中央和政府的领导下,我们肯定可以战胜疫情。不管何时展开,一个基本可以确定的情况是:今年年内,各项赛事恐怕都将全部进行并结束。于是,各种赛事将会密集在下半年进行。而整个全年的赛事安排便会呈现“上半年松、下半年紧”的情况,如果再加上国家队征战世界杯预选赛,球员很容易出现疲劳的情况,不管是对国家队还是对俱乐部球队本身,都将产生不利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上半年能够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先按亚足联拟定的赛程进行亚冠联赛,只是对个别场次因为特殊情况进行微调,相比而言,就可以让球员在下半年的疲劳情况减少到最低。在国内赛事全面展开之后,中超四强本身所受到的冲击也将会相应减少。

再换一个角度,“外战无小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超四强征战今年的亚冠联赛,如果能够有不错的表现与成绩,可以在更大程度上中振奋一下当下处于疫情中的民心,这不仅仅是因为今年亚冠联赛事关明年在中国本土进行的世俱杯赛资格的问题。疫情之中的国人更需要精神与士气上的鼓舞,中国足球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扮演更好的角色。哪怕是从这个角度出发,亚冠联赛其实也没有必要延期,而且,鉴于目前的特殊情况、特殊时期,中超球会完全可以考虑放在中立地进行。

鉴于当下的形势,中超球会即便是可以主场进行比赛,对手哪怕是愿意冒风险来到中国参加比赛,但从安全与卫生角度考虑,空场展开比赛的可能性更大。而这种“空场”的效果其实与选择在中立地进行比赛并没有太多的区别,甚至如果表达得体,反而可以赢得对手更多的尊重、为未来赢得更多的朋友。而选择在哪里作为中立赛地,则需要中国足协与中超俱乐部一起展开沟通,与亚足联、相关会员协会一起更好地协调。

这或许就是2月4日召开亚足联紧急会议之于中国足协的意义。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