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中乙队接连解散退出 投资人举步维艰迎解脱?

长乐02-05 10:0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近期,在足协规定的各俱乐部提交工资和奖金确认明细的大限到来后,中甲及中乙球队迎来解散潮。在足协接连颁布限薪和更改中性名等新政后,中甲及中乙球队没有等来春天,此前已经举步维艰的他们终于解脱,如今的生存现状令他们告别中国足坛。 

XxjpseC007233_20191102_PEPFN0A001.jpg

金元中超和U23新政的多米诺骨牌?

中甲中乙球队举步维艰,早就不是秘密,但从上个赛季结束开始,包括上海申鑫、四川FC、广东华南虎、南京沙叶、延边北国等超过10支球队接连解散和退出,这在中国职业联赛史上,算是第一次。

本来前几个赛季,中超各队军备竞赛,天价购买外援抢购国产球员时,外界将中超称为金元联赛。此时的火爆,让不少人认为,凭借着联赛的腾飞,中国足球会有一个大的飞跃。但在顶级联赛繁荣的背后,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中甲和中乙球队在引进内援和外援,要付出比以前更高的成本,此前有多家中甲俱乐部坦言:在求购外援时,对方一听是中国俱乐部。常常会狮子大开口。

除了转会费,球员年薪水涨船高,也给中甲和中乙球队带来压力。2018赛季冲上中甲的梅县铁汉生态,引入的穆里奇和阿洛伊西奥2人,仅仅税前的年薪总计就接近800-1000万欧元,约7000万人民币左右。这对于任何俱乐部和投资方来讲,都是一笔巨款。

为了帮助年轻球员的成长,足协在联赛中实行U23政策,中超球队的疯狂采购,不仅仅在海外,在中甲及中乙球队中,不少青年才俊也被挖走。没了来之能战的名额后,这就要求他们同样要花大钱,从其他球队买入或许诺高薪留下球员,这又是一项大手笔的支出。

限薪令难救球队 入不敷出普遍存在

本赛季前,足协再颁新政,包括限薪令,这与此前要求的高价引援需要缴纳调解费等政策,被看做可以减轻中甲及中乙俱乐部的压力,但事实上却杯水车薪。

从多家中甲俱乐部此前透露的信息来看,想留在中甲,每年的投资费用接近1个亿,那些冲超军团年投入接近2个亿,而中乙球队想要维持运营则在2000万上下。仅仅四、五个赛季前,中甲球队的年运营成本还在3000万-4000万左右,这相当于翻了三倍多。

对于那些已经解散的球队,包括上赛季的延边富德、如今的四川FC、广东华南虎等,退出的致命原因绝不仅仅是每个赛季的薪水问题,广东华南虎冲甲的那个赛季,支出6000万人民币,加上奖金2500万,总计8500万,俱乐部并不差钱。但如今他们负债达2.5个亿,即使减去薪水的负担,一样无力经营下去。

在中甲,欠薪虽然谈不上极其普遍的现象,但在中下游球队中也屡见不鲜,上赛季参加附加赛才留在中甲的辽宁队就数次爆出欠薪问题。

尴尬的是,中下游球队中的很多球员都曾表示,欠薪已经不是新鲜事。而在中乙,有媒体此前称,三分之一的球队存在欠薪问题,拖延发薪屡见不鲜,能按时发薪发奖金的球队,可能不到10%。

无收益投入无限加大 投资人心里苦

此前,中国足协已宣布所有球队即将改为中性名称,即不可有赞助商的名字在城市后面。这看似常规的调整,意味着很多直接投入真金白银的赞助商,收到的回报,除了球迷的感谢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益。

从中甲及中乙俱乐部的运营来看,他们的主要收入就是门票,但因为上座率不高,收入少得可怜。球队生存完全靠着投资人的输血,上赛季广东华南虎球队发不出薪水时,靠得的是投资人刘水拿出自己的钱来救济球队,一度俱乐部只能以房抵薪。

为了能获得运营资金,各家俱乐部都有苦说不出。此前的保定容大,如今的辽宁宏运,在运营困难时,总是希望当地政府能解困;而吉林百嘉、上海申梵等俱乐部,则因为投资人撤出或因为公司出现问题,直接消失。

很多人忽略的一点是,足协新规要求配备青训梯队(中超中甲需5个年龄段梯队,中乙需有4个),以及更细致的训练和比赛场地要求等。这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中甲球队来讲,配备5个完善的梯队,是一笔巨大的投资。多家中甲及中乙俱乐部的负责人此前就诉苦称,构建梯队、需要球员、教练、场地还有设施,以及全年前往各地的比赛费用和支出,在后备力量本就不充足的情况下,联系球员,和家长沟通,进行签约,都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和财力。足协的新政为规范联赛,不是没有好处,但一下子要求这些球队配齐这些设施,太困难。

在企业收不到宣传效果和回报的情况下,支出却一再加大,同时面临的舆论和成绩压力徒增,如此境地下,投资人加速撤离,似乎也并不意外。

文/长乐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