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斯曼辞职四问:改革派与保守派的第一次冲突

足球隽言02-12 17:11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刚在冬季转会窗豪掷大约8000万欧元而震惊欧洲足坛,柏林赫塔又在这个没有比赛的周中产生了“大城市俱乐部”的轰动效应。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执掌帅印仅仅76天的克林斯曼昨天上午(北京时间昨天下午5时许)通过Facebook个人账号发表辞职声明。在“个人宣”之后,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赫塔才匆匆通过官方渠道证实了这一消息。

对于这样一件大事,我本该在昨晚就立即深入报道分析,但我最终决定先等一等,因为当时还有太多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方。果然,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事情的脉络终于相对清晰了。

1581497833777019595.jpg

仅仅执教76天,克林斯曼就决定“放弃”赫塔。

一、克林斯曼为什么辞职?

按照克林斯曼一开始的说法,他的辞职是因为没有得到共事者的信任,他已无法专注于带队保级这项任务。“得不到信任”表现在什么地方?克林斯曼没有在那份致赫塔球迷的公开信里面说。以《图片报》为首的几家德国媒体随后透露,克林斯曼想要高层立即就双方在赛季结束后是否继续合作给出明确说法,但以俱乐部主席格根鲍尔和体育总经理普雷茨为首的高层则依旧持观望态度。

这个理由令人费解。照字面理解,克林斯曼是想要在下赛季继续执教,而目前他的任命只是到赛季结束,然后就会重返监事会。问题在于,克林斯曼从一开始就不大情愿接掌帅印,通过冬歇期的“教练证事件”便可见一斑。去年11月初回柏林,他的目的只是应投资人温德霍斯特及其公司Tennor的邀请,以Tennor顾问的身份加入赫塔监事会。甚至当安特·乔维奇下课之后,赫塔的首选也是尼科·科瓦奇,还考虑过其他资深教练,而克林斯曼并不打算在这种情况下接过这个烫手山芋。

1581497884995083020.jpg

克林斯曼与赫塔投资人温德霍斯特。

难道是因为通过这将近11周的执教,克林斯曼逐渐真正地爱上了这份工作?反正,截至这一刻,他的辞职理由根本说不通。但经过德国媒体当天的努力深挖,特别是当《图片报》完成了对克林斯曼的火线专访,情况变得一目了然。《踢球者》与赫塔高层沟通过之后得出了明确答案:克林斯曼是希望从夏天开始出任技术总监这个赫塔目前并没有设置的职位,以在竞技领域获得更大权力。他希望得到一份两年合同,并要求俱乐部立即答应。

结合克林斯曼接受《图片报》专访时的发言,《踢球者》的报道相当可信。面对《图片报》记者的提问,克林斯曼提出了“英格兰模式”,即教练全权负责所有竞技事务,包括转会。但在德国,转会大权是掌握在体育董事或主管手中,他不喜欢这样的模式,“我在场外的事情上消耗了太多能量。”克林斯曼强调,他并没有要求赫塔高层立即给他提供合同,“我甚至都没有签署这个赛季的(教练)合同呢。这已经拖了10个星期了。事实是:我们谈过中期合作,以及探讨过职权范围。”

显然,在这76天的工作里面,克林斯曼感觉到主教练这个职位所能决定的事情,并没有他所设想的那样多,特别是在至关重要的转会事务上。如今在赫塔,手握竞技大权的人物是体育总经理普雷茨。尽管普雷茨在这个冬窗已经按照克林斯曼的要求,总共花费了大约8000万连签阿根廷后腰阿斯卡西瓦尔、法国后腰图萨尔、波兰前锋皮翁特克和巴西前锋库尼亚等4人,但显然在这个过程当中,特别是在与普雷茨沟通的过程中,克林斯曼感受到了太多不快,“消耗了太多能量”。

二、克林斯曼为什么不能等一等?

克林斯曼想要当一个权力更大的主教练,或者是技术总监,这一点并不出人意料。在德国国家队和美国国家队执教期间,他的权力就远大于一个单纯的主教练。他直接重组了这两个足协的一系列架构,德国足协技术总监和领队职务都是他的首创。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很清楚,克林斯曼会把排兵布阵、训练、赛后分析等原本属于主教练的职权让助教去承担。执教赫塔期间,就连赛前新闻发布会,他也经常让助教努里去开。因此,克林斯曼实际上是“项目主管”,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教练,他所需要的权力自然也比一般的主教练要大,而且要大得多。

然而,如果克林斯曼想在赫塔拥有如此大的竞技权力,必然与普雷茨形成正面冲突。即便如今在很多德甲俱乐部里面,也拥有不止一个竞技实权人物,例如沙尔克04既有体育董事约亨·施奈德,也有技术总监雷施克,但这两个(甚至更多)实权人物之间都会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例如沙尔克就是施奈德领导雷施克。赫塔(普雷茨)或许并不介意新设一个技术总监,但这是一个需要花时间和精力才能做好设计以避免冲突的事情。

1581498434935092833.jpg

克林斯曼的辞职也是他与体育总经理普雷茨权力斗争的产物。

克林斯曼的不满可以理解,赫塔现阶段的观望态度更加可以理解,为何克林斯曼不能等一等,等赛季结束后再做决定?对此他的解释是:“过去这几天,我们获得了清晰的反馈和信号,上述情况并没有改善,反而变差了。过去这几周,我们在一些小事上面耗费了太多能量。当我要以教练身份为球队负责,那么我也想要把精力用在与球队工作上面。”克林斯曼强调,这个想法酝酿已久,他一早就觉得当前的模式行不通。他指出自己与高层在思维方式、文化认知和处事方法上都有所不同。周一晚上,他还跟自己信任的人,包括教练团队对此有过深入检讨。总之,他觉得这些场外事务已经干扰了他的执教工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另一方面,按照德国媒体的说法,身为温德霍斯特的顾问,克林斯曼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赫塔改造为一支以进军欧冠为目标的球队,但赫塔高层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保级,特别是应对接下来与帕德博恩(客场)、科隆(主场)、杜塞尔多夫(客场)以及不来梅(主场)这几场“6分大战”,而不是中期发展的事情。克林斯曼做事一贯雷厉风行,总想一步到位,因此也会要求共事者与其思维以及行为同步。几个月前,他就是因为感觉斯图加特监事会做事拖拉,没有紧迫感,而在双方接洽了一次后就迅速宣布不会考虑出任斯图加特董事会主席一职。

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克林斯曼的辞职不光是他个人的思维和行为习惯问题,也像是一场逼宫大戏,是温德霍斯特阵营将赫塔迅速打造为大城市俱乐部和欧冠球队的宏伟目标,与俱乐部阵营一贯以来的保守经营之间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三、赫塔接下来怎么办?

不难想象,克林斯曼的决定让他又一次遭受巨大非议,他一贯的自私形象进一步坐实,《踢球者》就以《克林斯曼:自私的离去》为题发表评论。而“世仇”马特乌斯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尔根很稳定,他一直都是这样。于尔根就像许多中锋那样,整个职业生涯都非常自私。首先是我,其次才是球队和俱乐部。于尔根永远将自己摆在第一位。”

1581498075939025088.jpg

马特乌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批评克林斯曼的机会。

尽管克林斯曼强调,赫塔在他的领导下只有一场球踢得比预期要差(显然就是上周六主场1比3完败给美因茨05),而且已经步入正轨,目前比降级区高出6分,他坚信球队保级不会有任何问题,但以该队对美因茨的表现,情况看上去并没有那么乐观。克林斯曼辞职的消息一出,《踢球者》网站立即发布民调,竟有超过半数投票者认为赫塔会最终降级。

在克林斯曼任内,赫塔踢了整整10场正式比赛,其中9场联赛3胜3平3负拿下12分,比换帅前11轮3胜2平6负只拿到11分有所进步,但幅度不大,特别是考虑到他们在冬窗投入如此巨大(尽管图萨尔下赛季才加盟,而要代表巴西U23队参加南美U23锦标赛的库尼亚直到克林斯曼下课,还没有来柏林报到)。而一周前,赫塔还在德国杯1/8决赛浪费上半场2比0的优势,最终在加时赛2比3惨遭沙尔克04逆转。

1581498358939031210.jpg

主场1比3负于美因茨一战,成为克林斯曼执教赫塔的最后一场比赛。

除了成绩不算突出,克林斯曼执教期间也令赫塔更衣室分裂。以卡卢和伊比舍维奇为首的一批老队员失宠,甚至与其对立,但像普拉滕哈特、雷基克、迪尔罗辛和小科普克等相对年轻的球员则颇为欣赏克林斯曼的工作方式并公开赞叹。此外,冬窗签下的阿斯卡西瓦尔和图萨尔都说过,克林斯曼的名气和光环是他们选择赫塔的一个重要因素。

一方面,克林斯曼的突然辞职必然令赫塔陷入自上而下的巨大混乱当中;另一方面,克林斯曼只是自己离开,两名助教努里和费尔德霍夫留了下来,因此在竞技上所造成的影响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甚至有可能带来好处。

在克林斯曼宣布辞职的当天上午,赫塔球员结束两天的休息,回到俱乐部参加训练和赛后分析,努里和费尔德霍夫负责打点一切,这跟克林斯曼辞职之前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挪威中场谢尔布雷就强调:“他俩都是有经验的教练。”

1581498376173022477.jpg

克林斯曼辞职,两名助教努里(中)和费尔德霍夫却留了下来。

当然,努里目前的身份也很尴尬。尽管他执教过不来梅,是一位有经验的德甲级别教练,但他是克林斯曼找来的人。既然克林斯曼与普雷茨以及格根鲍尔形成对立关系,努里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牵连。因此不难想象,普雷茨会尽快聘请一名新主帅(例如拉巴迪亚和罗格·施密特),而不是让努里就此接过克林斯曼的接力棒,干到赛季结束。而且克林斯曼前脚离开,被他赶出教练组的匈牙利籍门将教练彼得里后脚就回归了。

四、克林斯曼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相比于赫塔接下来怎么办,人们更加关心的或许是克林斯曼接下来会做些什么。首先,他立即飞回美国家中,“我不是逃跑。我只是暂时离开柏林一段时间,但会回来,留在赫塔担任Tennor的体育顾问。我会认真地履行这个职务。”

按照克林斯曼自己的说法,他回到赫塔监事会之后不会炒掉普雷茨(事实上,监事会成员并不具备这个权力),“我不会炒掉任何人。这是关于赫塔俱乐部和柏林的未来。新主场计划接下来怎么样?会有一个像样的训练基地吗?二队要参与德丙联赛吗?这是一支想要持续参加欧战的职业球队。俱乐部、城市、球迷必须决定他们想要做些什么。”

1581498399781009274.jpg

克林斯曼还有机会在德甲当教练吗?

不难想象,克林斯曼今后一段时间依旧会对赫塔的竞技发展产生影响,他的影响力应该远大于一个普通的监事会成员——就跟他当主教练时往往也拥有高于主教练的权力一样。因此也不难想象,以克林斯曼为代表的温德霍斯特阵营,还会与俱乐部阵营产生更多冲突。这种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冲突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促进赫塔的发展壮大,另一方面也可能会酝酿出一场类似于慕尼黑1860那样的闹剧。

要不不做,一做就要火力全开,一贯如此的克林斯曼会甘于一直躲在幕后吗?他会重新担任主教练,或者是集经理和教练大权于一身的角色吗?在马特乌斯看来,经此一役,克林斯曼很难重新在德甲找到教练工作了。不过马特乌斯对此也感到遗憾,“我认为于尔根很重要,不光对于赫塔而言,而且对于整个德甲而言。这是可以辐射到德国以外的。”即便克林斯曼仍会留在赫塔,但台前和幕后的影响力毕竟不能同日而语,赫塔和德甲重新失去了一块金字招牌。

当克林斯曼在去年11月下旬接过赫塔帅印,再到冬季转会窗开启期间,我们一再感慨克林斯曼的赫塔终于初步具备了“大城市俱乐部”的影响力,不再是以往那家不入流的“首都小球会”。如今我们却发现,过去这11个星期,原来只是南柯一梦?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足球隽言

黄思隽的自媒体。与您一同读懂读透德国足球的今生前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