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队老板白鲨:疫情之下,电竞战队的理想与现实

铎子瑜02-12 20:24 体坛+原创

编者按: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2020年的开局显得有些不顺利。随着疫情的蔓延,不少行业开始受到影响,电竞行业也同样如此。截止到目前为止,不少线下电竞赛事已经宣布延期,赛事与电竞企业复工的推迟,让整个电竞行业的发展放缓了脚步。

介于当下情况,体坛电竞制作本期专题,对不同行业的电竞从业者进行采访,通过他们的视角和故事,来反应电竞人对于疫情的看法,以及疫情对于电竞行业所带来的影响。本篇文章是系列文章的第二篇。

公关照.jpg

经历了2019年的失利,2020年原本是白鲨俱乐部卷土重来的一年。但随着疫情的爆发,不仅是战队对于新赛季的备战,就连CF相关的赛事计划,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在这次疫情期间,作为白鲨俱乐部的创始人,白鲨为家乡县城的医院捐赠了一批医疗物资。与此同时,面对在疫情之下的种种困难,白鲨和俱乐部上下也制定了全新的工作计划。“这场灾难终将会过去,2020年的一切最终都会走回正确的道路”。

在疫情中感悟生活

我是在1月4日第一次听说新型肺炎的。当时有消息说原定在武汉举行的CFPL总决赛可能会发生变动,这种临时决定在我们看来很反常,后来从赛事方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武汉出现了一种新型病毒。
一开始我是没有很在意这件事的,认为可能就是一个地区性的流行疾病,很快就过去了。但谁又能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这种病毒会迅速席卷全国。

相信跟我一样第一次听说新型肺炎时毫不在意的人很多,当时国内对于肺炎的报道也比较少。CFPL联盟里还是有不少湖北籍的选手的,他们的亲戚、朋友把当地的具体情况反馈过来后我听了才第一次开始有了警惕感。

1月17日我结束了手头上的全部工作,带着老婆和孩子从太仓回到了盐城的老家。那个时候全国已经开始慢慢关注肺炎情况了,但江苏当时还几乎没有确诊病例,我老家又在县城,自然会抱有一些侥幸心理,觉得情况也许还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这样的心态一直延续到除夕前,直到县城里确诊了一例新型肺炎患者,没想到这么快的时间病毒就变得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了,当时我也感叹并不是地方偏就是安全的。

我在老家是一家三口住在一起的,我老婆对于疫情的态度比我还要谨慎,她很早就在家腾出了一个房间用来存放干粮、蔬菜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像口罩、酒精这些防疫物品也早早就备齐了。

物资房间.jpg

我们两口子虽然很警惕,但也有人不这么想,比如我的父母。我爸平时比较喜欢去社区聊天、打牌,我妈是广场舞大队的队长,他们的生活是脱离不了亲朋好友的。
我老家这边过年的习俗是大年初一家人要聚在一起吃饭,今年这么特殊的情况我的态度是待在家就好,但父母认为这是传统的东西不能丢,最后没办法我们家亲戚还是在初一聚了一下。当时的场面是年轻人全部戴着口罩坐在饭桌前跟父辈们讲述疫情的严重性,平时都是父母围着孩子说要重视健康问题,这种反转的场面很有意思。

年后疫情愈演愈烈,除了隔段时间去一次父母家,我和老婆、孩子开始了一家三口的宅系生活。比较欣慰的是我的儿子并没有因为疫情不能出去玩而表现的很抗拒,他还只有三岁,并不能做到和我们很完整的交流,每天到了出去玩的时间就会跑到门口等着,这次不能出门了他也就最开始哭了一两次,之后就慢慢习惯在家找乐子了。

1月29日我看到了县医院接受社会捐赠的公告,早前在太仓我有从国外购买了一批口罩,后来在抖音上看到了那个很火的武汉护士哭诉医疗物资不够用的小视频,我就已经萌生了捐赠口罩的想法,这次县医院物资告急我没多想就全部捐了出来。

作为县城出来的孩子,我也有亲戚在现在最危险的医院工作,尽这份力我觉得是不需要有任何迟疑的,他们这些逆行者是最值得敬佩的人。

口罩.jpg

2月1日我在家正式开启了2020年的直播,多年的电竞人身份让我早就习惯了宅在家对着电脑工作,回家其实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罢了,但和家人相伴的这个特殊的春节对我来说这则是人生中难忘的经历。

我从大二开始离开家追求我的穿越火线梦想,当时的我只有20岁,2020年夏天我就要33岁了,虽然一直距离家很近,但这13年里我都只有过年才会回家,每次在家的时间也不超过半个月。

现在我有了老婆和孩子,有了稳定的事业,在这个冬天遭遇了这样一次灾难,我也第一次有了生命是这么脆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这种领悟。我们俱乐部有个群,行政人员每天会把一些疫情的数据和故事分享在里面,我看了很多,感觉自己前半生投入了太多时间在事业上,忽视了对家人的陪伴,希望因为这件事,未来的我可以将自己和家人的开心、幸福当做生活的主心骨。

被疫情影响的电竞俱乐部

2019年发生了三件令我备受煎熬的事,第一件是CFS上我们CFPL输给巴西再一次丢掉了冠军。不仅仅是我,这应该是全体穿越火线人心中的痛。另外两件事则概括了年末和我有关的全部节奏,在S15的CFPL季后赛中我的队伍惜败给了AG,我个人的直播也在那段时间深陷一场风波,双重作用下我的2019年末尾都处在一个放空的状态。

新的一年伊始,白鲨俱乐部举办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正式年会,这是我筹备已久的活动,同事好友们相聚一堂,不仅暂时洗刷了我和战队年末的沉重心情,也成为2020年我们新的开端,整个白鲨俱乐部从上到下都充满干劲,准备在春节过后的转会期和新赛季做出一番成绩。

年会.jpg

但疫情的爆发和反复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我们的身上,我甚至担心过年会是否有造成人员聚集,交叉感染的隐患。此外,所有人不会想到2020年会在看不到头的线上工作中开始,这样的状态对于我们这样一家电竞俱乐部而言是可怕的,这种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俱乐部赛季布局和行政工作上。

首先是CFPL总决赛的延期。原本的联盟计划中应该是2月总决赛,月底便开启新赛季的转会窗口。为了冲击今年的CFS白鲨战队原本是确定将在转会期引入新援,却因为决赛延期造成的连锁效应我们原定的签约、磨合等队伍建设都无法照计划展开。

不仅如此,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全年度的职业赛事体系可能都会受到牵连,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将情况反馈给联盟,希望转会窗口能够提前打开,然后慢慢等待官宣的到来。

其次,整个CFPL的战队训练都已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由于目前太仓仅允许本地人进出,过年回家的选手甚至都不能回到基地汇合,现在所有的CFPL选手都处于在家直播训练的状态。

1581500505(1).png

其实为了在今年的CFS中夺回冠军,年前联盟的几大战队就约定好要在新赛季训练中加大世界赛裸装模式的权重,可现在就连基础的合练都无法实现,更别提世界赛的针对性训练了。不过俱乐部方面还是依然在努力的,现在我们要求选手在枪王排位中随机组建车队并在同一大区相互碰撞,希望可以营造出高端质量局的环境来让选手们保持状态。
疫情期间选手通过质量局保持状态

俱乐部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还有一个部分就是青训。作为一个老牌电竞赛事IP,青训其实一直是CFPL的一个重要议题,联盟和战队都希望新赛季青训体系可以更加茁壮。但现在的疫情几乎把所有人都关在了家里,原本俱乐部看中的好苗子都无法在年后来到基地参加试训,青训工作被迫一拖再拖。

俱乐部的日常管理工作同样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从过年开始我就要求行政人员对于几位湖北选手的情况和需求做实时的对接和反馈,同时做好所有人每天的健康情况统计,俱乐部也在放假前统一购买了口罩和酒精分发给全体员工。

赛训工作方面的困难主要体现在交流成本上。手游分部是依然保持着线上训练赛的,所以负责手游的同事工作依然以联系、组织和分析为主。端游分部工作人员需要每天向我提交选手的直播训练情况表,毕竟相比起其他分部,肩负世界赛使命的CFPL选手们责任要更加重大。

所有白鲨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中最困难的还是负责宣传的同事们,各自在家上班极大的考验着他们的创作灵感,身边没有俱乐部和选手资源,主要产出只能通过录制选手的直播镜头来剪辑成小视频。我也要求选手用手机录制了直播或抗击疫情的Vlog,但这些仍然是比较粗糙的形式。

1581500371(1).png

这段时间我和自媒体端的同事联系相对频繁,希望为他们的工作尽一份力,给出一些我的素材和创意。

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如此巨大,所幸这段时间我也更加感受到了俱乐部选手、工作人员的状态依然在线且充满热情。相比以往,他们的工作和训练展现出了更多的严谨和激情,相信这会是目前电子竞技行业中俱乐部的常态。

这段时间以来我看了很多圈子内外和疫情相关的新闻,和我一样捐款捐物的电竞人、组织还有很多,电子竞技发展到现在这么好的局面,从业者也的确应该肩负一定的社会责任。
在我看来这种责任未必就一定建立在现实的捐赠上,我看到很多选手也在微博上为武汉打call,电子竞技的社会责任就应该体现在这种正向的带头作用上。

昨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在微信群里“云喝酒”,他们说武汉那边现在很难,但我相信我们国家现在这么强大,这一关迟早会迈过去。钟南山院士不是说了,需要等到第二个14天,我也相信好消息不久就会到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