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困难的捐赠, JKL粉丝:我向黄冈捐物资

王玮晨02-15 16:4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记者王玮晨报道

医用防护服2400件

医用一次性乳胶手套5000双

医用紫外线消毒车10台

……

2月13日,网友PentaKill-JKL在微博贴出告示,向大家汇报捐赠情况。称所有捐赠均以JackeyLove粉丝名义进行,下面还附带了各项收据与黄冈医院的感谢信。几天前,他们捐赠的防护服顺利从长沙出关,运送到了黄冈市中医院和黄冈市中心医院手中。

1.jpg

JackeyLove(喻文波),原IG俱乐部英雄联盟战队选手,曾获得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新赛季的去向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焦点。由于春季赛确认无需上场,身为湖北黄冈人的JackeyLove早早便回了家。

1月20号,钟南山院士在电视上公布疫情的严重性后,有网友拍摄到JackeyLove在老家没戴口罩打台球的图片。这急坏了一群粉丝,纷纷微博留言私信要求“水宝”戴上口罩,JackeyLove随后也是换上了戴口罩的微博头像以示回应。事后了解,JackeyLove当时身上有带口罩,只是打台球时取了下来。

f31fbe096b63f624a0b4b59c2c59f3fe1b4ca36c.jpeg

随着疫情扩散,黄冈成为了武汉之外,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而JackeyLove身在黄冈,黄冈情况也牵动着粉丝的心。眼见情况危急,都想着为黄冈做点什么。随后,粉丝们迅速展开行动,筹集资金并问明医院所需,开始对医院进行捐赠。

此后的过程远比想象复杂,流程、手续,对接的人和事,每一步都进行的异常困难,万幸最后还是将物资送到了医院手中。体坛周报记者采访了本次捐赠活动的负责人PentaKill-JKL,听他讲讲这样一次捐赠背后的不易。

为杰克向黄冈发起捐赠

疫情爆发后大部分医疗物资倾斜武汉,而黄冈作为第二疫区物资严重不足,同时黄冈是杰克(JackeyLove)的家乡,所以我们便有了捐赠的想法。

一开始站子(粉丝站)只是想尽自己所能,所以在网上预订了能够发货的部分物资,把捐赠的这个行为发了微博,目的是希望能号召大家一起去关心黄冈的物资紧缺情况,并无集资之意。

说实话当时集资我们想都不敢想,因为集资压力太大,善款更甚。怕一个做不好没办法跟大家交代,而且站子开站的时候就承诺所有应援概不集资。不过当时私信真的爆炸了,不停有人说想为杰克家乡出一份力但是找不到门路,不停的有人问什么时候集资,也看到有认识的朋友也在做这些,就想说要不然试一下吧。

1月25日晚上开了24小时链接,结果大家的热情超出预计,两小时以内有1100左右的人捐款,总额超过八万。怕物资采纳困难所以两小时就下架了。之后还有很多人私信联系是不是可以再开一次,考虑我们自己的能力问题一一拒绝了。

2.jpg

善款筹集完毕之后我们联系了对接医院,得知最紧缺的就是防护服。我们随后托朋友介绍联系了一家德国经销商,看了厂家三证及货物检验报告之后即下单了30%订金。大概算了一下防护服总价,扣除税费物流之后剩下的钱也做了一个规划,但所有物资都优先选择可以发货最快的。

后来私信有收到一个粉丝说可以帮忙买一些紫外线消毒车,微信联系上便立刻下单了10台。这批消毒车也成为了最早发货的,1.26下单,当天就顺丰发出,一月底就已经全部到达黄冈中心医院。

3.jpg

口罩因为国家管控N95实在太难买,我们问了无数个国内外厂家,不是不接单就是周期太久,所以我们一开始选择了医用外科口罩然后顺利下单。

订购遭遇不顺

我们就此以为后面会很顺利,结果从第三天开始一切都变得困难。先是防护服,1月25日晚上我们就向德国方下了单,因为时差原因,德国方面已经下班,无法确认。待周一给了我们回复:确认可以接受订购,但发货要到1月31号之后。且有中国大集团在采购,希望我们一次包圆,否则厂家会更偏向大集团。

我们害怕德国货源天窗所以也一直不停在寻找货源,每天时差全乱不停找人不停问,找到了一家发货可能更快一点的澳洲经销商。找到之后却是无穷无尽的沟通,先拿到防护服的报告发给医院看一下可以采用吗,得到可以的答复再跟经销商沟通购买量,害怕出问题所以不停问,最后确定有货可发,于1月29日付了澳洲这边防护服全款。

4.jpg

口罩更加困难,突然找到一个厂家说接单N95,再三询问目前形势下厂家保证可以发货,所以又加单了N95,结果加单完没两天,一开始付款的医用外科口罩就说没货了。退款完了之后又想说这部分钱不能空着呀,就去买了医用乳胶手套,至此物资采购算是差不多告一段落。

繁琐的手续与流程

采购完了就是海外捐赠的手续问题,因为我们粉丝组织属于非注册组织,所以各方面手续都很难办。首先找湖北慈善总会开捐赠意向,但是在开捐赠意向之前我们要确定好物资总价,要求厂家给我们开订货单就要求我们必须先付款。

厂家只接受澳元,我们又要联系换汇公司换汇然后汇款,厂家查询收到全款之后才能开订货单,所以我们从钱转出去的那一刻就不停在问换汇好了吗?钱转过去了吗?再问经销商钱收到了吗?收到的话可否麻烦尽快开订货单给我们。

5.jpg

等不到订货单睡不着觉,一直等到早上澳洲上班。拿到订货单之后慈善总会告诉我们,由于是定向捐赠还需要医院先出具接收函,又拐回头联系医院盖章,医院盖章手续复杂我们也要跟医院不停的解释为什么要盖这个章,特别感谢帮忙联系的一个护士小姐姐。医院盖好章之后全部资料发给慈善总会,确认好慈善总会盖好章之后,海外捐赠的意向书才算是盖好了。

但这也仅仅是所有手续的第一小步,之后我们需要联系物流,物流又要先确认好你物资要落在哪。我们当时联系医院给了两种方案,一个是直接给武汉慈善总会,一个是到长沙机场医院直接提货,医院选了长沙。

我们就开始不停打各大航空公司的墨尔本办事处电话,几乎没有打通的。之后通过朋友帮忙找到了布里斯班的联系人,又要到了墨尔本联系人电话,最终找到了南航合作的货代公司。

6.jpg

填了很多表之后就是不停的催经销商发货,结果在厂家承诺的发货日告诉我们只能发出600套,当时想的就先不管怎么样能拿到几套是几套,就让经销商送到了货代仓库。

遭遇媒体“乌龙诋毁”

600套防护服还闹了个乌龙。澳洲供货商手头只有600套现货,他却卖了总计10000+套的货物给三方采购方。其他的货他也是从澳大利亚各处调往墨尔本。约定的发货当天他就给最先下单的我们发了600套,剩下的1800套告诉我们还在等。同样的话他应该也告知了其他采购方,让他们等自己的货物到墨尔本。

在其他媒体笔下就变成了我们率先截胡了物资。这件事我们不想过多讨论了,因为已经和另外一方当事人在问题发生当天就说清楚了,不接受污蔑但也不想因为媒体的不当表达去一直放大这件事情,毕竟出发点是捐赠。(相关媒体在沟通交涉之后也以删除了报道)

7.jpg

幸运的是,剩下的货物第二天就到了,但也错过了最早的一趟航班。于是送到之后要排航班出运单给我们,货到齐之后大家就松了一口气,想着上飞机就好了。

结果货代临时告知我们,粉丝组织可能没办法上飞机,只能挂靠公司。这样一开始的捐赠意向全部需要重新盖章,当时我们所有人几乎心态崩了。不过由于我们提前再三询问过粉丝组织到底能不能上飞机,确定可以才接着往下沟通,所以一边精神崩溃一边还要据理力争,最后软磨硬泡总算是沟通成功。

又一次以为要松口气的时候,发现运单上排的航班都起飞了,而物流显示我们的物资并没有上飞机,联系货代说这个只是预排航班。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就只能祈祷尽量早点上飞机。

起飞落地之后还需要清关公司,清关公司也是一开始我们有流程时候就联系好了的。接着联系医院找提货人提货,与医院人员交接,这中间又是一波大量沟通,所幸现顺利提货了。截止到现在,我们的消毒车和手套医院都收到了,防护服也提货了,唯独N95口罩,我们还在不停的跟厂家沟通,但是与此同时也准备了PLAN B以防万一,希望口罩也可以顺利到医院手中。

8.jpg

这差不多就是所有流程了,整个经历下来我已经说不出哪一部分是最困难的了,感觉不分上下每走一步都能遇到障碍,没有一件事是顺利完成的。但是有最触动的一件事,之前帮忙联系医院盖章的护士小姐姐,有一天我们得知她在一线工作时感染被隔离了,我们群里不止一次提到过就算是为了这个小姐姐,这个事情也必须做完。

9.jpg

另外因为这个是大家的善款,不管是几十还是几千都是粉丝的心意,交给我们就是信任我们,所以我们为了过程透明,会每天在集资群里汇报购买进度。压力越大责任越大,总算事情是完成了,作为站子没有辜负大家信任,作为普通的粉丝没有给杰克丢人吧。

尾声

“心意不以多寡论高低,感谢每个贡献力量的参与者。即便并非战斗在一线,只要心头热意尚存,仍可发出光亮。”在13号告示的最后,PentaKill-JKL如此写道。

10.jpg

听完整个过程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捐赠过程确实比想象中复杂太多。作为一个粉丝组织去给定点的医院捐赠一批亟需的医疗物资。

首先需要资金,人脉联系厂商。货源紧张的情况下,随时可能遭遇状况。之后是手续问题,要找湖北慈善总会开捐赠意向,需要医院先出具接收函。再然后是物流、航空公司、清关公司等。过程中还可能遭遇媒体发出错误新闻,慈善行为遭到抹黑。

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响,最后整个捐赠的每一笔花销和每一个动向都需要给捐款人交代。

这确实是一场财力、物力、人力、耐力缺一不可的行动。负责人PentaKill-JKL被站子里的粉丝称作五杀。他在采访中并不想透露自己的详细情况,第一人称几乎都采用“我们”,更多希望对外以站子整体的形象出现。

此前电竞“饭圈化”,核心玩家和媒体们对此都颇多说辞。但在一些捐赠活动中,这些以“站”为单位的粉丝群体总是慈善主力。他们有钱,有能力,还有信念。回望这样一次捐赠活动,普通人在其间可能早就崩溃放弃,他们却以选手之名一直坚守,不断寻求破局方法。

五杀在采访最后说,希望作为站子没有辜负大家信任,作为普通的粉丝没有给杰克丢人。何止是没给杰克丢人,你们给整个电竞争脸了。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玮晨

《体坛周报》电竞版主笔,足球技战术撰稿人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