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游夏:德甲蒙羞,极端球迷爱自己胜过爱足球

秦游夏03-01 17:57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秦游夏

一周之内,德甲两次成为世界足球的焦点,6支欧战参赛队取得8胜1平的高光后,是霍芬海姆与拜仁比赛中,客队极端球迷用标语羞辱霍村老板霍普,让比赛险些夭折的阴暗。比赛两次中断后,双方球员比赛最后13分钟相互倒脚传球,成了德甲57个赛季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奇观。这是德国足球丑陋的一天。

ER9fWvzW4AIxYmI.jpg

针对霍村老板的人身攻击其实由来已久,拜仁极端球迷远非最激进的,但他们却是“撞了枪口”的那一拨。之前一轮德甲,门兴主场迎战霍芬海姆,主队球迷展示出准星对准霍普的图片并恶语相向,已引发了轩然大波,也导致比赛一度中断,补时长达7分钟。极端球迷成为德国足坛本周的热议话题,德国足协对于门兴的处罚决定尚未出炉,拜仁极端分子在这口热锅上又狠狠浇了一把油,让其沸腾。

正如德国足球职业联盟总裁塞弗特所说,极端球迷的暴行已经达到了顶点。为何近期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导火索是2月20日,德国足协宣布,禁止多特蒙德球迷未来3个赛季前往霍芬海姆客场观赛。虽然在竞技上,多特、门兴和拜仁之间水火不容,但在共同的敌人和极端足球文化上有很多重合点,也就造就了各队极端球迷之间的“同流合污”和相互呼应。

反对霍芬海姆和霍普,多特极端球迷一直都是闹得最凶的。他们自视德国足球传统文化的代表,多年以来持续攻击他们认为违反了游戏规则的霍普。多特蒙德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站席看台南看台,球迷狂热异常,造就了魔鬼主场,但另一面,一些激进球迷针对霍芬海姆的问题上,展现出了魔鬼般的恶毒。

dietmar-hopp-ist-die-personifizierung-der-tsg-1899-hoffenheim-.jpg

没有任何仇恨是莫名的。要解释霍村和霍普为何成为公敌,就必须首先了解德甲著名的“50+1政策”。“50+1”政策的正确释义是:建立有限公司(也就是球队)的母俱乐部,必须对球队保有50%以上的投票权。另一条是,如果一家企业连续经营俱乐部与球队达到20年,则可以完全拥有球队,比如我们熟知的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

1989年,霍普购买了霍村股权,目前达到了96%。极端球迷认为,霍普破坏了游戏规则,他是这支球队只手遮天、说一不二的人物,有违50+1。另外,霍芬海姆只是一个几千人的小镇,主场甚至要设在邻村的辛斯海姆。如此弹丸之地,怎配拥有堂堂德甲球队?加上其寒碜的历史,德国球迷难免有些地域歧视。

霍普是欧洲最大软件公司SAP的创始人,酷爱足球,年少时曾在家乡球队霍芬海姆试训。事业做大做强后,他持之以恒地投资球队,让球队循序渐进地科学发展,在2008年终于杀入了德甲,此后从未降级,2018年还首次参加了欧冠。霍村重视青训和“抓基建”的理念,堪称中小球队的典范。少帅纳格尔斯曼从霍村体系一路摸爬滚打,聚勒、阿米里、菲尔米诺等名将都是霍村青训或培养。近年来,霍村已经不需要霍普的金钱支持,去年夏天的转会窗,霍村是整个德甲净收入最多的球队。相比那些积贫积弱的传统球队(如汉堡、不来梅等)还在孜孜追求能依靠历史地位多些转播分成,霍村已在发展策略上领先了不少。

每个主场比赛,今年4月将满80岁的霍普都会亲自督战。他的公司合伙人普拉特纳在波茨坦开了一家艺术博物馆,享受着到访者的赞美,颐养天年。霍普时常要面对各种枪击威胁和咒骂,他放弃了晚年的安逸和奢华,为了什么?唯有足球。正如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所言,霍普是一位谦谦君子,没有霍普,根本就没有这个区域的足球和体育欣欣向荣。

ER9T01kVUAAxE9i.jpg

这样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被频繁羞辱,是完全不该有的结果,也引发了德国足协和德甲联盟的高度重视。极端球迷兴风作浪到达顶点,也希望能真正引起相关组织者的重视。霍村拜仁一役的主裁丁格特,遵循裁判的“三阶梯原则”,两次吹停了比赛,若拜仁极端球迷有第三次类似举动,丁格特可以直接宣布比赛结束,拜仁也将面临对于德甲争冠承受不起的处罚。

在德国,极端球迷是绝大多数俱乐部头疼的问题。好的情况下,这部分人是看台上最响亮的分贝,俱乐部需要考虑这部分群体的意见,例如法兰克福主场放什么样的音乐,也得死忠球迷组织说了算。但是死忠球迷和极端球迷只有一墙之隔,很容易转换。

上轮德甲,法兰克福在周一晚间和柏林联盟作赛,主队极端球迷为了宣泄对德甲联盟安排周一比赛的不满,直接空出了西北看台的7500个座位。德甲已经明确表示,将在2021-22赛季开始废除周一晚间比赛,再说法兰周一比赛较多,也是德甲对于雄鹰频繁征战欧联杯的贴心考量。但固执的极端球迷并不领情,他们只接受周末的德甲。最终,本是主场龙的法兰,少了大量球迷的支持,1比2输给了升班马。这难道就是极端球迷想要的结果吗?

从以上事件不难看出,所谓极端球迷,很多情况下并不考虑俱乐部的利益和感受,他们对于足球和胸前的队徽,只是一种畸形的、发泄式的爱。或者说,他们爱自己,本来就胜过爱自己的球队和足球本身。

ER9TTPEXUAAWjna.jpg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秦游夏

体坛传媒德国足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