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禽兽啊!连ATP500赛的冠军也不给别人留下…

张奔斗03-01 21:42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

想想也挺凄凉——多少世界排名也算是打到相当高位的职业好手,大满贯当然就别想了,大师赛终究也没能争得上;打了半辈子球,也就只能将好歹赢一个ATP500赛冠军,作为职业生涯的最高理想。

可就连这么谦卑的愿望,老天也安排不上。

在此不得不点名心疼加斯奎特,也算是3次打入大满贯4强、两次打入大师赛决赛的高手啊!职业生涯迄今所拿到的多达15个巡回赛冠军头衔,竟然是一水的ATP250级别。当年的法国天才少年如今已33岁,状态和排名下滑,不知还能有多少机会突破这一尴尬。

打入过世界前10而从未拿到ATP500赛冠军的球员,不止加斯奎特一个,还有像巴格达蒂斯、古尔比斯和布斯塔,以及伊斯内尔和索克这种赢过大师赛却没拿过ATP500赛桂冠的奇葩。

上周的两站ATP500赛事,德约在迪拜赢得赛事第5冠,纳达尔则在阿卡普尔科成就赛事第3冠。这已是德约和纳达尔第4次在同一周的不同赛事双双打入决赛了,而总共8次决赛中他们赢得了7冠,唯一错失桂冠的是在2015年迪拜站决赛被费德勒击败的德约——毕竟这篇文章说的是两巨头,正好也给另一位巨头刷一下存在感。

世界排名前二位的球星双线作战双双捧杯,仿佛听到了整个ATP球员的呜咽:苍天啊,大地啊,大满贯赛事都被你们三巨头垄断倒也罢了,就连个ATP500赛的冠军奖杯也不放过。这可真是吃了肉,还喝了汤,只给我们留下一点骨头渣渣……

5e5b6a12c7c62ceefb67e198.jpg

自己吃骨头渣渣,还能怪别人咯?没办法,实在是巨头太强大。纳达尔夺冠的5场胜利总共仅丢25局,在此之前,他其实已曾多达10次以25局或更少的局数拿下冠军,但全部都是在红土赛事。因此,可以说,这是纳达尔职业生涯表现最强势的一站硬地赛事。

是的,夺冠已经不能满足德纳了,谁丢的局数更少也能拿来拼一下。德约在迪拜的前3场胜利仅丢11局,决赛也只让西西帕斯拿到7局而已。哦,倒是有一场比赛不那么轻易,但德约挽救3个赛点逆转了发挥上乘的“男仆”孟菲尔斯拿下半决赛胜利。好吧,现实就是这样的了——这个世界上能从德约手中拿到赛点的人本就屈指可数,而即便你真的拿到了赛点,呵呵,反正他也多半能再救回去。这是德约救赛点情况下赢得的第7个冠军,数量高居本世纪ATP头名。

这也是德约和纳达尔第三次在同一周夺冠,除了2010年的北京和东京之外,2013和今年都是迪拜与阿卡普尔科的组合——两人也的确都是时隔7年再次在这两站赛事夺冠。

与此同时,他们还刷新了很多数据记录。尽管赛季才进行了两个月,德约已早早确定连续15年单赛季至少有两个冠军进账,和2005至2019的纳达尔并列历史第一,费德勒则是2002至2012的连续11年。纳达尔的赛季首冠则意味着他连续17年有冠军进账,领先费德勒(2001至2015)和德约(2006至2020)的各15次。

而最感人的记录还是这个——2005年,纳达尔成为阿卡普尔科站最年轻的冠军球员;2020年,他则成为赛会历史上最年长的冠军。纳达尔在阿卡普尔科拿下的3个冠军数量虽然不算很多,但不仅见证了他职业生涯的长盛不衰,同时也见证了他成为全场地类型的全能球员(他的前两个冠军来自这项赛事的红土时期)。

atp-dubai-novak-djokovic-tops-stefanos-tsitsipas-to-stay-on-roger-federer-s-trail.jpg

这两站赛事同时还具有世界第一争夺的隐含意义,德约在迪拜打入半决赛后就已确保不会失去世界第一排名。即便他现在就开始放假,积分恐怕也足够参加大半年后的ATP年终总决赛。而由于他去年在3月份的两站ATP1000大师赛表现不佳,保分压力仅有135分,世界第一排名可以说相当稳当。人们现在更加好奇的是,他本赛季迄今的18连胜,能否延续到进入红土赛季?

不过,什么冠军数量,什么世界排名,什么ATP500甚至是ATP1000大师赛,都不会是职业生涯这个阶段的德约与纳达尔的争夺最重点,他们的重点,当然是本赛季剩下的三个大满贯与东京奥运会。

说来也有趣,在史上最伟大球员的头衔争夺中,德约和纳达尔的版图格局听上去相当“互补”——纳达尔首先是尽可能守好罗兰·加洛斯的后花园,而若能在另外三项大满贯再添一两个冠军当然是再好不过。而对于德约来说,若有机会再拿一次法网冠军当然最好,但即便无法,反正他在另外三站大满贯赛事都保有强悍的争冠实力。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张奔斗

《体坛周报》网球首席记者,ATP最佳媒体奖得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