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益唯:零转让,告别的不仅是天海

严益唯03-05 22:40

3月5日,天津天海俱乐部一则零转让俱乐部所有股权的公告,看似突然,但是从公告透露的一些细节,种种迹象表明,这不仅是天海酝酿已久的必然的告别,更像是疯狂了十年的金元足球的退场。

公告显示,俱乐部在2019赛季末,也就是说俱乐部还在天津市体育局托管期间,就已经进行了资产评估。

实际上,按照一些职业俱乐部的转让的经验,资产评估往往应该是买家尽责调查的内容,卖家往往只需要开个价钱,买家只要自己觉得可以接受,就成交了。中超俱乐部的股权交易,与一般的企业股权交易不同的是,因为社会影响比较大,无论交易双方的企业性质如何,往往都会惊动当地政府。甚至,为了确保交易能够平稳进行,当地政府还会调动资源,在交易中起到关键作用。上海申花历史上的几次股权交易莫不如此。

天海俱乐部早早聘请第三方进行资产评估,说明他们并不掌握出价权。也就是说,他们不能根据自己过去几年的投资情况,为了回收成本开价。根据以往的案例,民营企业投资足球,股权转让时一般都会沿着如何收回成本的思路去完成交易,而不是按照自己的实际资产情况开价,买家也只是投资未来,俱乐部的实际资产相比未来的巨大投入,也不算什么。

微信截图_20200305223220.png

那么,天海为什么不具备出价权呢?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不得不考虑。一个就是整个金元足球的退潮。中国地产足球已经进入了寒冬,没有足够强大的买家愿意高价接盘。另外,权健这个品牌已经成为城市的负资产,作为实际投资人,俱乐部不再拥有中超俱乐部惯有的溢价权。

而且,对于政府来说,权健这一页尽快翻过去才好,缺乏调动资源帮助其资产重组的动力。据说,过去一个赛季,官方并不允许俱乐部与权健这两个字发生任何联系,可见这家俱乐部在当地的尴尬。前面说到,中超俱乐部的交易之所以重要,政府甚至要调动资源去帮助俱乐部纾困,促成必须的资产重组,就是因为中超球队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是很好的名片。虽然权健前几年烧钱,在天津当地球迷人数已经超过了同城的老牌俱乐部天津泰达,但是对于天津来说,权健品牌却是一个不愿提及的疮疤。失去了政府的背书,俱乐部要想溢价相对更加困难。

就在这则公告发表前一天,球队的集训因为防疫需要,被当地政府部门紧急叫停,原因据说是有球员从外地返回,球队需要隔离。一家中超俱乐部的训练,无论什么原因被意外叫停训练,至少说明俱乐部与当地的政府职能部门之间的沟通已经出现了极大的问题,这是非常不同寻常的信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天海俱乐部自己的处境,只有投资人心里清楚,转让可以说早已经无法避免。

微信截图_20200305223313.png

既然早就酝酿了转让,而且整体出售俱乐部的出价权又不在俱乐部手中,那么出售球员就是一个必然的选择。所以,我们发现,郑达伦等一批有实力的球员,包括一些青训尖子球员,并未像天海俱乐部声称的是非卖品,纷纷被出售。4日,球队的训练,已经凑不齐20人,孙可还在重伤中,俱乐部最核心的资产部分,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油水”可言。

公告中,俱乐部的资产的上下限相差了1.3亿元,与郑达伦等人售价相当,这笔出售球员的资金应该已经不在俱乐部的可支配账户上。当然,作为投资人来说,抛售球员挽回损失,也是无可厚非的。

公告中,天海俱乐部承认难以维持球队整个赛季正常运营。其实,如果俱乐部真的要想维持一个赛季,以俱乐部上赛季的分红,加上球员出售的资金,再拉一些赞助,勉强维持一个赛季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在金元足球退潮的寒冬到来之际,这家在天津已经非常尴尬的俱乐部,到如今该卖的已经卖光了,而且还有高达几亿元的合同纠纷还未摆平,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其实,从合同法来看,1元转让更加合理,0元转让会有一些法律上的隐患。但零转让或许更加能够表达投资人离开的决心。作为金元足球曾经标志性的俱乐部,在如今足球投资寒冬,这则零转让公告,告别的不仅仅是一个天海,更是告别过去十年疯狂的金元足球。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严益唯

体坛周报资深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