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疫情日记①:从一个疫区到另一个疫区

杨子江03-14 08:14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德国记者 杨子江

在度过了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春节假期之后,2月28日凌晨2点30分,我们全家登上了国航961航班,从北京飞回慕尼黑,从一个疫区飞向了另一个疫区。3月13日晚上21点,儿子和女儿都上床安睡,我们也恰恰结束了14天居家隔离的日子,我坐在电脑前整理思绪纪录这一段难忘的历程。

ddfb25ebb5fcac1e4f87f7dd055797cb.jpg

曾几何时,我“最遗憾”的事情是错过了2003年的非典,那时候我还是单身,平均每年至少要回国两次的,竟然与非典擦肩而过,没有感受到当时的气氛。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17年后,我切身体会到了新冠病毒的残酷。1月18日到达天津岳父母家之后不久,新冠人传人的消息就尽人皆知了,于是一直到2月28日,除了到小区门口取一下快递,基本上没离开家门,向儿子许诺的什么淘气堡、大熊猫、中国各种各样的美食,全都打了水漂,太太更是在临走当天遗憾地表示,这次回来就没吃到她喜欢吃的煎饼果子和老豆腐。我则跟孩子的姨夫开玩笑说,你们不用去德国就体验到了在德国的生活——糟糕的物流,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只能宅在家里,没有外卖,没有美食……

德国首例新冠确诊于1月28日,在我们所在的巴伐利亚州,但当时德国还并不是重点疫区,几乎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中国。说实话,我和爱人对德国的医疗体系是很有信心的,我们毕竟在那里生活了20年的时间。最近的一次和医院打交道是在女儿出生之后第三周,在儿科医生那里被检测出甲状舌管囊肿导致呼吸困难,结果当时就来了三辆救护车——8名医务人员挤到了儿科医生那里处理病情,最后确认这么小的孩子,纽伦堡地区无法做这种手术,救护车拉着就给送到了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的ICU病房。

德国的ICU病房是不允许陪护的,即便女儿还没满月,太太也不能留在病房。不过大学附属医院还是在医院外给我太太安排了一个免费单间,方便她每天去看望孩子。手术之后,我们又转到菲尔特(对就是谢晖效力过的那个菲尔特)儿科医院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女儿恢复健康平安出院,没有因为女儿的病花一分钱,太太也承认她当时很紧张,但晚上休息的还不错,因为没有孩子在身边哭,倒是孩子出院之后,每天晚上哭闹吵得太太休息不好。

德国的疫情的确是不断的在扩大,我们也深信德国人不会像中国人那样自觉隔离,所以我们也早早为返回德国做了准备:当时在国内口罩已经脱销了,我就在德国Ebay上买了10个FFP3等级的口罩,这种口罩是欧标的,网传比N95的防护能力还强,是N99级别的,能过滤99%的病毒。当时意大利的疫情已经很严重了,网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炒了上去,10个29.95欧元,不包邮,邮费3.9欧,合计33.85拿下,贵是贵了点,但好歹还承受的起,毕竟德国人还对口罩不屑一顾,价钱高其实是很多海外华人为支援武汉扫货给抬上去的。如今看来,提前购买口罩实在是一个很英明的决定,如今这种口罩一个大概要卖25欧元左右——奸商不仅仅在中国才有。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我在国内的时候订的货,卖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用UPS发了货,我越洋电话联系UPS让放到邻居家是各种的不顺利,即便在1、2月期间国内物流一塌糊涂的时候,服务也远远好过UPS和大灰狼DHL。

10个其实并不算少,首先我德国家住在郊外,远离城市中心,也没有人流密集的地方,我也没打算去医院看望病人,疫情爆发之后最大的社交活动就是在超市购物;太太两年的带薪产假还没休完,也不用去单位,在家很安全;孩子们,当时想的是,疫情真发作了,就宅在家里吧,难道还要去放风?简而言之,这10个口罩就是为我一个人抛头露面准备的,购物看球用——这年头,口罩都是奢侈品,在国内我除了去小区门口取快递就没出过门,一个3M的N95戴了一个月,这10个FFP3,我是计划用半年的,25欧元一个的口罩,舍不得扔啊。想想德国一次次的扣掉瑞士的医疗用品,我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身边从国内带的那100个一次性的外科口罩,有一种当年万元户的充实感。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杨子江

体坛传媒驻德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