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两个月前,中超球队昆明冬训都干了啥

葛嘉浩03-15 08:36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葛嘉浩报道
2个月前,当北方还处于天寒地冻的时候,南方的昆明早已初春盎然。我来到昆明的时候,很多球队已经集训了一段时间,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河南建业、天津泰达以及青岛黄海三支中超球队都选择了红塔基地,还有一众中甲中乙球队。昆明最有名的两个训练基地红塔和海埂从甲A时代开始,承载了一年又一年中国足球冬训的队伍。
对于三支球队为什么都选择红塔,有人给出的答案是因为红塔的住宿条件相对较好。红塔基地里的场地不多,泰达和黄海选择相对较外的场地,两家俱乐部背靠背。建业则选择了靠里的场地,旁边是中甲升班马成都兴城。之所以两块场地显眼,是因为只有这两家俱乐部在场地的铁门上挂上了自己队标。

微信图片_20200314133121.jpg

1
红塔基地里条件最好的酒店望湖宾馆,黄海、泰达、建业分居二三四层。三支球队让不大的酒店略显拥挤,在一层的自助餐厅,每到吃饭时候大堂内总会有很多球员在等待,餐厅的容量并不大。球员们两两成群,试训球员阿布拉罕一人坐在旁边有些孤独的发呆。
到达后的第二天,建业预备队安排了一场选拔赛,预备队人数加试训球员超过40号人,在这场比赛后,将有5名球员被提升至一线队。
教练组很重视,建业的助理教练牛宏利第一个到达比赛场地,随后陈文杰、刘劲彪也抵达。建业主教练王宝山姗姗来迟,和王宝山打招呼,他开玩笑说起来,“我也是河南人。”比赛按时开始,预备队主教练张波操着一口河南话在大声的喊叫,一线队的助理教练分别在不同的位置考察球员。
在远处的王宝山戴着帽子,专注的盯着球场。去年升到一线队的U18国脚韩东和刚刚上调一线队的U20国脚门将史成龙也来到球场,他俩也想来看看以前的队友。
韩东是建业青训培养的球员,一直是U18国青队的常客,2019赛季并没有什么出场机会。这名不到20岁的球员多少还是有点羞涩,希望自己在今年能多有一些机会。在国字号中,他已是当仁不让的主力球员,这批01段的国青球员因为亚青赛没有出线,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其实对阵韩国大家都憋着一口气,都非常想赢,前面拼的太狠了,导致体能下降,最终输掉了比赛。还是非常遗憾。”回忆起几个月前的比赛,韩东还历历在目。
建业预备队的选拔赛很快就结束了,王宝山看完了整场比赛。在这场比赛之前,其实就已经定好了进一队的球员名单,尽管有40余人,但出众的球员并不多,就像01年龄段的国青球员,可选择的也就那几个。
建业队下午的训练中,并无新意。冯卓毅在场边慢跑,球队训练多以体能训练为主,卡兰加因为一些官司缠身推迟了归队时间。唯一让人关注的是多拉多,上赛季只踢了一轮就赛季报销的球员,看上去他已经和队友恢复了往日的熟悉。
几位外援享有一定的特权,房间都是一人一间,伊沃的房间窗外就能看到滇池,屋内被伊沃收拾得很干净,香水味十足。周日是休息日,球队在周六晚一起聚了餐。冬训虽然辛苦,但也是充实的一天。

微信图片_20200314133111.jpg

2
高原的缘故,晚上的月光显得特别亮。
顺着红塔路往住的地方走,月光洒在路面,想起一位前辈老师在几年前说过的话,“除夕的晚上踏着星辰走在滇池路上,心里想的就是回去写篇稿子”,这话说的是十几年前甲A时代的冬训。
看着头顶的月光,走在无一人的路上,想的是那个纯粹美好的纸媒的黄金时代,没经历过也怀念。
以前的海埂基地有大铁门和狼狗,球员想出去玩得翻墙,坐“黑车”去市里的商场。恰逢周末,海埂和红塔基地的球队都已放假,大部分球员选择出去。空无一人的基地,只剩下一支球队在训练。
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多少有点吃惊。这是韩国K联赛大邱FC连续第五年在海埂冬训,前一天他们刚刚和朱炯的青岛中能打了热身赛并取得了胜利,但球队依然在第二天选择了训练。

微信图片_20200314133104.jpg

韩国球员的训练充满激情,对待抢圈等非常认真。韩国领队对待陌生来的记者很有礼貌,很愉快地接受了我的采访。大邱FC使用的这块场地,是海埂基地位置最好的场地,也是国家队曾经专用的场地,场地外樱花已经开放,配上绿色的草皮,很舒适。
中超旧将德扬在今年年初转会大邱FC,队内的最大牌球员韩国国门赵贤祐转会离开了球队,大邱的目标仍旧是亚冠。在去年的亚冠比赛中大邱击败恒大的场面让他们的领队很骄傲,毕竟他们的投入可能连恒大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韩国球员在经过一堂有球训练后,又进行了体能训练,每个球员在结束一组动作时都会大声高喊,“Fighting”。虽然他们的训练与中超球队没有什么不同,但对待训练的态度上明显不一样。这种训练态度一样感染着外援,训练结束后,球员们集体向教练鞠躬致谢。带队训练的是他们球队的助理教练,巴西人安德烈从冬训开始后就未到达球队,最终大邱还是选择了和他分道扬镳。
场外,一名北体大的球员在观看大邱的训练,谈起自己的球队,他说自己已经被欠薪三个月了,也很困难。
中国足坛在2019年年底经历一波欠薪潮,中甲中乙俱乐部被欠薪的球队不计其数,原本有机会递补的河北精英,却因为和北体大的收壳纠纷失去了中甲递补资格。他们的几名球员在周日的球场上加练,看到拿着相机的陌生人,显得很谨慎。不知道未来,却懂得做好当下。
去年原本有机会升超的亚泰,在最后一轮遗憾错失资格。他们换了主教练,新帅巴巴扬的目标只有一个:冲超,但俱乐部却对此三缄其口。退役的张笑飞带起了青年队,床头放了一本安切洛蒂的自传,房屋整洁的不像一个足球运动员。满脸带着微笑的他和不苟言笑的巴巴杨对比有些鲜明。
海埂基地里这家老俱乐部的球员很多,一位年轻球员的经历让人同情。因为转会失败经纪人索要千万的费用换取参赛证,拿不出钱的他至今无法在足协报名,在最好的年纪已经2年无球可踢。
这个休息的夜晚,有球员身边佳人陪伴,彻夜未归,有球员还在冷风中裹紧衣服。中国足球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

微信图片_20200314133116.jpg

3
昆明的早晨让人爱。海鸥似乎比人起得早。
红塔的健身房内,泰达的乔纳森独自一人跑步,身上汗珠显而易见。红塔基地只有这一个健身房,各个球队轮流使用,需要商量好先后。
建业队在今天上午选择了力量训练,巴索戈的力量让球队外援都瞠目。有女记者的到来,吸引了球队大部分球员的目光。
健身房外的球场,泰达一线队+试训球员和预备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泰达的这块场地有看台,施蒂利克占据了最高处,旁边架了一台摄像机在拍摄。谭望嵩看了一会比赛用天津话说,“这帮球员会踢球嘛。”
隔壁的青岛黄海训练一直很欢乐,三支中超队青岛队训练强度是最小的,训练快结束前,王栋和殷亚吉在场边比试摔跤,最后殷亚吉被王栋牢牢锁死。一旁的队员有说有笑,后来翻译过来解释说殷亚吉练过泰拳,殷亚吉在旁边还比划了两下。杨宇在一旁对殷亚吉说,我练过自由搏击。整个训练显得非常和谐,球队的氛围非常好。
海埂球队云集,从来也不缺少经纪人。下午训练前,建业训练场上站了一个韩国人,用中文和每个球员、队务打招呼。他是张外龙的儿子,是一名经纪人。刚刚运作了一名韩国球员到泰国,简单的交流他很谨慎笑道,“你是要采访我吗?”和他有同样观点的欧足联持证经纪人也来到红塔考察球员,他们都说,“今年的市场太难了。”
考察勘探的不仅有他们,在海埂训练的泰州远大主教练靠在铁门边上看四川九牛和新疆天山雪豹的热身赛。泰州成功冲甲,队内试训球员众多,而九牛和新疆都是他们的潜在对手。场上,九牛被中甲保级队新疆压制半场,一旁有人说道,“队里唯一能跟得上中甲节奏的王楚,踢惯了中乙,节奏也有点跟不上了。”
海埂基地里有一块场地是挂着巴萨的队徽,那是留给巴萨在中国的青训学院的,看上去巴萨是在中国,但中国足球又跟巴萨差的太远。这里的场地,一年又一年的书写着关于中国足球的故事。
2个月前,没有疫情,好的不好的都是关于足球。昆明早已春暖花开,整个中国离“春暖花开”也很近了,属于中国的足球,也会回来的。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