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时代的腾飞 普京敢于全民公决其去留的底气

郭宣03-15 19:37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郭宣

3月14日,俄罗斯田径运动员苦争奥运参赛权之际,普京总统签署俄罗斯宪法修正案,正式拉开了4月22日全民公决俄罗斯至少今后16年发展方向的大幕:已经领导了俄罗斯20年的普京总统,在俄罗斯处于生死悠关之际——连国家队参加奥运会的资格都有可能被剥夺,将选择的权力交给了所有俄罗斯公民——只要全民公决通过这一宪法修正案,普京总统就有权力参加2024年的总统大选,并在理论上可以继续带领俄罗斯人民前行至2036年!

0.jpg

现在,俄罗斯确实处于了历史的决择关头:西方列强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在持续加码;俄罗斯要举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大阅兵之际,美国却要把2万多大兵投放到波兰和波罗的海各国;叙利亚战争虽然打到了收宫阶段,但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大战却又拉开了序幕!显然,西方为全方位压缩莫斯科战略生存空间所做的这一切,无疑已将俄罗斯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战斗的民族只能奋起反击!可是,俄罗斯最牛的核武库却无助于立即解决所有这些问题,西方对俄罗斯的打压已经注定是一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的持久战,所以,俄罗斯现在也必须要有更稳定、更长久的战略来应对所有这一切。于是,普京总统将选择权交给了所有民众:让他们用手中的选票来决定,谁将带领他们再现75年前的那种辉煌!
虽然,距离4月22日还有1个多月的时间,但是,俄罗斯民众在卫国战争胜利日时最喜欢用的那个车贴——“1941-1945 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其实已经告诉了所有人答案:俄罗斯民众一直希望强人普京能够带领战斗的民族实现历史上的第四次腾飞!过去的20年是这样,未来的20年也应当是这样,即使西方列强一直在指责普京将俄罗斯带入了一个威权时代。

360截图20200315093149425.png

其实,俄罗斯在历史上的前三次腾飞,都是威权时代:伊凡雷帝时代、彼得大帝时代和斯大林时代。 蒙古铁骑对俄罗斯大地200多年的征服,让俄罗斯人形成了崇尚威权、看似散漫但却极有纪律性和敬业心的习惯,再加之接受东政教之后俄罗斯的精英甚至普通民众也素有救世的情结——他们认为受苦是其救世过程中必须经过的苦难,所以,他们勇于承担任何的苦难。因此,战斗的民族绝对是一个尊重历史、崇拜英雄和铁腕人物的民族,而“好皇帝”的概念也已经深入了到了他们生活当中的每个角落。所以,可以说,威权是他们向来的选择: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曾被民众尊称为“小父亲”,而斯大林也曾被尊为“人民之父”!
不过,战斗民族的威权,和其他各国的威权却有着本质的区别。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只有一位,其周围所有的人却都是平等的!也就是说,俄罗斯的每个层级,也都是只有一位领导,其他同一层级的人则都是平等的:即使是斯大林时代,当着他的面政治局开会时那也是可以打起来的,而斯大林对此也一点也不生气!而到了现在,俄罗斯的高官们可以当完总理之后去当部长——比如基里延科,而当部长时也绝对可以和总理叫板——比如前财长库德林向来就不服梅德韦杰夫,因为,大家都属于普京周围团队的人。

1027857595.jpg

由于任何一个层面敢称领导的人都是绝对的权威。所以,俄罗斯的等级观念还是相当森严的。不过,由于上级知道下级是绝对服从的,所以,俄罗斯的上级对待下属——甚至包括以前的农奴主对待农奴,也都是比较温和的,并没有古代中国等级制度之后那一套严格的、包括惩罚措施在内的礼仪程序(其实,中国封建社会之所以礼法森严,也是因为刘邦在叔孙通制订了朝仪之后倍感当皇帝是有趣的,才将那套朝仪上升到了礼法的高度并因之影响了后世),因此,没有了中国多年封建社会那一整社会等级礼法制度的俄罗斯,其上下级、地主和农奴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很是特别的关系:彼得大帝为了救一名落水的普通士兵搭上了性命;叶卡捷琳娜二世可以用信件和大臣讨论文学创作;尼古拉二世可以给斯托雷平写长达16页的忏悔信!即使到了现代,俄正规军事院校的毕业典礼上,任何一位学员的家人——甚至是儿童,都可以挤到主席台上,就站到正在发表演讲的俄军少将身边拍照!结果,莫说下级对上级是绝对的服从,甚至大部分农奴即使被解放之后,也不愿意离开对自己还算不错的大地主,宁肯随遇而安地享受一份不用特别努力工作的安逸。因此,末代沙皇时期的斯托雷平不得不自上而地推动土地改革,以求释放被束缚的农业生产力,但却因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i.webp.jpg

然而,尽管俄罗斯的等级非常森严,但是毕竟层级是有限的,每个人打交道其实更多的是和平级的人。因此,“天塌下来有个高的来顶”这句话,是非常适合俄罗斯的下级和上级打交道时的心理的。也就是说:只要下级认了上级是老大,那就是绝对的心服口服外带佩服,绝对的服众之际,还根本不会因为上级的霸道而心生不满!
九十年代初,在俄罗斯学习时,一位俄罗斯专家组长给我们讲完课后,让我们把不懂的问题提出来。由于俄罗斯专家组的副组长平时和我关系很好,可能是担心我这个当翻译的会听不太懂组长高深的讲解,所以就插嘴给我讲开了组长的讲解要点。然而,他刚开口说了不到一句话,组长就把眼一瞪:“我问他们有什么问题呢,你胡扯什么!”副组长则立即乖乖走到一边不说话了。事后,很是好奇的我悄悄问副组长:“你们平时可是朋友呀,还曾一起到四个国家出过长差,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你,你不生气嘛?”副组长也是一脸好奇地问我:“他是领导呀,他对培训的结果负责,训我那是工作呀,我生什么气?!”

948685811_0_0_2178_1875_600x600_80_0_1_d25e3d191b61df90f4ea442bf2bcb1bd.jpg

知识分子之间的上下级喝斥很平常,军人等强力部门之间动手就更是常事了。刚刚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曾在俄军战舰上,还目堵过这样一个事情:我们几位外国军官正在和中校机电长谈事情,一位犯错的机电兵被送到了众人眼前。中校机电长仅瞪了一眼,那位犯错的士兵就立即把自己的皮腰带解了下来送到了机电长手中。结果,那位机电长二话不说,把我们扔在那里冷场干看着,自己却拎着腰带就把那位士兵抓到了隔壁的战位上,并把舱门关了起来。也就过了几分钟,机电长又带着脸部红红的士兵回到了众人跟前,将手中的皮带扔给对方之后,直接把他轰走了,然后接着刚才的话题和我们谈事情。整个过程,既没看到机电长大发雷霆,也没看到士兵一副委曲的样子,其他俄罗斯军官和士兵也是笑嘻嘻的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只不过偶尔有人会向那位犯错的士兵做过鬼脸。事后,我悄悄问一位比较熟悉且当时也在场的一位士兵:机电长把犯错的家伙带到隔壁干什么去了!那位士兵当时就哈哈大笑了:能干什么,让那位士兵感觉一下自己的皮带有多么柔软呗!我们的机电长绝对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时我也乐了:即使有外国客人在场,机电长对犯错士兵的处罚那也是绝不耽搁半分钟的,而且,有趣的是犯错的士兵——甚至包括他的同伴们,对于这种惩罚根本就认为是理所应当的,甚至在嘻嘻哈哈之际还很是佩服上级手段的样子!要知道,如果我们当时不在场,估计那小家伙是要当众被抽了!那可是用皮带抽脸呀,虽然没有皮开肉绽,但疼那却是绝对的呀!而且,看样子,这样的事情机电长就没少干,否则各方的配合也绝对不会那么默契!
战斗的民族是那样的崇拜威权和相信英雄,所以,没人怀疑4月22日的俄罗斯全民公决会出第二个结果:普京的连任应是定局。现在,人们只是好奇:5月9日的红场大阅兵上,普京总统会发表什么样的战斗檄文?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郭宣

体坛加俄罗斯体育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