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东京奥运延期必重创韩日足球 恒大铁卫失算

王晓瑞03-17 18:4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报道

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东京奥运会可能将会延期举办,甚至17日上午有消息称,执委会成员高桥治之提案“东京奥运会推迟1年或2年举办”,这对于志在奥运会奖牌甚至金牌的韩日两国男足,无疑会是巨大的打击。其中影响到韩国队的,是1997年龄段精英球员的免兵役战略,而日本国奥队恐怕也无法组成最强阵容争夺冠军。

根据奥运会男足赛事规则,参赛选手年龄限制在23岁以下,但允许每支球队携带不得多于三名的超龄球员。如果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1-2年举行,且这项男足参赛规则又不会做出更改,便意味着适龄球员范围将会有所调整。例如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举办,U23球员范围规定为1998年1月1日以后出生者;倘若再推迟一年举行,范围则继续推迟到1999年1月1日以后。

换句话说,对于韩日两国1997-1998年龄段球员,因为存在延期1-2年的可能性,参赛东京奥运的前景开始扑朔迷离。当然假如东京奥运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而取消,便意味着1997-2000年龄段所有球员,都将错过此项洲际大赛,当然也不仅限于韩国和日本。

韩国免兵役战略恐遭重创

不同于日本国奥队的是,一旦韩国球员错过奥运会参赛,便意味着失去一次免兵役的机会。特别是在今年1月,韩国国奥队以全胜战绩问鼎U23亚锦赛冠军,主教练金鹤范随即提出目标:要在东京奥运争取男足赛事奖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韩国国奥队曾经夺得第三名,就此实现奇诚庸、金英权、郑又荣、池东沅等18名球员集体免兵役的壮举。

实际上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始,韩国足球在U23国家队层面,开始专注于利用奥运会(奖杯)和亚运会(冠军)实现精英免兵役,而且这一战略屡试不爽。过去八年两届奥运会和亚运会,韩国队三次成功、一次失败,包括孙兴慜、奇诚庸、具滋哲、池东沅、金英权、张贤秀、李在城、金玟哉、黄义助、黄喜灿、赵贤祐等绝大多数现役国脚(奇诚庸、具滋哲已经退出国家队)均曾通过亚运金牌或奥运奖牌的成绩,成功享受这一特赦。

从年龄结构上来讲,2012年奥运第三、2014年和2018年亚运会冠军,也相继拯救了韩国1989-1990、1991-1992、1995-1996以及少量1997-1999三批精英国脚。而这三个年龄段,正是目前韩国国家队的主要人员构成。唯有1993-1994年龄段的国奥队,在4年前的里约之夏功亏一篑,奥运会1/4决赛不敌洪都拉斯而淘汰。这也直接导致目前韩国队阵中的93-94年龄段球员偏少,仅有权昶勋、朴志洙和郑昇炫等人,而像当初在2016年U23亚锦赛率队夺得亚军的柳承佑、文昶辰、朴镕宇等主力,现在都已沦落到尚州尚武服兵役。

1.jpg

显然一旦接下来东京奥运会延期1-2年,首当其冲受到重创的,就是韩国1997年龄段球员。虽然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金鹤范也曾携带宋范根(1997)、郑泰昱(1997)、李世荣(1997)、李镇贤(1997)、金健雄(1997)、金镇冶(1998)、李胜模(1998)、李昇祐(1998)、金正缗(1999)9名跳级生参赛并率队夺金,但在今年1月U23亚锦赛冠军成员之中,还有9名1997年龄段精英未免兵役,其中包括世预赛40强赛国脚李东炅、绝杀中国国奥之人李东俊、去年曾破恒大球门的大邱FC前锋金大元,以及U23亚锦赛MVP元斗载。

另外,已在今年亚冠打入2球的全北现代新星曹圭成、后防核心李相珉等7名1998年生人,也要担心东京奥运推迟2年的可能性。别忘了还有出道巴萨的“韩国梅西”白昇浩,生于1997年3月17日的他,目前也没有获免兵役,但白昇浩现在已是韩国国家队的常备球员。

微信截图_20200317183835.png

更尴尬的还有那些尚未豁免兵役的23岁以上国脚。本来按照金鹤范的计划,三个东京奥运超龄名额,将会优先考虑这些球员。这其中,除了德甲弗赖堡海归权昶勋,广州恒大后卫朴志洙、天津万通球员宋株熏,都很符合老金的需求。上月底,金鹤范甚至在一次内部探讨之中,将朴志洙列为超龄球员重点参考对象。可假如一旦奥运会延期两年,届时28岁的朴志洙,就将错过“26岁参赛奥运免兵役”的大好机会,便将如同现在的权敬原一样,回国前往尚武或其他球队服兵役。据了解朴志洙与恒大的合同要到2022年底到期,而宋株熏则是只剩一年合约。

不可否认的是,一旦东京奥运延期且又不会修改U23参赛规则,对于韩国国家队的人才精英培养,将会形成较大的影响。当然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力争金牌,也是一个免兵役的契机,但届时参赛年龄限制在1999年1月1日以后,属于1999-2000年龄段。韩国队即使用满三个超龄名额,也很难照顾周全。因此对于朴志洙、宋株熏、权昶勋、白昇浩、曹圭成等人来讲,奥运是否延期将要关乎这一生的前途。

“日本黄金一代”土崩瓦解?

相比韩国,日本球员虽然没有免兵役的烦恼,但恐怕因为无法组成最强阵容而忧心。17日就有日本媒体采访到东亚杯国脚相马勇纪,出生于1997年2月25日的他表示,“如果延期,奥运年龄限制是否有所改变?我个人肯定想要参加奥运会。但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我服从一切安排。”

2.jpg

对于日本国奥队来讲,相马勇纪还算不上核心球员,但国家队阵中的几位1997-1998年龄段精英,可是森保一所倚重的骨干。比如从去年亚洲杯踢上主力的中后卫富安健洋(1998)和中场堂安律(1998),以及在东亚杯上演帽子戏法的前锋小川航基(1997)。甚至像最近在亚冠大红大紫的远藤溪太和渡边刚,也要受到延期而无法参赛的影响。

要知道这批球员2016年以全胜战绩问鼎U19亚青赛冠军,阵中1997年龄段球员约有15人、1998年生人6名。如果延期一年,小川航基、三好康儿、远藤溪太等人就将无缘,但富安健洋和堂安律可以留队;倘若延期两年,这批黄金一代就将“集体阵亡”。别忘了在去年夏天土伦杯,日本国奥队点球不敌巴西屈居亚军,三名入选最佳11人阵容者——田中碧、相马勇纪和椎桥慧也,都是属于1997-1998年龄段;打入3球的攻击手旗手怜央,也是出生于1997年11月。

news_262653_1.jpeg

如果延期两年,在不改变男足赛事规则的情况下,东京奥运将以1999-2000年龄段作为主打。去年,这批日本球员虽然也曾参加U20世青赛,但始终不是亚洲最强,世青赛1/8决赛0比1不敌韩国、2018年亚青赛止步半决赛,质量明显不及1997-1998一代,想要在奥运会赛场上争夺金牌恐怕难度很大。

20200316-00251930-soccermzw-000-1-view.jpg

再有就是超龄球员的选择,一旦东京奥运会和卡塔尔世界杯同一年举办,欧洲俱乐部更加不会情愿放人。森保一曾经想把大迫勇也、柴崎岳和中岛翔哉带到东京奥运,但届时必然遭遇极大的阻力,何况奥运会本就不在国际比赛日期间举行。包括得到巴萨收编的安部裕葵,届时能否获准参赛都很成疑。至于一直渴望参加本土奥运的本田圭佑、长谷部诚等人,到了2022年事已高,后者甚至将会逼近38岁的“退役线”,参赛前景十分渺茫。

和韩国国奥队一样,森保一也要焦急等待东京奥运办赛时间的确定,本来日本国奥队寄望在家门口夺金,但现在看起来,天有不测风云,真是世事难料。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晓瑞

《体坛周报》国内足球记者,常年报道各级男足国字号。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