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疫情日记②:歧视猛于病毒

杨子江03-18 09:4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德国记者 杨子江

其实早在笔者回德国之前,意大利的疫情已经相当严重了,而国内的疫情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得到了控制。德国很多朋友对我说,“你们先在国内再休整一段时间吧,德国迟早疫情也会像意大利那样蔓延的。”国航也推出了免费机票改期或者取消的服务,不过考虑到德甲已经开踢,欧冠也马上要重燃战火,为了带给体坛加读者更全方位的报道,我们还是选择返回德国。

行李带的有些超重,以往国航会很苛刻,但是由于乘客不多,所以我们原本每个限重23公斤的行李箱都以25公斤级被托运走了。机场的每个人都带着口罩,如临大敌。整体来看,北京机场T3人并不多,托运的时候就有很明显的牌子,要填写健康申报码,扫码就能填电子版,但下了捷运却被告知电子版不能用,要手写,我不得不又为全家手写了四遍。

在国内看过很多报道,说老外如何不戴口罩,但至少在2月底的北京机场,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乖乖地戴着口罩——正所谓入乡随俗,在中国你不戴口罩就很异类,但到了境外,你戴口罩也会显得很奇怪。我的口罩基本上戴了一路,但到慕尼黑下了飞机就摘了。确实非常不舒服,这种极端不舒服的感觉,使我更是对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充满了敬意——10个小时戴口罩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一种折磨了,更不要说还要戴着口罩工作。

1584495548642009131.jpg

3月15日,波兰正式关闭边境,一名波兰检查员正在用体温枪检测穿越波兰-德国边境的人员。

其实在重返德国之前,我最担心的倒不是疫情,而是因为疫情带来的歧视以及恐慌。2020年1月德国的《明镜周刊》,封面标题就是《Corona-Virus Made in China Wenn die Globalisierung zur tödlichen Gefahr wird》,翻译过来就是《新冠病毒——中国制造——当全球化遭遇死亡威胁》,这其中“中国制造”更是被配以了巨大的黄色字体,这样的标题让人非常不适。内文更是请了9名作者花了3万多字来描写(或者说是臆想),并表示:“实际上,中国现在对境内公民的要求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难以想象的。对于欧洲人而言,这简直堪称一部灾难片——约5000万人(原文如此)被困在湖北,这比西班牙的总人口还多。”

《法兰克福评论报》也用了“来自吃蝙蝠之国的死亡病毒”这种充满歧视的标语来报道,当像《明镜》和《法兰克福评论报》这样所谓的中立媒体都开始用这种标题报道新冠的时候,一些街头小报的报道内容就可想而知了。或许你在德甲上看到过很多这样的横幅“反对种族主义”,这样横幅的出现,恰恰说明了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种族主义都仍然是很严重的问题。新冠病毒的蔓延,也使得这一问题在更加严重:一名土生土长的越南裔德国人,就因为长了一副亚洲面孔,遇到了很多不该有的问题。

那么,回到德国之后,新冠病毒的影响,会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麻烦吗?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杨子江

体坛传媒驻德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