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问2021欧洲杯:无奈按下昂贵暂停键后,麻烦一箩筐

杨健03-20 11:57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杨健

走过60年,却无奈一场肺炎——伴随着3月17日晚间,欧足联宣布2020欧洲杯延期一年举行,始终笼罩在新冠病毒阴影下的欧洲足坛,终于无奈地按下了“Delay”。然而,德劳内杯来年再战,之于眼下复工遥遥无期的各大联赛,无疑是莫大的松绑,但延期显然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从注定要多方亏损的经济账,到延期亦无法救急危难的欧战和欧国联,再到大赛扎堆、索赔传闻和球市萎靡等连锁反应,大赛年变大灾年,首次要在奇数年举办的欧洲杯,背后仍是疑点重重,问题多多。

TT-EuroCup-hoan-den-2021-2.jpg

一问:再三延宕,割肉止损?

欧足联为何痛下决心推迟欧洲杯?要知道,本月初,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在全体会议上,还对欧洲杯延期几乎不置一词,除去对欧洲杯如期举办“持乐观态度”,还透露已和因凡蒂诺就“照常办”先行沟通,并得到后者力挺。然而计划不及变化,打脸来得如此之快:截至目前,除法甲仍是“零感染”的净土,意甲、英超、西甲、德甲相继沦陷,更不乏桑普多利亚、瓦伦西亚、西班牙人、阿拉维斯等队集体沦陷。而在场外,累计确诊超过3.5万人、全国8%医护被感染的意大利、感染人数双双破万的德国和西班牙、单日死亡人数暴增50%的法国,一长串触目惊心的黑色数字,已给首次12国联办、人员流动空前的欧洲杯拉响了红色警报。

covid-19-1.jpg

疫情愈发深重,相继停摆的各国联赛复工,自然遥遥无期。原本急吼吼4月初就要复工的英超、德甲和西甲,显然是盲目乐观;而意大利已经做好了5-6月连续一周双赛、赶完12轮的悲观预案。而加上尚未确定如何打完淘汰赛、只给了决赛日指导意见的欧冠欧联,欧洲杯若硬要“头铁”如期照办,各国联赛想打完赛季,恐怕只能大赛之后继续来过。

那样的话,下赛季欧战名额如何确定?球员能否得到充分休息?夏窗是否延迟?牵一发动全身的麻烦一箩筐。  至于欧洲联赛将本赛季腰斩的选项,更是断不可取,不可估量的财政危机将导致大量中小俱乐部面临灭顶之灾,继而动摇欧洲足球之根本。两害相权取其轻,欧足联饶是一百个不乐意,推迟欧洲杯也成为必然之选。不出所料,各国均对欧足联的这一善举拍手叫好。

二问:和气生财,索赔何来?

欧足联视频会议之前,比已被爆料的延期更耸人听闻的,是科贝电台、The Athletic先后爆料,称欧洲杯延期12个月的先决条件,是旗下各支联赛和俱乐部赔偿3亿欧元。此言一出,各界哗然,且不说以眼下控疫形势,意大利、西班牙等重灾区能否顺利完赛、赛季亏损几何尚在未定之天,欧足联和各联赛、俱乐部本就是一根绳上的利益共同体,此刻率先跳船不认人,玩的又是哪出?

UEFA-president-Aleksander-Ceferin-1256777.jpg

蛋糕做大,有钱共赚,一向是欧洲足球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即便欧足联面临着赛事延期的违约风险,竭泽而渔的结果,只能是度过危机的联赛和俱乐部愈发离心,甚至以自组赛事为回应,打破管理层和业务层十余年来的和平共处。而伴随着以《纽约时报》为首的多家媒体否认消息可靠性,切费林也终于“官方辟谣”:“我们并没有让成员协会支付赔偿金的说法。”

如今,欧洲杯确定延期、横征暴敛归谬,逃过一劫的各大联赛,已经摘掉了头上悬着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法国足协主席勒格拉埃、英足总首席执行官布林汉姆、西班牙足协主席鲁维亚莱斯及各豪门话事人,声明中都离不开“这一决定让6月结束各国联赛成为了可能”。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剩余赛事如何在空场下尽快恢复,毕竟,仅以西甲为例,赛季腰斩和空场打完的收入之差,就高达5.5亿欧元。

三问:空前损失,如何弥补?

2018-19赛季,欧足联以38.6亿欧元刷新收入纪录,增幅达38%;而上届欧洲杯扩军至24队,仅一个月的大赛期便带来19.16亿欧的真金白银,较16队时代增收40%有余,整届杯赛8.6亿欧元的纯利润,让欧足联豪气地向各成员国足协派发了6亿欧元的“大红包”。而在切费林的预估之中,2016-2020的新欧洲杯周期,欧足联4年入账150亿欧元,是同期FIFA、国际奥委会的两倍之多。而2020欧洲杯,显然为“冲刺”KPI而来。

unnamed.jpg

“推迟今年夏天的欧洲杯,将让我们损失上亿欧元。”切费林声明中固然没有透露具体损失数字,但可以想见,过去几年“增收”高度依赖版权营收(占营收比超过80%)的欧足联,除了与转播商斡旋协调、避免或减少违约赔偿之外,此前各主办国足协筹备赛事的各项开销,显然也只能推迟一年“回本”,还要额外支出各种人工费用和利息。

但相形于欧洲杯惊人的创收能力,各国足协的当务之急,是确保联赛这块大蛋糕安全无虞。而据毕马威的最新计算,本赛季五大联赛一旦无法复工,带来的潜在损失将高达34-39.5亿欧元。其中,损失最大的是英超,由于还有92场比赛未踢,其损失预计高达12.5亿欧元。之后是西甲9.5亿欧元、德甲7.5亿欧元、意甲6.5亿欧元、法甲4亿欧元——但更触目惊心的,是上述估算只针对联赛本身,并不包含欧战……

四问:殃及彼岸,所为何故?

就在欧足联宣布欧洲杯延期一年后的半小时,南美足联亦步亦趋,宣布2020美洲杯同步顺延,而赛期居然如出一辙:同为6月11日开打,7月11日赛罢。与12国联办的欧洲杯遥相呼应,本届美洲杯首次推出南北分组、邀约两支亚足联队伍参赛,并官方定调四年一届、不会再在奇数年举办。此次“神同步”,其间又有多少无奈?

Copa-America-2020.png

尽管疫情并不及欧洲大陆汹涌,但在医疗资源更频繁、公众安全意识同样较差的南美,疫情防控同样间不容发:17日,身为主办国之一的阿根廷,萨尔塔省、胡胡伊省及圣克鲁兹省均首次确认新冠感染者;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到周边城际列车只在换乘站允许上下车,该国股市下跌14.5%,国家风险指数超过4000。而另一主办国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第二大城市麦德林在内的多个主要城市和至少三个省,宣布进入“公共灾难”状态,10多个省市实施宵禁和禁酒令。总统杜克17日晚发表讲话,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往年没病没灾时,南美各国糟糕的办赛能力已经备受诟病,如今疫情来袭,显然是泥菩萨过江。

而各国家队精英多半在欧洲效力的现实,也注定了美洲杯抗风险能力远比欧洲杯更差。且不说最早6月底才能完赛的各大联赛,注定无法放南美各国球星驰援国家队,就算联赛腰斩,回归故土的巨星们,仍要隔离上14天才能踏上球场……想想遭遇疫情突袭的弗拉门戈,让整个南美解放者杯都停下脚步的无奈吧。在南美,病毒从场外到场内,远比欧洲更快。

skysports-copa-america-argentina_4949511.jpg

五问:大赛扎堆,谁腾地方?

欧洲杯首次在奇数年举办,意味着明夏的足球日历,“撞车”将前所未有:为确保欧洲杯顺利举行,原定于明年夏天举办的2020-21赛季欧国联决赛阶段比赛、女足欧锦赛以及U21欧青赛三项赛事都将改期,下赛季两大杯预选赛同步调整。而原定在中国开打的新世俱杯,成了夹缝中最尴尬的那一个。

当然,即便欧洲杯不延期,新世俱杯除去和2021欧国联决赛阶段撞期外,也可能与2021国际冠军杯、英超亚洲杯及豪门亚洲北美行高度冲突。而对于FIFA从盘子里分蛋糕之举,欧足联始终高度抵触:早在2018年4月,在因凡蒂诺倡导的“世界国家联赛”招商过程中,切费林就拒绝为老乡站台,否决将新世俱杯打包在内,最终使得日本软银和伦敦Centricus投资集团合计250亿美元的赞助败兴而归。

clubwc_postponed_630_354_80_s_c1.jpg

某种意义上,新世俱杯虽然是FIFA力推的新政项目,但却高度仰仗欧足联的协同配合,毕竟,作为世俱杯的重要参战力量,2019-2021两个赛季欧冠和欧联冠军谁属,极大程度上取决于本赛季复工日程表。在欧洲杯、美洲杯相继宣布延期后,FIFA便成立专门小组,商讨世俱杯延期方案,但无论是2021年底举行,还是顺延到2022甚至2023,从今年5月直至未来两三年间,毫无假期可言的豪门球员们,将继续辗转各洲,疲于奔命。

六问:欧冠欧联,何去何从?

推迟办赛,无非是以时间换空间,前提仍是各国联赛尽早恢复正常秩序,不给下赛季留下太多欠账。然而,五大联赛的复工计划,普遍被指责“活在迪士尼”世界。比起自负盈亏的各国足协和职业联盟,欧足联更在意的,是欧洲两大杯如何重开,如何收尾。

尽管在声明中,欧足联表态旗下所有俱乐部、国家队赛事都将暂停,欧冠欧联更无限期推迟,但仍给出了指导性意见:欧联杯决赛暂定6月24日,欧冠决赛则在3天之后,而且除去剩余4场1/8决赛外,从八强到决赛,都将改为单回合赛会制形式,比赛将在中立场地或者一方主场进行。半决赛和决赛将4天内在同一城市举行,全部赛程压缩到1-2周。但目前,这些设想尚未得到确认。

TALKSPORT-Live-Blog-17th-March.jpg

毫无疑问,从1955-56赛季首届欧洲冠军杯开打至今,64年来决赛之前,无论小组赛或淘汰赛,主客场制是欧冠亘古不变的铁律,但正如从不在奇数年举办的欧洲杯破了天荒一样,欧洲两大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这也意味着欧足联转播收入、参赛球队收入的显著下滑。各大联赛是否缩水仍待商榷,但欧战的“瘦身求生”,可行性和可信性显然更高。

七问:球市拉胯,谁人补锅?

欧洲杯延期,之于联赛固然是弃卒保车,但之于疫情整体控制,仍是杯水车薪。即便本赛季剩余联赛如期复工、空场打完,各联赛的门票、比赛日收入也将集体滑坡,而欧战奖金、分成同样不容乐观。

而眼下,球员们的收入已是疫情的晴雨表:在德甲,减薪已成广泛讨论的议题,门兴已率先响应号召,从高层到球员,月工资总计减去100万欧元。在法甲,里昂宣布全部球员进入临时失业状态,尼姆、蒙彼利埃、亚眠更先里昂一步,告知球员可以向国家领取失业补助金。而西甲职业联盟内部文件透露,倘若联赛就此腰斩,今年球员们的收入预计降低1/4。

190603_r34420.jpg

球员收入滑坡,自然是俱乐部经营的晴雨表。金融危机至今持续逆增长的足球市场,虽然注定是极少数富裕俱乐部的游戏,但击鼓传花也有停歇之时,连续三年诞生亿元先生的夏窗,今夏注定因联赛的延期结束、大赛的身价加成作用不再,而呈现颓势。内马尔回归巴萨、尤文招徕博格巴、巴黎等队继续“壕购”的可能性,都已空前调低。而不少合同即将在6月30日到期、准备另觅新东家的自由人,也面临着届时联赛可能继续进行的尴尬:默尼耶、吉鲁、威廉、大卫·席尔瓦和费尔通亨们,是继续留在老东家“打短工”,还是头也不回地直奔新欢而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