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疫情日记③:意外的感动

杨子江03-20 08:19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德国记者 杨子江

在国内的时候我看过一篇自媒体的文章,讲的是欧洲各国的花式撤侨:法国把撤回的人安置再蓝色海岸线普罗旺斯的度假村,德国人被送往了军事基地,待遇可谓是迥然不同——虽然我没拿德国护照,但在飞机上还是想着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会被送往度假村还是军事基地。

我和太太都没在德国大使馆的网页上看到需要被隔离14天的消息,飞机上我们为德国政府算了一笔账:如果要隔离我们一家四口的话,每天连吃带住,即便按照一飞机人团购的标准去执行,恐怕也至少要300欧元,14天的话会超过5000欧元。我跟老婆笃信:不会被隔离,否则德国政府会破产的。

不过一般的防护和检查总应该是有的吧……

航班晚点了将近半个钟头,早上6点左右到了慕尼黑机场。我们这架航班是洲际直航航班,而且是从重灾区中国来的。德国汉莎早在中国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停飞了飞往中国的航班,按照我的想象:下飞机之后,应该是救护车红灯闪烁,警车护卫,到处是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喷洒着消毒术,带着护目镜穿着隔离服的专业人士到飞机上为我们严格检测体温,没有问题才能下飞机入境。

1584663466069080830.jpg

想象中是这样的

结果是,什么都没有。只在下飞机的时候,看到廊桥里有一名带着口罩的工作人员,此后边检的德国警察什么都没戴,我们这些疫区人民就这么松松垮垮的入境了,真是让人大跌眼镜。过了海关我就摘掉了口罩,下了飞机的孩子们有些饿了,我在航站楼里的De´ Baecker Becker(面包房)给孩子们买了他们喜欢吃的Brezel面包(这也是慕尼黑啤酒节上最受欢迎的食品之一),面包房的工作人员依旧很热情,这让我长出了一口气。朋友早就把我的车放在了停车场,我知道是在P5,但具体的车位找了很久,一位德国老人热情的给我指路,使得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1584663495257036171.jpg

实际上机场依然车水马龙

在漫天大雪中,我们开车回到了家,早上8点不到。但刚一下车,我们就非常的感动,因为我们家门前的积雪已经被邻居清扫的干干净净。由于离开德国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在临走的时候,我们将房间的钥匙交给了德国邻居保管——一对德国老夫妇,男的85了,女的也已经80了,儿子和女儿经常跑到他们那里去蹭点坚果吃,Opa(爷爷)Oma(奶奶)叫得特甜——毕竟家里还有些花花草草需要浇浇水,巴伐利亚的冬天又冷得惊人,我们怕家里的暖气什么的被冻坏,因此请他们帮我们照看一下。

1584663527866097517.jpg

被清理干净的路面

但的确没想到这对老人已经一大早把积雪替我们清理干净了。从纬度上来看,德国是与中国的东三省平行的,因此下雪在德国是极为常见的事情。如果过路行人在屋子所辖范围内因为相关责任人没扫雪而摔倒,根据德国民法 (BGB § 823 (1))需对房屋所有人追究责任。一般情况下,各家除雪工作需要在工作日7点到20点之间,周末和节假日9点到20点之间完成。扫雪是住客的义务和责任,但我们没想到的是,在我们没在家的时候,这对80后的老人为我们默默的扫完了雪。这时候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媒体可能是很白痴的,但并非所有的德国人都被媒体洗脑了,脑残的人在任何国家都只是少数。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杨子江

体坛传媒驻德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