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疫情日记⑤:德国人为何充满自信?

杨子江03-21 07:5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德国记者 杨子江

夫妻两个带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是很辛苦的,如果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会省事很多,不过我和太太早在国内就达成共识,不管德国有没有相关自我隔离的规定,出于对自己孩子和别人孩子负责的角度,我们带着孩子在家里隔离三周,这显然比一般的14天更让人放心。不过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我们刚刚回来两周,也就是3月13日,黑色星期五,德国除了梅前州之外,所有州的幼儿园和学校都停课了。具体我记得很清楚,3月13日早上是5个州,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也没停课,中午变成了9个州停课,到了晚上几乎全部的联邦州都停课了。

当我们打电话给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的院长对我们表示了感谢,她说我们从新西兰寄往幼儿园的明信片已经收到了,祝我们在家一切健康。她也不忘提醒我们,我们现在需要在当地的健康局备案,于是打电话给健康局,他们挺意外的,说我们是第一个在这里备案的中国家庭。健康局登记了姓名,地址、联系方式,告诉我们要勤洗手,打喷嚏的时候不要用手遮挡,而是要用肘部,并告诉我们可以正常活动,无需戴口罩,如果你们和孩子只要有咳嗽的症状,就立刻跟他们联系。一天之内,有三个工作的人员给我们打电话,其实说的都是同样的事情,太太开玩笑说,你们是7X24小时的服务吗,对方说,不是,只有上半场时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1584748177227029576.jpg

纽伦堡当地的健康局,古色古香的建筑

其实对德国人的这种懈怠,我是可以理解的,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德国当时的感染人数是两位数,相对于8000万人口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或者我们也应该扪心自问一下,当武汉的感染人数只是两位数的时候,你是否感到过担忧?至少我是从武汉封城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的的;其次,当时媒体的报道也的确也有误导性,比如说大号感冒之类的,意大利的死亡率的确很高,但很多都是老年人。德国人自诩很强壮,新冠刚出的几个都是轻症,100%的治愈率,第一个由于新冠病毒死亡的德国人还不是在德国本土死的,而是在埃及,即便在德国的感染人数达到了5500人的时候,也只有10人死亡,这样的致死率,很多人真的不放在眼里;第三,就如之前我曾经提到过的,德国的医疗水准是很高的。

虽然同为欧盟国家,但德国的医疗水准还是领先意大利太多。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以2012年的数据来看,德国每10万人拥有ICU病房的数量是29.2,全欧洲第一,意大利只有12.5,法国11.6,西班牙是9.7,英格兰是6.6,而这几个国家都是欧洲的新冠大户。目前德国的重症病房有2.8万张,但问题是被占用的超过了80%。

1584748278522010179.jpeg

欧洲各国ICU病床数(每10万人,2012年数据)

回到家一直睡到下午,从国内带的一大饭盒饺子被扫荡一空。完全自我隔离是不可能的,德国不像中国,会给安排社区工作人员将菜送到门口,会有美团外卖或者饿了吗将餐送到你的大门口,一切都只能自给自足。我们回国超过一个月,家里连冰箱都关了,毫无储备,白天人多不方便出门,于是夜黑风高之时我就开车外出采购,晚上7点之后超市人都很少,相对安全。

德国的物资是否依然充足是我关心的另一个问题。因为在意大利出现危机的时候,恐慌性的采购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幸好德国当时还没有走到意大利的那一步,物资储备还是很丰富的。不过也能看出德国超市还是为可能到来的抢购做出了一些准备的,比如说在我经常购物的连锁超市Kaufland,就出现了成箱包装的苹果,而以前这种包装的苹果,只有在麦德龙才会出售。

1584748310208034493.jpg

当时巴伐利亚的消毒用品还很全,Sagrotan消毒水号称抗疫神水

买了一箱意大利面,20公斤面粉,20公斤大米,更让我感到惊喜的是,竟然还看到了满货架的免洗消毒液和消毒纸巾,于是买了一堆,再加上无数物资花了将近500欧元(4000人民币)将我的旅行版的520塞了满满当当之后,正准备开车回家,突然想起了点什么,重新冲回超市,拿了两大包卫生纸扔到副驾驶位置上,才心满意足的开车回家,路上还自我鄙视了一番——学着人们抢卫生纸,真没出息,但货架明明是满的啊……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杨子江

体坛传媒驻德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