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西记者解读:轻症居家隔离,乃西班牙的无奈之举

武一帆03-23 10:0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武一帆西班牙拉科鲁尼亚报道

没有方舱医院,没有强制隔离,病床不够,呼吸机不够,检测盒不够。如果说前期心理和物质双方面准备不足造成西班牙疫情全面爆发,那贯彻始终的傲慢态度和策略失误就是场面失控的主因。眼看感染人数从1万飙升至迫近3万,死亡人数和死亡率节节攀升,隔离在家的西班牙老百姓最终感到害怕了。进而将愤怒的情绪喷发在网上,站在自家阳台上敲击锅底表达不满——对政府的不满,对敌对立场的不满,对国王的不满,对一切不满……一如过去几年每一次大选季来临时。

xby.png

当权的左翼党派联合政府搞砸了防疫工作,但当初削减社会医疗预算的是右派人民党。那是西班牙经济最困难、失业率最高的几年,人民党政府不得不通过削减公共服务开支等手段获得必要的发展资金。于是即便在最富足、人均医疗资源最富裕的核心区域,约看普通门诊的时间也可能要拖上3、4天,专家号更是遥不可及。

西班牙是个全民医疗免费的国家,但公民、用人单位和政府都为此分担着相当高的社保费用。医疗体系也以社区化的保健医生为基础。除急诊外,市民看病必须去所在辖区的医院找自己的家庭医生做一般诊断,如有需要再由后者帮忙预约中心医疗机构的专家门诊。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家庭医生是不会因为头疼脑热的“小三灾”占用医疗资源的。如果能用“布洛芬”(去热镇痛药)解决的问题,就绝不送病人去看耳鼻喉、呼吸科或者内分泌。所以“新冠”来袭时,西班牙人本能的反应是翻出各种片剂、粉剂的“布洛芬”:反正就是流感发烧呗,喝点热柠檬水,切块洋葱(治鼻塞)就熬过去了。

以笔者的亲身经历为例,或许能够让读者更为直地了解在西班牙看病的艰难。笔者冬天咳嗽和春季鼻炎,某年12月到2月间约看过4次家庭医生,每次都是极贵且无效的自费退热药,直到3月才约上耳鼻喉科专家,几周后才做了过敏源测试,呼吸科门诊又约到了5月底。排了半天队后,医生告知必要的检测之前没给预约,需做完再进行诊断。号拿到手后发现是当年10月底。牙科更夸张。笔者拔智齿,从预约X光到先后拔除两颗智齿,中间等待了近11个月。

不仅仅是低效。绝大多数医院的门诊接待时间都限定在中午之前,换言之,下午不给看病。很多医生在公立医院吃不饱,下午需回到自己的私人诊所工作。这部分私立医院为商业医疗保险客户提供更快捷且周到的服务。然而如果病人没有保险,那就必须准备出大把现金来偿付每一支扔在垃圾箱里的棉签和压舌板。然而面对新冠病毒,普通私立医院除了病床和一般救治,帮不上太大的忙。这毕竟是一场针对性极强的防疫战争,需要极高素养的专业人员和设备。很多私立诊所连CT机都没有平日只能按协议“借用”公立医院的设备和实验室。日常保健、治疗慢性病或许不错,面对如海啸般涌来的传染病人,最终还是要靠大医院来抵挡。

现实情况是,核心疫区马德里的医疗系统在尚未看到“峰值”来到前已经崩溃,ICU病房已经超载两倍的病人。其实,即便没有这次“突如其来”的病毒,人口密集区域的住院率也可能在冬天“流感季”时达到85%甚至更高。可见卫生医疗系统如果平日也讲“满负荷运转”,是无力对抗任何集中爆发的疫情的。这种情况就要看政府防疫部门的决策力和行动力。鉴于西班牙的防疫专家此前对逐渐滑向深渊的邻国意大利始终隔岸观火,自然不用指望他们在危急时刻能拿出对策。早就该做准备的“方舱医院”直到全国紧急状况一周后才着手搭建。由紧急反应部队UME帮忙将巨大的马德里会展中心改建成野战医院,放置了1800张折叠行军床,直到3月21日才收治了第一批200名轻症患者,另有96个临时的ICU隔间也即将投入使用。另外几个场馆也随时待命接受改造,最多可扩容出5000张床位。

可是医生呢?负压隔离病房呢?集中隔离措施呢?中国抗疫的经验呢?或许,现在政府能做的,除了让反对派别闹,号召民众多打游戏看网剧少出门,许诺灾后给大家补助,就只有向上帝祈祷夏天一来,病毒跑路。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武一帆

体坛传媒驻西班牙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