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爸爸 没有被战斗的民族忘记之人永远活着

郭宣03-23 17:31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郭宣

2020年3月18日,普京总统在塞瓦斯托波尔会见克里米亚各界代表时,注意到克里米亚女议员伊纳·希肖娃手中举着一张印有斯大林照片的报纸,就主动将提问的机会给了希肖娃。而她则提出了“在胜利日分发1945年5月10日印有斯大林大幅照片《真理报》”的建议。对此,普京总统立即表示:“很好的事情!我们要努力分发的更广些,好想法!”

进入新世纪之后,尤其是俄空天军兵进叙利亚之后,每到二战胜利纪念日,斯大林这个名字,就会成为再次回响在俄罗斯的大地之上。

360截图20200323171232342.png

此前,2019年9月,在东方经济论坛上谈到北方四岛的归属问题时,普京总统曾明确地将斯大林称为了“папаша”。当时,国内的媒体基本上将之翻译成了“老爷子”。确实,“папаша”可以是对年老之人的尊称,但是,口语中,其也不乏类似中国年轻人将马云称之为“爸爸”的那种感觉。当然。做事严谨的普京最后也给出了“斯大林”更明确的定义:“人民之父”!

content_001.jpg

人民之父,斯大林在苏联时代才享有的尊荣,在其140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再次回响在俄罗斯的大地之上,虽然,这片土地与其为战斗民族曾经带来的世界“六分之一”陆地的概念,已有所差别。但是,也许正是这种差别的突显,才让“斯大林”这个名字再次被整个世界听到:在俄空天军备战叙利亚——准备反击美国对俄罗斯战略生存空间的全面压缩之际,2015年7月3日,俄罗斯特维夫州勒热沃区赫拉谢瓦村,揭幕了苏联解体后的第一个斯大林纪念馆。1943年8月5日,斯大林曾在该村住过一晚,并在此会见了加里宁格勒方面军司令叶列缅科将军。村人在原址上建立了战史纪念馆,并树起了斯大林的雕像。两个月后,俄罗斯驻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海军基地的官兵已经进入战时状态之际,俄罗斯大地上又多了两座斯大林的雕像:一座在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中南部的奔联州奔萨市;一座在伏尔加河沿岸中部马里埃尔自治共和国的谢拉格尔村。

谢拉格尔村的斯大林雕像建成时,该村的村长卡赞科夫明确表示:西方国家宣布的制裁,让俄罗斯正在经历不美好的时期,这个时候,人们对斯大林的兴趣增大了。

360截图20200323172840215.png

在自己90岁生日时,一生仇视共产主义的丘吉尔在英国议会中说道:很遗憾,现在有一个人比我对苏维埃国家造成的损害要高千倍,那就是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让我们为他鼓掌吧。

斯大林这个名字曾经和苏联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其已经成为苏联人民的一种信仰符号,一种必胜信心的表现。但赫鲁晓夫却在历史的记忆中斩下了深深的一刀,其影响当然是深远的。至少老的一代----呼喊着斯大林的名字冲锋陷阵的一代人,那代用鲜血为苏联换来胜利的一代人,在心理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们的孩子们则开始怀疑父辈们的一切。邱吉尔当然明白这一点,因此他绝对有理由相信:赫鲁晓夫不仅毁掉了斯大林的个人形象,而且还造成了苏联人信仰的一种缺失。

信仰的缺失,最终让战斗的民族再次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怪圈,并最终自己解体了苏联这个超级强国。

content_007.jpg

2016年,在西湖边上,苏联山毛榉导弹的设计总师曾经不无感慨地说过:二次世界大战,苏联被打烂了半个国家,死了二千我万精壮男子,但是,斯大林带领我们仅用了五年的时间,就再次成为了世界强国。可是,戈尔巴乔夫对国家造成的伤害,却让我们花了近三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

拉长时间线之后,善于反思的战斗民族民众开始发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斯大林用令人不可置信的速度为苏联创建了强大的工业基地,而且以其为首的苏联领导人也预见到了新的世界大战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他们利用一切手段——包括非常手段——达到了提升苏联军工水平的目的,为战斗的民族战胜人类历史上最凶恶的敌人打下了牢固的基础。而且还有一点就连他的敌人也不得不佩服他:在失去几乎所有的欧洲领土之后,苏联的军工生产能力非但没有减少而且还在成倍地增长,这只能说明领导人组织有方。因此,现在已有俄罗斯人开始认为,作为一个殉道者式的领导人,斯大林是在为俄罗斯的未来工作,他的一些过激措施是不得已而为之,那是俄罗斯腾飞过程中注定要付出的代价之一。而且,在俄罗斯战略生存空间被美国全面挤压之际,对世界越来越了解、走出西方媒体抹黑苏联的宣传误区的普通俄罗斯民众,自然会越来越怀念斯大林时代苏联那无与伦比的国际领导地位:二战结束之后,面对美国的核讹诈,斯大林在白手起家的情况下,在最短的时间内制造出了核武器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强大工业,其留下来的巨大核武库,仍然是当今俄罗斯在世界利益纷争中的一个最为强力的法码。

content_002.jpg

除了军事方面的成就, 好奇的俄罗斯人在仔细翻看苏联的历史后,又看出了一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关于斯大林的细节:毕业于神学院的斯大林拥有迥异于常人的阅读速度,他可以在两小时之内读完500页的书,并对书的内容做出思考。至于神学院,在当时则绝对属于声誉极高的学校,他是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对于圣经,他非常地了解。此外,斯大林还是一名合格的会计,一名语言方面的专家,他的母语是格鲁吉亚语,也就是说,他用第二种语言达到了可以表述大部分俄罗斯人都表述不清的思想和逻辑。

在斯大林时代,所有的人都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权利,矿工的工资也比部长的工资要高,而且,他还将苏联建成了一个多民族国家,一个多的连苏联领导人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个民族的国家----,总是泛泛而言有一百多个。总之,他开创了一个全国各民族大团结的好局面,并留下了一句名言:我是一个格鲁吉亚族的俄罗斯老人。而且,在这位俄罗斯老人领导苏联的三十年里,他不仅从来没有提高过食品的价格,最终算下来还降了十三次。

content_004.jpg

相信希特勒却不相信侦察员的报告,一直是斯大林应对苏军二战初期失利负责的一大罪证,然而,斯大林已经在让全国开始备战了,又如何谈的上他相信希特勒了? 1941年6月,德军对苏联发动突然进攻之后,斯大林曾怒骂苏军西方集群最高指挥官巴甫洛夫将军: 难道说需要有人提醒他要保持经常性的战备?他自己不知道这一点吗?!难道我应当提醒自己的心脏不要停止跳动?!

斯大林拒绝用德军保卢斯元帅交换自己的被俘儿子雅科夫,已是众所周知的故事。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根据苏联那条“ 被俘苏军军官的妻子都要被投入监狱” 的法令,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不久又逮捕了雅科夫的妻子尤利娅·伊萨科夫娜。由于在德军号召苏联士兵投降的宣传单上,曾出现一张身穿皮夹克的雅科夫与一群手拿啤酒杯的德国军官的合影---苏联人当然知道那是合成的照片,但尤利娅却不得不在审讯时总要面对同一个问题:家庭相册里的照片怎么会到了德国人的手里?要知道,那件皮夹克通常是雅科夫在别墅周围打猎或是钓鱼时才穿的。尤利娅无法回答这一个问题,因此,她不得不在一个单人牢房里住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当这一切发生时,作为最高统帅的斯大林并没有为儿媳提供任何特殊的保护。尽管也有人说,尤利娅只是被隔离了起来,但她失去了自由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content_005.jpg

斯大林毕竟代表了一段历史,而且还是一段复杂与辉煌共存的历史。现代的俄罗斯人毕竟已与斯大林那个时代有了一定的距离,因此,他们已经基本上能够排除掉个人因素的影响,开始从历史的角度而不是个人体会的角度来看待斯大林。因此,普京总统在谈到斯大林时曾指出:“ 斯大林和他的时代,是俄罗斯复杂、有时又矛盾历史的一部分。俄罗斯人必须了解历史,那样才能记住教训。”

其实,俄罗斯第一尊斯大林的纪念碑,就是在2003年10月29日树起的,当天是苏联共青团成立八十五周年纪念日,第二天,10月30日就是政治迫害受害者纪念日。该碑所在位置在伊什姆市的十月广场,那是当地的圣地:卫国战争期间,伊什姆市人就是在那里将自己的子弟兵送上前线的。该市共有五千多人表示支持为斯大林树碑,其中甚至有不少人就是以前的政治迫害受害者。不过,纪念碑的开光大典人并不多,只有一百来人参加。俄罗斯人选择这个日子为斯大林树碑,不能不说是其民族特点中那种爱走极端特性的一种反应。

content_003.jpg

1943年,在反法西斯战争最为艰苦的时候,斯大林曾对莫洛托夫等人说过:“我相信,在我死后,我的坟墓上会被扔上很多垃圾,但是,历史之风会无情地将他们吹走。”

苏联经典电影《丹娘》中,小英雄卓娅曾躺在母亲的身边问过妈妈的一句话:“ 什么是让人不忘的人? ” 卓娅的母亲对女儿爱抚着亲切回答: “ 那些让人不忘的人永远活着。 ”

斯大林还没有被人忘记,所以,按照俄罗斯人的逻辑,他还活着。对于一个活着的人则肯定是无法盖棺定论的,因此,也许西方多年来在一直在引用的那句周总理关于法国大革命的名言,应当也可以适用于斯大林:“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郭宣

体坛加俄罗斯体育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