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森:西甲减薪方案尚无定论 需等疫情结束再商讨

李森03-26 07:18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马德里记者 李森

抗疫已成为西班牙的全民运动,作为青少年榜样的运动员们该做出怎样的表率?足球圈内的有关人士,又该怎样利用停摆来为今后做打算呢?以购物为由驾车到离家14公里处的巴拉多利德边后卫佩德罗·波罗,因受到处罚和舆论的谴责,不得不向外界道歉。绝大多数的职业球员都安分守己宅在家中,因地制宜进行各种形式的训练,以便在联赛恢复的时候能有良好的状态。

而为了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他们也会以个人或球会的名义做出捐助。瓜迪奥拉捐款100万欧元,为家乡医院增添抗疫所需的急救物资;梅西的慷慨解囊捐赠100万,同样是为加泰罗尼亚和阿根廷的医院增添医疗设备;伊斯科以个人名义捐款7万欧元,拉莫斯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出264571只口罩,1千套防护服和1万5千个检测仪,代表着对灾民的同情和义务。在球会方面,由于弗洛伦蒂诺有着在市政府工作的经历,自然会对市政府开出的所需清单“竭尽所能”,他也让皇马的专机加入到了物流的行列。

皇马是豪门,球星们也都属于高薪阶层,在当前的困难时期回馈社会,应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但弗洛伦蒂诺之所以在球员的个人捐款上“不予强调”,而是提倡自愿,是因为当比赛何时恢复还是未知数的时候,过早谈论经济话题或需要减薪的传闻,都有可能影响到球队在未来比赛中的斗志。至于说到回馈社会,疫情过后需要重整经济的时候,球员要报效国家还有的是机会。

Actualidad_477213377_149008268_1024x576.jpg

疫情期间按规律办事,才算得上有理有节。但24日夜间发生的一件事,却给在疫情面前属于第二线的足球圈子增添了不必要的混乱。首先是科贝电台记者阿尔卡拉捅出消息说,“联赛委员会和球员工会已达成如下协议:如联赛彻底取消而不再有任何比赛的话,所有球员的年薪将降低10%。如联赛在某个时期恢复,球员工会同意每隔48小时打一场比赛的话(确保联赛尽早完成),那么球员的收入将增加15%到20%。”但阿尔卡拉的说法很快就遭到了球员工会主席阿甘索的驳斥,“阿尔卡拉的消息来自于克科·皮尼亚(科贝专门报道球员工会信息的记者),而皮尼亚的所谓信息是来自于我们工会的某一个成员。但问题是,我和特瓦斯讨论时并没有工会其他成员在场,因此此消息纯属捏造。”特瓦斯也在推特上挖苦道,“你们可以告诉阿尔卡拉,这是彻头彻尾的假消息,线人皮尼亚也是吃错药后撒谎。我和球员工会的确坐下来商讨过,但我们不是赌徒,我们是严肃讨论疫情后的工作方向,更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从普通的常识来说,利用联赛停摆来对今后的几种可能作出设想是很正常的。但是当西班牙疫情正处于高潮,联赛何时恢复还是未知数的时候,就将“一周打两场联赛能使球员收入有所提高”的所谓决议捅出来,不仅不符合逻辑(如果联赛在5月恢复,还需要48小时一场比赛吗?),同时也有损于媒体的形象。和球员的捐款相比,球员减薪是一项更为细致和复杂的工作。

luis-rubiales-reunion-655x368.jpg

首先,如果因联赛彻底取消而导致所剩的11轮联赛无法完成的话,那么球员减薪是十分正常的(指本赛季)。因为当电视转播商不再支付球会三分之一转播费的时候,这项损失当然是球会和球员一起分担;其二,如联赛恢复而只能关门比赛的话,那么光是门票的损失,也能允许俱乐部安排降薪;第三,由于同队球员中的年薪高低差别很大(尤其是豪门球队),因此在减薪时采取一刀切的话就很难服众。哪怕这需要各方代表坐下来耐心讨论,也应该在联赛彻底取消之后。

幸好,阿尔卡拉和联赛委员会、球员工会的争论并没有延续和扩大。25日,大多数球员代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的愿望是,被延期的联赛能最终打完,因为球员和球会一样,都想把各自损失降到最低。”鲁维亚莱斯在中午的公开讲话中表示,“在全民抗疫运动面前,何时恢复联赛已成了第二位。我也希望联赛升降级最好是通过比赛来决定,但只要西班牙的疫情还没得到完全控制,仍有人死于病毒或政府还没有发出许可令的时候,我都不会赞成联赛复赛。”就连特瓦斯也表示,“恢复联赛是拯救球会的最好出路,但我们曾设想的隔48小时打一场比赛,也只是必要时的1到2场,而不是指所剩的11轮比赛都是这个节奏。”从三方的表态中,人们都不难看出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把仲裁权交给了“疫情得到控制”的这个时间点。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李森

体坛传媒驻西班牙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